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22p优美小說 大唐首席女婿 起點-第一百四十六章 放過不等於放下看書-pbze5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
杀气腾腾,真正的百战老兵。
甚至军服上的衣领都带着凝结成块的血迹。
晋阳城的城门守卫哪敢拦他们,确定是平叛的官军后,赶紧放人。
桓彦范火急火燎出了官衙迎接。
这队骑兵给的拜帖名字,竟然是……李重润!
“不知将军亲来,还请恕罪。”
嘴上惶恐,心中早就骂翻了,这跟领导突击检查似的,多吓人。
“……无妨,冉兄弟在哪,我要见他。”
瓮声瓮气的声音,宛如闷罐头里发出的,听上去根本不似人语。
桓彦范这才注意到,这队骑兵中,被簇拥在中间那一个,竟然带着皮制面具!
他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李重润竟然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那么他脸上的伤……
这位未来太子爷自从受伤后,面见各个官僚时就一直打着绷带,从未有人看过伤后的样子!
“尚书令就在衙门里,将军请进。”
哪敢多话,赶紧将烫手的山芋扔出去,至于李冉和李重润见面后会发生点什么,不敢问,也不想问。
熟悉的脚步声传到李冉耳朵里时,他刚好给武青樱兑换出一枚青霉素胶囊喂下。
中药土方见效太慢,不下点本钱,这位未来的武家家主候选人,未来的太子妃活不过今天。
“……冉兄弟。”
“大舅哥,你来了。”
四目相对,看清他的妆容后,李冉微微叹了一口气。
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活着已经是万幸,再奢求其他就过分了。
两人对面坐下,沉默了几秒钟,李冉才笑着开口,“师傅让我来协助你收拾河东道的残局。”
“……爹是想放过武家余孽吧。”
李重润的恨意来自骨子里,尽量压抑快要爆发的内心,“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对,杀光武家人是不错的选择,但也不是唯一的。”
与聪明人沟通起来并不困难,大舅哥无疑是个聪明人,只是盛怒之下缺乏了理智而已。
“师傅刚刚继位,急需要人望,赦免了武家一些余孽,实际上是向群臣彰显他的宽厚仁慈,并且,这些年投靠武家的朝臣很多,放过武家一些余孽,也相当于放过了这些朝臣。”
李冉深吸一口气,“这场叛乱持续了几个月,差点让外族人打进来,对大唐稳定造成的影响不亚于吉州那场大地震,所以已最小代价换取最快的秩序恢复,同样是不错的选择。”
“我知道你心理不舒服,厮杀了这么久,死了那么多兄弟,眼看就要把叛徒都清理干净,最后一步却是怀柔之策,以前付出的鲜血有很大一部分相当于浪费了。”
“但酣畅淋漓的胜利并不意味着利益最大化。”
李冉相信这些理由足够说服大舅哥改变主意。
毕竟,他以后也会登基大典,一个隐患不断的大唐,绝非他想看见的。
屋里陷入长久沉默。
只听得到李重润时不时急促的呼吸声,显然,他在压抑心中的情绪……理智和烦躁不断冲突,有些仇恨,本来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师傅为你安排的亲事,想必你还记得吧。”
李冉打破了诡异的气氛。
大舅哥需要一个压制内心情绪的契机,显然,这门婚事是个不错的理由。
“若你能不计前嫌娶了武青樱,对你在朝中的人望非常有帮助。”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武家人留下的政治遗产,以后均会由武青樱等三兄弟继承,这是一笔极大的财富。
而武则天也会将她遗留的各种资源倾斜到这个小孙侄女身上。
这笔账,李重润一定会算。
總裁前夫別過分
果然他的呼吸逐渐平静下来,呵呵笑了一声。
“……我这样子,在朝中的人望再高,又有什么用处?”
李重润慢慢脱下了面具,李冉看见他的模样后,眼角不自主的抖了一下。
史诗级毁容……无法用笔墨来形容那种违和感。
多看几眼,整个人就会出现生理反应的难受想吐。
“看吧,连你都受不了,那些朝臣,又怎么会容许一个丑八怪当皇帝?”
李重润重新戴上面具,言辞中满是愤慨与悲凉。
“……他们会用脚投票的,只要你做的足够出色。”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李冉严肃起神色,“若只看脸蛋就能上位,那朝臣们早就该捧张易之当皇帝了不是?”
俏皮话令李重润的心情好了一些,绝望中给予的阳光,格外灿烂。
“我说不过你,犟不过父亲,也扭转不了定下的决策……就这么着了吧,我今日来,是向你说一声抱歉的,对不起,冬至日那顿羊肉,我爽约了。”
“无妨,以后吃羊肉的机会还很多,如果你愿意的话,甚至可以去更远的地方品味当地风情,什么高句丽、新罗、波斯等等,毕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嘛。”
李冉知道他在遗憾什么,但一个上升期的大唐,最不缺乏的就是收拾外族,大舅哥若真有心思,以后与胡人打交道的机会太多了。
“好,承你吉言。”
李重润爽快的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了虎符,“河东道的事情,就由你全权处理吧,打了几个月的仗,我也累了……咱们洛阳城再见。”
他竟然辞官了!
李冉微微一怔,随即心中幡然明悟。
萬界基因 輕舟煮酒
大舅哥来之前就做了两手准备,若能说服李冉推翻父亲的决定,就彻底解决武家余孽,哪怕将责任全抗在自己头上都在所不惜,若不能,就放弃兵权,放弃复仇的执念。
拿得起,放得下,不愧是一等一的聪明人。
“好,咱们洛阳城见。”
李冉郑重收下虎符,也不留他,只是微微一笑,“说起来,你还没见过武青樱吧,要不要……”
“不必。”
李重润径直摇头,拖着残躯缓缓离开。
冰冷的拒绝,毫无余地。
两人均没有注意到,后堂的帘幕微微动了一下,那里,是武青樱养病的房间……显然,所有对话这娘们听得一清二楚。
李重润来得快去得也快,桓彦范刚刚吩咐下人制备了宴席,结果还未杀猪呢,客人就走了。
殷商玄鳥紀 海青拿天鵝
“将军他是不是……”,被吓得不轻,生怕他和李冉之间在自己的地盘上闹出了什么矛盾,那罪过可大了。
“没,别多想。”
不怕寵壞你 石秀
嶺南一劍
劍陽當 畢加索
李冉并不多解释,决定将今日之事烂在肚子里。
处理残局,马上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