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wan7优美都市异能 和女明星的荒島生涯-第二百一十七章 班圖部落被襲讀書-fginz

和女明星的荒島生涯
小說推薦和女明星的荒島生涯
“父亲!”
艾莎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第一个从船上跳了下来,急匆匆的向部落跑去。
我们船的位置距离部落不算很远,我让季博和江文昊栓紧了木船,告诫他们先不着卸载物资,弄完了木船抓紧时间赶过来。
待我们走进了班图部落的营地之后,我才发现班图部落的大门紧闭,守卫的人也不在,艾莎只能趴在门口无力的叫着。
絕世兵王(獵色花都)
“Who is there!”
栅栏门内传来了一声叫喊,因为是简单的英文,和艾瑞克他们那群人交流多了我自然也听懂了。
他们问的谁在那。
“是我,你们族长!”
此刻装逼一下还是可以的,众人可是都在啊,哈哈哈!
我望着部落内空无一人的地面,刚才究竟是谁问我的?
卧槽?
正在我纠结的时候,我面前不远的草地突然动了,不一会儿竟然直接站了起来!
我干!
这是搞什么埋伏么?
为什么搞得这么严肃?
亂世奇門
“族长,艾莎小姐,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大事不好了!”那个看门的自然认识我和艾莎,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土着急忙慌的说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前三天,霸海部落突然就对我们发出了猛攻,我们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后备仓库和几座房子就被点燃了!”守门的说道。
我觉得此事不简单,必须赶紧找威廉问清楚。
我示意这看门的兄弟照顾好我身后的众人,而我则是带着艾莎准备去草屋。
“秦铭,你去哪里!”洛诗婧在我身后担心的问道。
“没事儿,我去看看,很快就会回来,你们跟着这位兄弟走,不要乱跑,木船上的物资待会儿取也不迟!”
“那你抓紧回来,我们等着你!”上原.空美自然看出了班图部落的气氛很不一样,很是懂事的冲我说道。
王杰和于凌飞刚要跟上来,却被看门的那位拦了下来,我示意众人不要担心,随后我赶紧拉着艾莎冲着草屋方向跑去。
“沿途我发现在部落边缘的位置,两个房子起火了,而在靠近海边的仓库,竟然也被烧没了!
这霸海部落的人还真是阴险!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推门进去之后,我发现议员们都在,包括汤姆也在。
“秦铭,你可算回来了!我们……被偷袭了!”威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原来自从我走了之后,大家都相安无事,但是就从三天前,部落边上的两个房子便燃了起来!
牛郎貴公子 藍靖
那晚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混进了班图部落,但是以他们现在周密的把手来看,一般人是不可能进的来的!
内鬼?
不大像。
这个内鬼如果想搞些事情,完全可以直接挟持威廉或者其他高层,做个交易便好了,那样子就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烧掉那两座房子呢?
目的很简单,我也摸透了。
詭冢
那两座边缘的房子实际上是为了调虎离山!
“你们所有人是不是在那两个房子着火了之后,都过去救火了?”我盯着威廉问道。
“没错!难不成你看出了什么?”威廉问道。
“嗯,典型的调虎离山之计,你们所有人都去了那边之后,仓库这边自然就失守了,而他们就是抓住了这个空隙点燃了咱们最为重要的仓库!”我解释道。
乘鸞
“有什么损失?”
“没有!”威廉此时却笑了起来。
“为何?”
难不成这威廉还藏了一手?
“仓库只是一个摆设,我们真正的东西都在仓库的下面!”威廉笑了起来。
我顿时也松了一口气。
威廉这家伙也是个老狐狸了,仓库表面其实都是些伪粮食,其他的都是稻草堆成的,所有的粮食和物资都在仓库中的地下室内。
不得不说西方人在战略布置方面要比东方人强。
掌心的曲線
这也是他们总打胜仗的原因。
毕竟提前筹划总比安于现状好太多了。
要知道班图岛部落所有的存粮基本都在仓库中,想不到威廉竟然还搞了这么一手,之前他可是没告诉过我。
看来那时候还是不足够信任我。
“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两场普通的火灾,不过就在昨天,霸海部落来了人叫嚣,说是明天势必要收了我们班图部落。”威廉有些搞不懂八霸海部落的套路。
“是不是他们自己告诉你的他们要烧仓库?”我突然觉得事情不对劲。
“是!”
威廉对我说出这句话感到很惊讶,似乎觉得我能预测一样。
“都打起精神来吧,今晚,他们就会偷袭!”我望着屋内的众人大声地说道。
“什么?”
“我们好歹是和谐相处了这么久,虽然有隔阂,但是没必要再打架啊!”
“我觉得也是,他来挑衅肯定和之前一样又缺什么东西了,和他们换不就好了!”
“我觉得也是如此!”
……
一群怂包!
怪不得这霸海部落一直没有灭亡,要是老子早先是你们的族长,早就踏平了霸海了。
别人都骑在你头上拉屎了,现在这帮议会成员还在考虑怎么和人家霸海部落和解?
脑残!
“妈的,干什么怕他们,跟他们打!”汤姆此时不服的站了起来。
众议员脸上都露出了恐惧的表情,瞬间看向了我。
他们觉得在场的人也就我能压制住这狂暴的家伙。
可我根本没有动。
这次汤姆表现得很对。
而我现在倒是明白了这家伙为什么想当族长了。
就像我之前说的一样,威廉的话也只是一面之词。
试想一个钢铁男儿在一群怂包的带领下,成天动不动就谈和解,这样的血气方刚的大男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这种屈辱?
所以他之前想做族长之位也是有情可原。
“我以族长之名命令你们今晚所有人都戒备,以防霸海部落来袭!”
说完之后我使劲用朴刀砸了一下地面。之后意味深长的看了威廉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艾莎现在很纠结,不知道是在屋中,还是跟着我转身就走。
邪王嗜寵:狂妃耍大牌
陰婚綿綿之鬼夫找上門 拂花
屋内的众人都愣住了,唯独汤姆跟着我走了出来。
“秦铭,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想做族长了吧!”汤姆有些憋屈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
确实不怪他!
“他们就是这么一群人,成天嘴上喊着恨他们,但是总是不出手,管理阶级的无能让我们本来旗鼓兴当的两个部落,现在成天被人欺负!”
汤姆越说越来气,直接一脚踹在了身上边的树上。
“你这话说的其实也不对!”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种人其实好交流。
没什么心机。
莽夫这一点确实很招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