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rl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首席女婿-第一百四十八章 打壓糧價,哥是專業的鑒賞-vkbmr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
晋阳城的府衙里灯火通明。
讲究日出而起日落而息的桓彦范生平头一次破例熬夜。
七種武器-碧玉刀 古龍
不止是他,整个晋阳的大小属官一个都没有回家……大唐的公务员们,享受一下加班的快乐吧。
海賊之海軍鬼神 不急躁愛海豹
核心工作就是抄文稿。
虽然一份只有七百多字,但架不住数量多啊……整个河东道大小郡县数十个,都得发一份。
而且李冉下了死命令,明天天亮之前必须将公文发出去。
事实上,这种重复无聊的工作可以交由打印机处理,只要提供纸张即可。
然而李冉坚持要属官们动笔头。
不是他故意折磨人,而是要这些属官们深刻的记住这份撰写的过程……抄了这么多遍,上面的内容也该倒背如流了吧。
至尊仙皇
当最后一匹驿站快马离开时,已经是第二天佛晓时分。
李冉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屋睡觉。
属官抄公文,他全程监督,不累才怪。
“尚书令大人请留步,下官有一事不明。”
桓彦范疲惫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带着一丝犹豫和疑惑。
这哥们工作能力没话说,以晋阳主政一把手的身份,是不必亲自抄公文的,他身体力行,反而抄得最多。
冥冥千年
“讲,长话短说。”
李冉打了个哈切,对他要问什么,大体心中有数。
毕竟公文的内容对于这些大唐土著来说,约等于天雷滚滚。
“……尚书令大人,什么是‘市场经济’和‘行政干预手段’?”
显然,公文中出现最多的新名词,令人印象深刻。
“简单来说,就是允许商品自由流通的同时又官府控制价格,你可以理解成盐铁专营政策的加强版。”
“可,可是,不应该是赶紧让地主们把藏匿的粮食交出来,稳定物价么。”
桓彦范认为他的做法是隔靴搔痒,玩什么虚招子,别说普通百姓,就算是地主老财们,大字不认识几个的也大有人在,那些新名词对他们而言如同天书,指望一纸公文就平息河东道的物价上涨,怎么看都是骚操作。
“什么,你的意思是,让咱们去求地主们交出粮食?喂喂,咱们好歹都是当官的,要脸的好吧。”
茅山之捉鬼高手 午夜幽殤
李冉白了他一眼,暗骂智障。
“不用,我们以官府的名义……”
“喂,以官府的名义让他们交出粮食,那咱们跟武三思有什么区别?”
李冉打断话头,晒然道,“这些粮食,本来就是地主老财们的私有物品,除非他们自愿交出来,否则咱们去拿,就是强盗行为。”
桓彦范顿时风中凌乱,合着这大唐仙师在长安和洛阳收拾得地主老财们服服帖帖的光辉事迹是注水猪肉不成?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道理了!
“那,那这些乡绅地主们绝不会将粮食交出来!眼下河东道缺粮,有粮就心中不慌。”
桓彦范失望的摇摇头,并不看好这纸公文能带来什么改变。
“桓大人,请把眼界放开些……要不,咱们打个赌如何?”
李冉晒然笑笑,又将赌字挂在了嘴边。
“哦?尚书令大人想赌什么?”
显然,这货没有吸取张柬之的教育,对李冉赌神的体质毫无警觉性。
“若这一纸公文下去,平息了河东道的物价上涨,那桓大人你把家里的藏书都捐给国库吧。”
李冉给出价码,这货的家族几代人都是诗书礼仪大儒,名门望族,据说家里的藏书比崇文馆还多。
“这……尚书令大人,赌注太大,我不敢做主。”
桓彦范瞬间吓尿,若是输了,家族百年的辛苦瞬间毁于一旦。
“那退让一步,这些藏书,我只要备份,原本你留着。”
李冉扬眉道,“我给皇上的五年发展计划中,有一条便是在各地选址建设书院,提高民众的识字率,所以需要大量藏书作为课件支撑,当然,眼下提这事尚早,不过早做准备不为过,如何?”
桓彦范怔了半响,脑海里一片混乱。
武極天尊 蕭曉笑
重生之大明攝政王 曉風
天下笑:素手紅妝
萌寶來襲:極品爹爹腹黑娘
这话题未免转的太快……提高民众的识字率?
本能的抗拒,在他的认知里,读书识字向来是贵族和士人的专利,那些泥腿子能把他们自己的名字叫出来就不错了,有识字那闲工夫,不如在庄稼地里多动几下锄头。
“……既然尚书令大人有如此规划,那下官自然遵从。”
超級囚徒 碼字小神
当然,那什么五年发展规划一看便是通过李显审核的,以后妥妥是国策,没必要跳出来反对,他又不头铁。
“好,那就说定了,我若输了,送你们桓家与藏书同等重量的粮食。”
李冉一拍手掌,晒然道,“明日,你和我一起去市场上,十天内咱们就能分出输赢。”
“市场?”,桓彦范完全跟不上他的思路。
“对,你忘了么,公文里白纸黑字约定了各地市场上的粮食价格。”
李冉提醒他关键词,将粮价约定在一个区间内,不超过上限,也不低于下限,在行政干预下由市场微调,是稳定物价的第一步!
“可是,光约定价格有什么用,市场上,哪还有粮食出售?”
“谁说没有,地主老财们手里不得是大把粮食?”
“可是他们绝对不会拿出来。”
“错,他们会的!”
李冉神秘的笑了笑,突然严肃起脸色,“若当他们察觉到手中囤积的粮食越多,就亏得越多的时候,自然会争先恐后的将粮食抛售出来。”
“……尚书令大人可有把握?”,桓彦范分明不信。
“当然,我有现成的例子,陈老板用“两白一黑”打垮了整个上海滩的买办阶层,多经典的手段。”
打着哈切,李冉不再废话,赶紧回屋补个觉。
只留下桓彦范一脸懵逼。
那陈老板是谁?两白一黑又是什么?莫非是他未曾见过的某个典籍故事?
桓彦范狠狠一跺脚,决定回家里的书库中好好找答案。
堂堂学富五车的诗书望族佼佼者,竟然有他不知道的典故,岂有此理,必须刨根问底!
可惜,他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赶到市场时都没有找到答案。
李冉早已等候多时。
神采奕奕,显然睡得不错。
“你黑眼圈挺重,别熬夜,多留意前额的发际线。”
委婉提醒这位桓大人注意保养,喝点枸杞什么的,随后嘴角微微一笑,“走吧,咱们去粮铺……见证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