w4uee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是半妖》-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好重的妖氣展示-hemcz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陵天苏道:“看来你是真的没看清局势啊,你想同我商议,可我却是在同你威胁,废话太多是觉得太舒服了不想走吗?”
他眼神漠然:“在不离开,就毁了你这副身子,让你永远也无法以真身步入九神遗迹的天门之中,也不要觉得不公平,九神遗迹,历来属于荒、神两界的主宰者所有,不巧,我为帝子,自是可以无视诸多繁复规则进入其中,今日你若执意起杀心,这孩子的确活不过今夕,但是——”
陵天苏神色骤然一沉,沉亘的伤势反而让他气势更为凌厉逼人:“你当真觉得你杀得了孤!”
我的俏皮王妃 淡淡一點
这一声孤,道尽了万年沧桑与傲骨。
诸神尚且不能将他毁于一旦,九幽地狱都留他不得。
血躯神骨皆不复,他都能携帝子之名,重回九重天阙。
“你未免也有些过于狂妄了,天净绾。”
“今日孤能不死回归,你信也不信?”
“来日,孤不仅不死,且毁你身躯,灭你天门机缘,来日方长,九神遗境凭孤一人何愁无路可寻,何须与你这只毒蛇瓜分!”
八神異界遊 劍客浪心
“孤不是在同你谈条件,孤是在让你滚!”陵天苏看着她,淡淡道:“你的机会只有一次,而孤的选择却有无数,想在孤面前抢人,那你可真该好生痛上一回了。”
天空上的云层如火烧,日光极盛,可天净绾的神色却早已是彻底阴沉下来,面若桃李也无法遮掩住双眸中的煞气。
代理城隍 蕭何
她说:“小奶狐,迟早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说完这句话,天净绾身后凭空出现一座大门,虚空大门后方,是翻涌的岩浆烈火,烈火尽头,依稀可见盛开的彼岸花摇曳。
天净绾消失在了烈火大门之中,空间合拢,天地归于安静。
杀气腾腾而来,夹着双腿而去。
陵天苏心道,这算不算是变相给苍怜报了一次仇。
不过,总体而言,能够兵不血刃地解决掉那个大麻烦,算是一件好事。
长舒了一口气,他推了推怀中的少女:“起来穿好衣服,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一推没推动,少女的手臂如水蛇般缠在他的身上,一双湛青色的漂亮眼睛水雾蒙蒙,嘴唇嫣红湿儒得有些厉害,向他正头来无助困惑的目光,掌下的肌肤滚烫,全然不似冰冷蛇类的身子。
陵天苏皱起眉头,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掌被她双腿紧紧夹住,抽动不得。
小青蛇浑身没骨头似的软在他身上,可是手臂与大腿间的力量却是大得惊人,甚至能够感受道神袍下这具身子贴紧他时因为喘息不止的剧烈起伏。
“主人~主人~”嗓音也比平时酥软了不少,用柔软的小腰不断蹭着他的身体,不知是被压得不舒服,还是渴望更多。
空气中飘荡着微甜的芬芳。
干净银白的神袍不知何时,微微湿儒温热。
陵天苏眉头蹙得更深了,他轻啧一声,看着她混乱几乎快要失去神智的模样,也是一时头大。
从而也是侧面见识到了这小家伙的没用。
书中有记载。
蛇性本孽。
不过稍稍撩拨威胁,竟然就发情了。
再看看那位异体同心的修罗王大人,面不改色,八风不动,还能敏锐机智地同他周旋谋算,步步心机地引他入局为抗。
两相对比之下,天净绾说她是废物,倒也没差。
陵天苏化去长海冰封,抱起少女朝着海边走去,想也没想,连人带衣一同抛入海中。
扑通一声。
海水冰冷刺骨,大浪一拍,什么温度也没了。
陵天苏空出来的双手之中,不知何时,忽然多出一道赤子红石。
石中,藏有一叶黑莲为伴。
……
……
竹峰小景,天雨清阴。
细雨闲开一卷,提笔执墨,微风独抄经。
案上小炉,香茗已沸,隐司倾顿笔止停,拂过雪袖,闲静取茶,素手轻捧茶杯,清澈的目光投入云海之下,见人间繁华枯荣,四山月白,殇雨坠冰河。
沙沙脚步声响起。
四下无形禁制嗡然自启,如一尊金色虚灵古钟,将一座茅屋,一袭白衣尽数拢于其中。
凤眸微扬,她抬眸平静看着金色光幕下,面色沉着,一身酒气的男人。
这个男人叫悼听,荒帝第八子,掌荒界五天权柄者。
也是她的父亲。
这是隐司倾时隔万年,第一次见到她的父亲。
她并不认识他。
但是她认出了他衣领间的金色徽章。
这个男人无视那金色钟塔的禁制,轻易穿过浅薄的金光,步入茅屋小院之中。
洗冤集錄
一身酒气熏天,但步伐却是十分沉稳。
他穿着盛宴华服,衣领间的金色徽章熠熠生辉,彰显着他尊贵的身份,看其打扮,似乎是刚从宴会上退场而来。
身上除了酒气,还有挥之不去的女人香。
男人目光带着极为明显的嫌弃,环顾四周,冷哼一声,正欲说话。
却见案旁的白衣女子,神态安然平静,取过茶勺,舀来一杯清茶,瓷白的手指落在茶杯外壁,将盛满清茶的杯子往自己身前对面轻轻一推。
男人神色一愣,似是有些意外,到了嘴边的嫌弃冷言又咽了下去,他看着隐司倾那张清冷玉颜,有着与那个女人七分相似,眸色晃动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坐在她对面案前,端起热茶饮了一口,冲散口中的浓酒苦涩。
暴戾世子的狐貍妻 煙雨相思
“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她轻轻点头,眸色亦如她人一般,极淡。
男人不动声色地皱起眉头,言语看似随意,却带着几分莫名的试探之意:“你娘告诉你的?”
荒界的天际,暮色总是来得很早,细雨未停夜将至。
隐司倾覆雪的容颜抬起,皎皎的墨玉眸子凝望过来:“同父亲一样,我并未见过她。”
这一声父亲,她唤得平静无比,不见任何波澜,更是听不出任何情绪。
可落入到了悼听的耳中,却是无不别扭难受。
他生性风流,宫阙之中美人无数,而且皆是荒界之中,身份地位绝然不低的上位之神,故而膝下出色的儿女也不占少数。
蝕骨寵愛:傲嬌萌妻要逆襲
高門貴妻 古典綠
他为荒帝正八子,又掌第五天的一切权柄与秩序,纵然是他的亲血子嗣儿女,在他面前,一声父亲也是唤得极为恭敬,甚至带些讨好。
还从未用过哪位,将这父亲之言,唤得这般清清冷冷,不显轻重。
当然,更别扭吃惊的,却是她竟然能够这般自然如流水的唤他。
悼听捧着茶沉默了片刻,低头看着茶杯中竖起的茶叶,缓缓说道:“我倒是没有想到,时隔万年的再次相见,你竟然还会主动喊我一声父亲。”
豪門梟寵:帝少撩上癮
隐司倾语气似是寒暄:“父亲好记性。”
悼听嘴角抽了一下,正不知她是在嘲讽挖苦自己,还是当真真心感慨。
他轻咳一声,将只饮了一口的清茶放在案上,又问:“你归来也有些时日里,她便一次也未来看过你?”
隐司倾当然知晓,这个‘她’指的是谁。
萬界點名冊
她轻轻摇首:“不曾。”
这次,悼听沉默的时间更长了些。
隐司倾也并未再言,执笔放入洗墨清水之中,水为净仙之水,笔毫放入其中,轻荡两下,便已是洁白干净。
陷入沉思的男人忽然发现,今日他难得兴起,来看这位失散多年的女儿一次,换做其他子女,怕是早已诚惶诚恐不已,扫榻迎接。
而到了她这,怎么就成了一副心思全然不在他身上的淡然模样,这副清冷无情、对凡事都不上心的性子,倒是随那个女人。
这般想着的悼听,就在这时,余光却是忽然瞧见对面静坐安然的白衣女子,执看手中玉笔,指腹轻轻摩挲过玉笔间的雪白簇着一抹玄黑的狼毫,那双冷淡的眸子竟是多出了几分隐隐的笑意。
英雄聯盟之驚天戰神 樹上懶屋
悼听十分意外,不由也多看了那毛笔几眼,皱眉道:“这笔尖狼毫,好重的妖气,不对,这是……九尾狐妖的气息,你……”
隐司倾安静取过一展锦木笔盒,展开将这杆笔小心安放其中,继而合上盒面,放入大袖之中,抬头看他的神情十分认真:“此笔,甚好。”
悼听皱眉,他分明看到,方才取来的那个盒子中,排排列列,安放着数十只同样的毛笔。
她这是从哪捉来一只九尾狐,莫不是将人家狐狸的九根尾巴都给拔秃噜皮了……
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当是随她娘亲一样,做些清雅之事,怎会有如此奇怪的嗜好?
悼听有心多问,可转念想起今天来意,不由也止了心中这个问题。
他轻咳一声,拂袖一展,看着眼前这名女子,道:“你可知,前几日你将父帝赐予你的火神之印带入灵界,与神界诸神发生征战冲突,阻了神界讨伐太苍古龙,且让太苍古龙与祸神逃脱惊神令的追杀之下,已然已经酿下大祸。”
隐司倾道:“所以,爷爷便罚我再此禁闭抄经。”
悼听冷笑一声:“如此大祸,岂是禁闭抄经就能够平罪的,那不过是父帝疼你,怜你这万年间颠沛流离之苦,刻意维护庇佑你,如若不然,你早就被拖上那罪骨台,受那天火雷电劈骨之痛了。”
隐司倾凤眸一扬,甚是平静:“如果爷爷为难,大可送我上那罪骨台,私用神火印,是我不对,我不该妄动不属于我的东西,当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