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u1e人氣連載小說 三國之化龍-第771章 投降分享-1bara

三國之化龍
小說推薦三國之化龍
“主公,平原城池已被我军团团围住,适才一队人马试图从西门突围,被末将拿下,经过查验,他们是奉命向袁绍求援。”
许褚将缴获的书信递给李易,他在李易渡河后自然追了上来,虽然名义上依旧负责李易的保卫工作,但李易却是将他安排下去带兵了,让许褚也沾点军功,不然今后怎么给他封侯?
如此被李易特殊优待的还有不少,都是忠心耿耿,但因为种种原因,功劳并不大的人,现在全都被李易开小灶照顾了。
李易接过书信打开看了看,袁谭虽然言辞恳切,希望袁绍来救他,但同时也说明了另外一个情况,如果事不可为,冀州那边腾不出人手,那么请袁绍不要挂念,他会死守平原,争取将李易拖在这里。
最后袁谭还加了一些表示孝心的话,给人的感觉倒是不差,比李易想想的要好上不少。
李易不置可否,抖了抖手中的纸张,对一旁的魏延问道:“这也是文长卖过去的吧?都现在了,咱们的大公子竟然还在用。”
李易身后众文武失笑,气氛很是轻松,全免没有半点攻城时候的紧张。
那天在孔顺的配合下埋伏了四千人之后,李易一路进军,直抵平原县城,一直到城池被围,袁谭还在发蒙,甚至直到现在也没能搞清楚他城外的四千兵马是怎么没的。
在这种情况下,平原县城的人心之糟糕可想而知,不等李易开始进攻,就已经产生了逃兵,甚至淳于琼手下一个将军还派人出来联系李易ꓹ 表示希望归顺大将军,愿在李易攻城时候里应外合ꓹ
不过,这种投诚只是小事,李易身边人都知道平原已经拿定了ꓹ 因为想卖掉袁谭的,不仅仅只是孔顺ꓹ 还有一个蹲在城里的华彦,这可是袁谭的亲信。
看着前方的城池ꓹ 李易对着孔顺招招手ꓹ 后者连忙一脸狗腿的跑到李易身边,躬着身,小心翼翼的问道:“主公有何吩咐?”
孔顺这模样有点贱,李易看不上,但人家对他确实是有功的,所以,李易还是接受了他ꓹ 而且,李易还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ꓹ 孔顺这种人毫无节操底线ꓹ 当不得风流名士ꓹ 那就干脆让他当个恶犬好了ꓹ 万一今后看谁不爽,自己又碍于情面不好亲自下场ꓹ 那就放这养的恶犬出去咬人ꓹ 岂不美哉?
你笑不笑都傾城
我欲成神 霸天
所以ꓹ 李易表面上一直都是将孔顺当做功臣来看待的,言谈接触上从未有过半点轻慢厌恶。
“稍后我去城下看看大公子ꓹ 毕竟我与袁本初乃是旧识,若袁谭愿意投降,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不愿……你就在西门打出暗号,协助仲康夺城吧!”
“喏!”
孔顺重重的应了一声,然后又补充道:“主公真乃仁义之主,当初是主公相助于袁绍,救他性命与华雄刀下,袁绍残暴不记旧情,主公却念念不忘一面之缘,甚至对其子嗣也心怀怜悯,主公,仁义啊!”
孔顺的马屁够狠,拍的李易直咧嘴,其他人也是纷纷侧目,还有些人想说孔顺几句,只是考虑到这家伙是在吹捧李易,否了他,就是否定了李易,这才没有开口。
李易倒是没有高兴与不高兴的想法,只是感慨马屁这东西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甚至一瞬间都有了让这家伙去给他编史的想法,但旋即,李易便打消了这荒唐的念头。
历史嘛,可以适当引导,进行适当的艺术加工,这是合情合理的,但是,让孔顺这种人执笔,丫的怕是直接改写,甚至直接创造历史了,比如让刘表屠个荆州,袁绍杀的河北十不存一,都是极为可能的。
李易虽然也没多少节操,可基本做人的底线还是有的,更不屑与某些人同流合污。
“去吧,这件事办好了,回头我送你一个大宅子。”
“喏!”
孔顺也知道过犹不及,对了李易道了声谢,便舔着脸凑到了许褚身边,许褚也不待见这个家伙,但破城需要人家帮忙,也没什么招。
等两人离开,张辽忍不住来到李易身侧,小声说道:“主公,孔顺如此卖主求荣,阿谀谄媚之徒,这也……”
张辽脸色纠结,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毕竟他还是第一次打人的小报告。
呆呆
李易倒是明白张辽所想,呵呵笑了笑,说道:“文远的意思我明白,如果我还是当初的南阳太守,自然是容不得这种人的,但是,今后要面对的是整个天下,治理天下,固然要严,但也要适当的宽一宽,水至清则无鱼,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李傕郭汜等人我都敢用,难道还差区区孔顺华彦?”
张辽一时无言以对。
李易愿意招揽韩遂,没一个人有意见,可对于李傕郭汜,不少人都或明或暗的表示了不认同。
虽然跟着李易干的是改朝换代的事,但那是因为大汉自己没了气数,自己走到了尽头,众人对大汉并没有仇恨,反而还有着相当的感情。
作为明面上对大汉伤害最大的董卓及其部下,自然有很多人都想让李傕郭汜去死,甚至是五马分尸都不能解恨。
李易起初也不想留他们,但随着后来位置越来越高,站在天下的角度,从利益上考虑,他倒是能容下李郭二人了。
不然怎么办,四十万大军打河北还不够,再打一次长安?
真当打仗不要钱啊!
拍了拍张辽的肩膀,李易笑道:“放心吧,文远,左膀!右臂!我还是分得清的。”
李易都这么说了,张辽自然不能继续说啥,躬身道:“主公胸襟,属下不及万一!”
李易呵呵一笑,道:“好了,你在这里压阵,恶来,随我去看看大公子愿不愿意以和为贵!”
说罢,李易轻轻拍了拍坐骑,马儿很很是顺从的越出了军阵,开始往前小跑,紧接着典韦也带着一百多名亲卫,举着大旗跟上。
现在李易的个人安全问题基本已经不是问题,但排场同样重要,甚至不在前者之下。
此时的城楼上,看到李易纵马而来,虽然只有区区百十来人,却是叫上面守军忍不住的紧张,发出了一阵刀枪碰撞的声音。
纵然袁谭与淳于琼也不能保持镇定,甚至他们眼中的茫然与惊恐比普通士兵的还要多。
很快,李易来到城前,眯眼一看,虽然他之前并没有见过袁谭,可观察上面人的装扮,还是一眼就找到了袁谭,招了招手,笑道:“大公子,你我虽是初见,但相知已久,不知大公子可愿下城,与李某饮上几杯水酒?”
袁谭一手紧紧的抓着女墙,但即便如此,手臂还是有些发抖,也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被气的。
做了个深呼吸,袁谭一指李易,怒道:“襄侯仁义,天下皆是,然而今次无端兴兵进犯我冀州,是何道理?”
超級護 憨厚三
袁谭本来是想直呼李易名字的,但终究还是不敢,依然以襄侯称呼李易。
李易也不生气,道:“大公子莫非不知道,李某此来可是奉圣旨行事,而且,大公子口口声声说冀州,但是,这里可是平原,是青州地界啊。”
登时,袁谭脸色涨红,正想要找借口反驳李易,但李易可没有跟他打嘴仗的意思,直接继续说道:“蒋奇先以五千冀州精锐败亡,然后大公子在城外设伏,那四千兵马也被我降服,如今城内守军不过六千,而我却有大军四十万,以大公子智慧,应当明白何为以卵击石,平原城是挡不住我的,所以,与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让城中将士徒劳死伤,实在不是智者所为,如果大公子审时度势,主动打开城门,岂不大善?我也可以在这里保证,之后绝对不会为难大公子,以及大公子家眷,但是,如果大公子冥顽不化,破城之后大公子处境另说,只是城中的六千兵马便再也不是平民百姓,而是我手下的俘虏了,大公子就算不为自己想,也当为那六千将士想想,如何?”
李易的话并不是威胁或者恐吓,他只是最简单的实话实说罢了,然而,越是实话威胁才越大,城头上许多人都在偷眼看着袁谭,想让袁谭能开门投降。
李易过河到现在,他们已经折了差不多一万人,真的不是他们不愿意拼命,实在是面对一场必输的战争,谁愿意上?
城头上,袁谭紧咬着嘴唇,投降两个字他从来都没想过,这点傲气他还是有的,而且他也知道,袁绍那边应该自顾不暇,他多半是指不上了,既然如此,为了大局,他也要将李易拖在平原。
双方隔空对视了几个呼吸,忽然,袁谭从旁边夺过一张弓,拉弦扣箭,怒道:“逆贼,受死!”
嗖的一声,箭矢破空而去,袁谭臂力也是不差,这一箭竟然真的奔着李易去了,然而,李易动都没动,一旁太史慈长枪一点,只听叮的一声脆响,箭矢被弹飞了老远。
李易神色始终未变,只是摇摇头,也不再说话,直接拨马回走,同时,一个亲卫却是加快速度,直奔军阵,然后很快的,隆隆的战鼓声就响了起来。
城头上,袁谭也鼓起勇气,拔出长剑,对着左右军士怒吼道:“李易已然恼羞成怒,破城之后,尔等皆是难易保全,今日想要活命,唯有随我死战!”
喪屍狂潮
袁谭方才射箭,本就不指望能够伤到李易,他只是想激怒李易,促使李易放几句狠话,好让他用来激励将士,然而,李易却是看都不看他,直接走了,这让袁谭很失望,也很羞愤,虽然他的言语中满是豪情,可城头将士眼中的战意真的很少很少。
淳于琼正打算要响应一下袁谭,可在他开口之前,城南和城北方向,也转来了战鼓声,这让两人的面色不由一变。
如果李易集中一处强攻,他们自然是将兵马聚集在一处,方便防守,可如果李易打算四面开花,城中的兵马就完全不够用了。
现在唯一能让袁谭感到庆幸的,就是李易到来的时间太短,还没能来得及打造攻城器械,否则平原这座小城,怕是一天都坚持不了。
重生之國術無雙
这时候的袁谭已经顾不得继续鼓舞军心了,只是等待李易到底想要如何攻城,可是,袁谭等了一会,只见李易左右军阵变化,虽然摆出了一副进攻的姿态,但怎么看都不像是攻城,而是在准备冲锋。
就在袁谭疑惑这个问题的时候,李易本阵的战鼓声骤然停了下来,然后南门与北门方向也恢复了安静,之后也没有喊杀声传来,之前的战鼓声就仿佛不存在一般。
战场就这么忽然恢复了安静,只是这种安静却无法带给人安宁,反而处处透着一种诡异。
忽的,淳于琼脸色一变,转头往身后望去,袁谭不由看向他,问道:“将军怎么了?”
淳于琼定定的站立了片刻,咽了咽口水,艰难说道:“西门,西门方向怎么好像有喊杀声?”
袁谭闻言一惊,正要倾听,可典韦单人单骑,再度来到了城门前,举刀指着袁谭,喝道:“城头上的人都听着,西门守军已经弃暗投明,打开城门,迎我主大军入城,今日袁谭败局已经,尔等若是继续执迷不悟,入城后格杀勿论!”
说罢,典韦还极其嚣张的策马挨着城墙跑了一圈,城上无数将士伸长脖子张望,却是无一人敢对典韦动手。
袁谭更是惊呆了,下意识的说道:“不可能,西门的可是华彦,他对我最是忠心,还曾经救我性命!”
典韦这时恰巧回头,再度叫道:“尔等莫要不信,好好想想吧,之前的四千兵马是如何被我主生擒的,哈哈哈……”
傲視神皇
在狂浪的笑声中,典韦拍马远去,袁谭的脑子却是忽的空明,将许许多多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魏延做生意的时候,华彦为魏延说过好话。
埋伏李易,是华彦的主意。
致命邂逅我們終究錯過了 卡卡
这次请命防守西门,也是华彦毛遂自荐。
想到这里,就仿佛是为了告诉袁谭事实一般,他也听到了背后那越来越清晰的喊杀声。
慢慢的,袁谭的脸上出现极为不正常的紫红之色,他身子动了动,似乎是想转身去看后面的情况,然而,刚刚转到一半,就“哇”的一声,呕出了一大口鲜血。
“大公子!”
“大公子!”
……
淳于琼等人见状,赶忙上前,生怕袁谭有个好歹。
袁谭惨笑了一声,用力将众人推开,他身体没毛病,只是一时气急攻心,他真正难受的,是内心!
看看左右众人,有人在他身边满脸关切,但更多得,却是站在原地,虽然面有不忍,脚下却无动于衷。
甚至,还有些人似乎想离他远一点,仿佛是在躲避瘟神一般。
惨笑一声,袁谭眼中带泪,猛的一甩手,将佩剑远远的扔出了城墙。
然后,袁谭嘴唇动了动,便转身踉踉跄跄的下了城楼,众人虽然没能听清楚袁谭的话,但所有人都知道,袁谭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