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8oak好看的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起點-第513章 雲韻終於接受現實了鑒賞-r3phe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我说了不算,谁说了算?”
纳兰嫣然满脸疑惑的问道。
“谁说了算,你就不用关心了,乖乖的坐着就是了。”
小医仙说道。
“姐姐,你这就强人所难了。”
纳兰嫣然说道。
“我没有让你难上加难,已经算是对你好了。”
小医仙坦然地说道。
“……”
纳兰嫣然一脸无语的表情,早知道就不跟这位姐姐扯什么从老爷爷哪里听来的万年老梗了。
现在好了,被这位姐姐坑了,悔不当初啊!
如果时间能重来,她一定会避开所有的陷阱,最后完美的通关。
然而,时间不能重来,现在以及未来,才是她该关心的,至于过去,就让它过去好了。
正所谓,往事不可追,未来犹可期。
现在就别想着过去的事了。
在纳兰嫣然悔不当初之时,云韵也恼羞成怒,恶狠狠地瞪着苏白,妄图用眼神杀来实现她的报复。
当然,眼神杀这种高超的技术,云韵是掌握不了的,只会大眼珠子瞪人。
苏白被她瞪了半晌,从一开始的有趣,到了现在的没意思:“你这么瞪着我看了半天了,难道你还没有看够吗?”
云韵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让你证明你是真的,你就动手打我?”
苏白说道:“对呀,不这样做,怎么能证明我是真实存在的呢?你看看,现在我这样做了,你也感受到了痛苦,还能说我是虚假的吗?”
云韵没好气地说道:“你可以用其他方式来证明,为什么非要这么做?”
苏白说道:“别的方式多么的麻烦,用这个方式就简单多了,给你两巴掌,你就知道痛了。”
云韵恶狠狠地瞪了苏白一眼说道:“我是知道痛了,但这也不能证明你是真实存在的。”
苏白疑惑道:“怎么还不能证明?”
云韵冷笑着说道:“你只是给了我两巴掌,顶多证明你是有实体的,但不能证明你是真的老爷爷。”
虽然现在她已经相信老爷爷是真实存在的了,但因为老爷爷给了她两巴掌,让她很是生气,所以就想着胡搅蛮缠来报复回来!
可是,现在看来,想要报复回来,着实有些难度。
“我看你是还想再挨上两巴掌是吧?”
苏白笑着挥了挥手,做出一副又要给她两巴掌的样子。
“你不要乱来啊!”
云韵连忙喊道。
“你不是觉得我是不存在的吗?”
苏白笑着说道:“既然觉得我不存在,你害怕什么?”
“谁害怕了?”
云韵嘴硬的说道。
“既然你不害怕,我再给你两巴掌如何?”
苏白笑着说道。
“不要!”
云韵大喊道:“你要是再敢给我两巴掌,我就去教训嫣然了!”
“……”
纳兰嫣然一脸无语的表情,只觉得自己躺枪了,明明是老爷爷的错,为什么师父要找自己的麻烦?
师父这也是在欺软怕硬啊!
“你去教训呀,我不在意的。”
苏白笑着说道。
“怎么可能不在意?”
云韵没好气地说道:“你要是真的不在意,为什么要教导嫣然呢?哦对了,我明白了,你只是嘴上说不愿意,实际上是为了迷惑我,让我放弃教训嫣然的想法!”
王妃,王爺有喜了 征文作者
“你真是个天才。”
苏白忍不住感叹道。
“看来你是默认了啊。”
云韵说道。
“是,我默认了,你去教训嫣然去吧,这小丫头,摊上你这么个师父,还真是够倒霉的呀。”
苏白笑着说道。
“嫣然摊上你才是倒霉!”
“喂,你这个当师父的,这么甩锅,是不是不对?”
苏白说道。
“有什么不对的?”
云韵嘟囔了一句,然后突然醒悟了过来,连忙说道:“不是,我哪里甩锅了?”
“你没甩锅就怪了!”
苏白说道:“明明是你自己的错,为什么要去找嫣然的麻烦呢?”
“我,我说不过你,不跟你说了。”
云韵没好气的说道。
“说不过我就不说了,你这家伙也不过如此嘛。”
苏白笑着说道。
“你给我闭嘴!”
云韵恶狠狠地说道。
“现在看来,你是相信我是真是存在的了,对不对?”
我的霸道監護人
苏白瞅着云韵问道。
護花之孤膽兵王
“是,我相信你是真实存在的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云韵没好气地说道。
“可以了是可以了,不过你这个态度不太好呀,我觉得有必要针对你的态度好好地说说。”
苏白说道。
“你还想怎么样?”
云韵气的要死,如果不是知道打不到老爷爷,她早就动手了,但就算如此,现在忍耐也到了极限,就要忍耐不下去了。
“我呀,不想做什么,只是告诉你一个道理。”
苏白缓缓地说道:“不是谁都那么好欺负的,你要是想逮着我往死里欺负,是行不通的。”
“我可不敢欺负你。”
云韵冷嘲热讽道。
“不敢欺负就怪了,你一上来认定我是假的,不就是在欺负我吗?”
苏白说道。
我曾嫁給你,想到就心酸
“那不算是欺负你,只是为了证明你是不是真的存在?”
云韵说道:“现在这么多个骗子,你要也是骗子,欺骗了嫣然怎么办?”
“呵呵,你还真是为小丫头着想呀。”
苏白笑呵呵的说道。
“当然,我不为嫣然着想,谁来为嫣然着想?”
云韵理直气壮的说道。
“不愧是当师父的,就是会说话呀。”
苏白嘲笑道。
……
乌云密布,遮掩天空,雷鸣轰轰,震荡天际!
一阵寒风吹过,卷起满地落叶,回旋于半空之上,久久不能落下,一股萧然之意油然而生。
不知从何时起,风已停下,叶落于地,一丝细雨轻轻柔柔地飘落下来,淅淅沥沥的细雨恍如纵横交错的线条,在天地间织成一层层薄纱,笼罩着黑暗苍穹。
此刻,一道犹如利剑般锋芒毕露的身影出现在天地间,一步一步,朝着远方而去。
他在凄凉萧瑟的细雨中行走,品味着孤独与寂寞,心底渐渐浮现一丝伤痛,想要忘记自己的记忆……
他越走越远,仿佛不知疲惫的机器,永远都不会停下,直到他的面前出现一座巨大的祭坛。
祭坛之上,一百零八根古老的石柱屹立不倒,其上镌刻有神秘文饰,繁杂且玄奥,似乎是一种来自远古时代的文字。
他走上祭坛,笔直的身子挺拔如松,目光如炬,直视前方,仿佛前方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雨仍在下,可在这祭坛周围,却看不到一丝细雨,干燥得很。
他沉默不语,静静地站着,似乎在等什么人。
许久。
一道破空之音突然响起,祭坛之上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无法用言语来进行描述的女人,她穿着一套白色宫装衣裙,站在祭坛的边缘,衣袂随着寒风舞动,气质飘渺若仙。
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被一根紫玉簪子绾起,腰间系着一根粉色腰带,衬托着她的婀娜之姿,别有一番美丽。
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神情哀伤,一双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通红,她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望着男子的背影。
“你来了。”
站在祭坛中央的男子突然出声道。
“我来了。”
女人低头看了自己怀里的婴儿一眼,又把目光重新放到男子的身上,轻声说道。
天極雙修
男子没有说话,两个人之间沉默起来,不知道过去多久,祭坛之上出现纷乱的声音,细听之下,这是众生祈祷的声音。
“诸天世界,亿万生灵,众生之劫,避无可避……轮回之路,周而往复,无有穷尽……毁灭即新生,超脱则解脱,然……众生有罪,需渡无量劫……”
在这一刻,男子与女子的耳边同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带着岁月的气息,仿佛来自亘古蛮荒时代,跨越时间长河,带来一丝指引。
“时间不多了……”
男子转过身子,看向女子,只是他再也看不到女子的容颜,两行血泪不停的自男子的脸颊滑落,滴到祭坛之上,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一定要这么做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女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悲伤之情就好像被打开的水阀,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了,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应该知道,在我预见的未来之中,天穹破碎,世界毁灭,凡是生灵,尽皆殆亡……”
“所以,我们只能这么做,为了我们的孩子,只能把他送走!”说这话的时候,男子心里仿佛在滴血,这是他的孩子,才刚出生的孩子,就要送走,他又怎能不伤心。
只是……面对这无法逃避的灾劫,就算他都无法幸免,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呢,因此唯一能保全孩子的方法……
“送他去那个地方吧,那里是唯一没有被这场劫难所波及到的地带,只有在那里,就算没有我们的照顾,他也能活下去。”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长叹一声,勉强的笑了笑,对着女子解释道。
“把孩子给我,让我来发动法阵,将他送走……”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想要停下哭泣,只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恋恋不舍的看了怀里的婴儿一眼,她狠下心来,走到男子的身边,把孩子递到他的手中。
男子用那双颤抖的手接过婴儿,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贴近自己的胸膛,缓缓的走向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
“孩子,你不要怪我们……劫数之下,无路可逃,希望你能在那个未知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男子怀抱里的婴儿懵懂无知,一张稚嫩的脸庞可爱无比,此刻他正闭着眼睛睡觉,嘴角边挂着一连串的泡泡。
或许是男子的动作太大,婴儿被晃醒,睁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两只小胖手伸出襁褓之外,胡乱的摸索,想要抓些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
“再看他最后一眼吧,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男子把婴儿放到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的对女子说道。
女子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她来到男子的身边,用通红的双目满是深情的凝视着那个婴儿,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要被送走,她的心便痛起来,多么想把孩子留下,可是……她知道现在的局势,只有送走孩子才是为他好。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运转阵法,送他离开!”
过了一会儿,男子拉开女子,借助众生祈愿之力,强行催动这祭坛上的阵法。
这祭坛来自上古岁月,神秘莫测,在这天地大劫即将到来之时,凡是蕴有灵性之物尽皆破碎,只有这祭坛始终未曾损毁。
網遊之超級復制術 毛絨公仔
祭坛上刻有神秘阵文,在男子的研究下,探索出阵文的一丝用途,也就是在今天,让阵文运转,传送他的孩子到另一个世界。
“孩子,或许没有我们的陪伴,你的未来不会是一帆风顺,但是只要你能平安的长大,以后不管变成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会感到由衷的欣慰……”
“孩子,希望你不要走上我们的老路,从今天开始,做一个平凡的人吧,你的名字,就叫做……宁凡好了!”
婴儿不知道他的父母在说些什么,仍自顾自的拨弄着自己的小指头玩,完全没有意识到从今天开始自己就要离开他们。
这个时候,阵法发动起来,在男子全力驭使之下,生命力不断的流逝,阵法迅速运转,最后……一道白光凭空出现,照亮暗夜苍穹,等到白光消散之后,祭坛上的婴儿已经消失不见。
……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入室内,这时,一个躺在床上的年轻人猛地坐起来,脸上挂着惊悸的神情,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做了噩梦的样子。
“又是这个梦,都过了一年,每天都做同一个怪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年轻人名叫宁凡,今年二十一岁,在孤儿院里长大,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十八岁的时候,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随后的两年时间里,宁凡通过自己的能力,不断的将最初赚到的钱翻倍,直到他感觉自己赚的钱差不多才收手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