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dmj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起點-第五百四十一章 魔法學與生活(下)讀書-q88cd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在很小很小,差不多小铃铛那么大的时候,唐宝娜也是经常幻想自己是个有超能力、能和另一个世界、和一些特殊小生命沟通的小仙女。
总是觉得自己是不同的,是最特殊的那个。
也经常会像小铃铛一样,做一些很幼稚的幻想,认为自己降生在这个世界,肯定是背有什么特殊使命,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之外肯定是有其他世界,他们所认知的生物意外肯定是有其他生物。
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认知的成熟,她那些幼稚而简单的幻想已经渐渐消散了,只有一部分童年时的中二、热血的灵魂,被她藏到了二次元中,不时地通过一些作品沉浸和唤醒。
但四月末在崇云村的那天晚上,她在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的灵异事件后,却发现自己好像可以和另一个世界的一个存在“互动”。
而且那个存在似乎还在守护着她,会帮助她,救她,就像她小时候幻想的“小精灵”一样。
老实说,在那天晚上后,她在崇云村,就变得对周围各种细节特别的注意,开始像老夏一样,不断地观察着四周。
然后她确实也发现了很多崇云村的特异之处,比如就像杨真儿说的,崇云村的虫子特别少,特别她们住的那个院子附近,更是少上加少。
还有灰尘也是,按理说他们这边山上,又处在高处,灰尘应该是不少的,但她们那个院子很好打扫,基本上没什么落叶之类的吹进来,院子里的石桌早上擦一下,到下午也没落多少灰。
他们这个院子的位置在村里的地势比较高,晚上或者清晨,离开院门没走几步,风就会大很多,但偏偏吹进他们这个院子里的风,就都很柔和,即便是楼上的房间,打开窗户,风吹进来也很舒适,不会很凛冽,也不会完全隔绝。
就像那句歌词唱的一样——“风到这里就是黏,黏住过客的思念”。
他们那个院子,那栋建筑,似乎真的有某种特殊的“领域”,在守护着里面居住的人。
而理所当然的,有过“切身体验”的唐宝娜,就将那守护者判定为了那救了她一命的、被她称为“小精灵”的存在。
只不过可惜的是,直到这次离开崇云村,她也没有再找到“小精灵”存在的切实证据,也没有能再和“小精灵”互动上。
没想到的是,她来彭城市后,却再一次受到了“小精灵”的守护。
而且还成功地再次和“小精灵”互动上了!
雙面逃妻:軍閥老公,別來無恙 黑色毒藥
这让她被深埋的中二少女魂又忍不住要破茧而出了,一路小跳步到所住的小区门偶才喘着气停下来,强行压住了心里的兴奋和雀跃。
回到家,开门进屋,唐宝娜惊奇地发现,杨老三和小胖妞居然还在家里——一般到了这个点,杨老三都会带小胖妞先去她们租的房子里睡觉了,然后等诗铃妈妈回来,杨老三再回家。
杨真儿没有理开门进来的唐宝娜,小胖妞头也不抬地喊了一声“漂亮姐姐”,便继续把注意力放在客厅茶几边缘上。
高冷來襲:BOSS的枕邊人
此时,在客厅茶几两边,杨真儿单膝跪地,微弓着身子,像一只随时要扑出的猎豹一般,眼睛紧紧盯着小胖妞。
錯位旅程
而小胖妞也在另一侧蹲着,两眼沿着茶几边缘和杨真儿对视,仿佛盯着猫粮的蛋黄派一般。
双方之间隐隐有火药味,冲突一触即发?
怎么回事?
碧落紅塵 諸葛青雲
唐宝娜有点懵,杨老三对小铃铛可是超级宝贝的,基本上是恨不能把所有最好的都给她的感觉,怎么会这副状态?而且小铃铛也是超听话的小孩,怎么会跟杨老三斗气的?
就算是斗气吧,为什么是隔着个茶几,一左一右地对峙?
出于好奇,或者说被这一大一小之间的气氛给震慑住了,唐宝娜站在门边没敢动,也没敢出声,怔怔地看着两人。
忽然,刘诗铃开口了:“一,二……”
在“三”字落下的时候,她和对面的杨真儿同时将手中一个什么东西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向前一拨。
唐宝娜一下看清了,那竟然是两枚硬币!
杨真儿和刘诗铃同时把两枚硬币在茶几边缘一滚,让两硬币相向而行,滚动相碰。
两枚硬币直直滚动,撞在了一起,然后其中一枚往茶几里倒,另一枚则飞落到了地上。
杨真儿嗷地一声惨叫,直接翻到在地,啊啊叫着:“又输了!怎么又输了!啊啊啊,小铃铛你的硬币是不是比较重?没理由啊!不应该啊!”
小胖妞也恢复了眉眼弯弯嘿嘿笑的表情,凑过去蹲在躺倒的杨真儿边上,说道:“老仙女姐姐,你很厉害了,第一次玩就能这样,很不错了。”别看这游戏好像很简单,但其实一般人想要让硬币在光滑的茶几边缘按相对比较直的路线滚动都很难做到。
杨老三于是从地上坐起来,捧着小胖妞的脸问道:“那小铃铛,你这滚硬币对撞的游戏练多久了?”
“啊?”小胖妞愣了一下,说道:“这个游戏……是我刚刚想的呀。”
于是杨老三把小胖妞的脸揉得嘟了起来。
换了拖鞋走进来的唐宝娜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好笑道:“真儿肯定又是你骚扰小铃铛,不让她好好学习了!”
杨真儿忽然从地上一咕噜爬起来,跑到门边,把正准备往里走的唐宝娜又拉了回来。
“娜娜,你硬币呢?有带在身上吗?”杨真儿说道。
“什么硬币?”唐宝娜奇怪道。
“你懂的。”
唐宝娜愣愣地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你说向坤送的幸运硬币?”
“对对对。”杨真儿说着,让小胖妞把地上的硬币帮她捡来,然后说道:“娜娜你注意看哈!”
叮的一下,杨真儿用拇指把那枚硬币弹到了依然放在电视柜上的纸杯里,然后回头看唐宝娜:“娜娜,你来试试!”
“哦。”唐宝娜学着杨真儿的手势,随手一弹,那枚硬币几乎是跟着杨真儿硬币的轨迹,翻滚着落入杯中,和之前的硬币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杨真儿目瞪口呆,所以,只要是用向大厨送的“幸运硬币”,只要学会了翻硬币技巧的人,都能轻松做到她的“飞币入杯”绝技?!
所以……她的“飞币入杯”,其实是比“手指翻币”要低一个级别的“技能”?
接下来,唐宝娜也好奇地和小胖妞一起玩了一下她刚刚和杨老三玩的“对冲硬币”的游戏。
结果这一玩,就停不下来了。
三跟人就这么在客厅的地板上或坐、或跪、或蹲,玩得不亦乐乎。
一般人如果光听说的话,恐怕很难想象,两个大人一个小孩,能玩硬币玩到半夜十二点多。
在十二点半的时候,诗铃妈妈回家,没看到如往常一般已经呼呼大睡的女儿,于是过来敲门,三个人才终于意犹未尽地停止了对冲硬币大赛。
在诗铃妈妈带小胖妞回去睡觉后,玩兴奋了的唐宝娜和杨真儿却继续在客厅杀得昏天暗地。
还特意拿了毯子铺在茶几下,避免硬币掉落的声音吵到楼下。
玩儿饿了,两人叫了外卖,送了金拱门的汉堡、炸翅过来。
一边啃汉堡,杨真儿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娜娜,我觉得小铃铛真是天才,就一个硬币,都能给她玩出花来。你不知道,晚上不止是这个硬币冲撞的游戏,还有好几个游戏,就用硬币来玩,都特别好玩。我甚至觉得……比咱们现在帮向大厨运营的那个游戏都要好玩……”
唐宝娜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啃鸡翅,一边点头:“确实好玩,不过我估计没几个人玩得了。”
“啊?为啥?”杨真儿迷惑了一秒钟,才点头道:“噢对,正常人估计没几个能有向大厨送的硬币,也没法把硬币控制那么好。”
说着她又反应过来,改口道:“不对,不是‘正常人’,是‘普通人’,不然说的好像我们都不是正常人似的!唉,不过向大厨送的硬币是不是真有什么‘魔力’啊?肯定不是简单的心理作用吧?什么‘幸运硬币’,好像真的和普通硬币不一样噢!”
这次唐宝娜没有再说杨老三瞎扯了,而是点头道:“是不一样。”
“娜娜,你说这硬币会不会是向大厨和老夏偷偷摸摸搞的研究基地真实在弄的‘黑科技’?”杨真儿于是顺势神秘兮兮地说道。
“哦?那他们弄这黑科技硬币是要做什么?”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新一代的玩具?要不怎么会先给小铃铛玩?你知不知道,向大厨给了小铃铛五枚‘幸运硬币’,五枚啊!”杨真儿伸出五根沾了酱汁的手指夸张地说道。
狂妃狠彪悍 貓小貓
唐宝娜摇头:“硬币能有什么黑科技?我们又不是没对比过,和普通的硬币从材质到重量上来看,确实没什么区别。”
萌丫頭誤闖總裁公寓 殷小妍
“你刚刚不是说‘不一样’吗?”杨真儿奇怪道。
“我说的‘不一样’,是内在的不一样。”
六道仙途 六索
“内在?”
“对,一种……内在的感觉。”唐宝娜眯起眼,“就是一些没办法准确描述的东西。”
“不是吧娜娜,你现在是在说玄学的东西?”杨真儿汉堡也不吃了,回过头来盯着好友惊讶地问道。
“真儿,你相信这世上有些我们肉眼看不到、甚至和我们不在一个空间的生物吗?”唐宝娜幽幽说道。
杨真儿有些凌乱了:“不对啊娜娜!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这是我说的话呀,平常你不都是‘哎呀杨老三你又玄幻小说看多了瞎开脑洞了’来打压我的么?怎么你今天也说这种话了!不对劲!娜娜你不对劲!你遇到什么事了?你不会是遇到灵异事件撞鬼了吧??”
“撞你的头!”唐宝娜白了她一眼,也没有再在这个话题聊下去,随口转移了话题:“对了,你在你朋友和亲戚面前,别老乱说话啊!”
“啊?我乱说什么了?”杨真儿迷惑道。
“说小铃铛是你女儿啊!你知不知道,今天我晚上我接到我妈的电话,很神秘地问我,知不知道你偷偷和人生了个大胖女儿,都上幼儿园了……”唐宝娜哭笑不得地说道。
杨真儿大奇:“阿姨怎么会知道的?”她当然知道“大胖女儿”指的是小胖妞,她确实经常在人前喜滋滋地说小铃铛是自己女儿。
唐宝娜说道:“我也问了啊!我妈说是听她一个玩得好的姐妹说的,她那姐妹好像是和你家一个亲戚认识。我估摸着,她认识的那亲戚,就是前一段来彭城,你带着小铃铛一块去吃饭的那几位,我记得你还和小铃铛一块给他们表演相声来着?你肯定在他们面前显摆小铃铛是你女儿了!”
“噢噢噢,对对对,不过我说小铃铛是我女儿,他们肯定知道是开玩笑啊,小铃铛都叫我姐姐的,他们又不傻……”杨真儿挠了挠头,挠完后忽然想起来自己的手上都是吃汉堡沾到的酱,不由得呆住。
“他们或许不会误会,但他们跟其他人转述的时候,其他人未必能理解玩笑啊,都只提炼关键词‘杨老三有个大胖女儿’,再多转几圈,人家就会真以为你偷偷生了小孩了!”唐宝娜说道。
“没事,管他的。”杨真儿不在意地说道,于是她也不管手上沾了酱了,多挠了几下头,一会再洗头就是了。
“对了,娜娜,你、我、小铃铛、小苹果、老夏,都玩硬币玩得超溜,我们组个社团吧!就叫‘五硬币联盟’怎么样?呃,不行,不好听,‘五币社’?嗯,有点像舞弊……对了!我们叫‘五环社’吧!就奥运会那个五环,我们就把五枚一块钱硬币那么叠一起,做社徽!”杨真儿又忍不住开起脑洞。
唐宝娜无奈道:“你这五环是指我们五个,还是五枚硬币啊?你不是说小铃铛自己就有五枚硬币吗?”
辦公室行政男
“对哦,那就叫……九圈组合?九个圈圈?九饼?”杨真儿说着,自己忍不住笑起来,翻到在沙发上。
唐宝娜却是若有所思,向坤的硬币,确确实实是有不一样的地方,今天晚上再次和“小精灵”互动成功后,她忽然觉得,向坤送的硬币,或许就是能够和“小精灵”沟通的“信物”。
或许就是因为她带着那枚硬币,当初在崇云村才能让“小精灵”救她,现在“小精灵”才能和她一起到彭城市来。
这样的话,向坤、老夏,甚至小苹果,有可能都知道“小精灵”的存在?
当然,此时的唐宝娜并不知道,她身上除了那枚向坤送她的“幸运硬币”外,其实还有不少其他和“幸运硬币”一样的“信物”。
包括她包包的拉链,她包里中性笔的笔头球珠,衣服上的金属扣子。
而她回来的路上,所住小区的周边,甚至可以说彭城市以她们工作、小胖妞上学区域为中心辐射而出的极大片城区,都布满了向坤的“超联物”。
就在她获得回应的那根路灯边上,包括路灯杆、旁边垃圾桶、绿化带护栏、地下管道在内的大量“超联物”存在。
在她们经常活动的区域内,爱丽丝基本都能俱现,至于通过“超联物矩阵”进行其他实质影响,在同时控制了网络和各种电子设备的前提下,对爱丽丝来说,更是轻松简单。
并且这种“超联物控制圈”,依然在不停地扩张。
……
在唐宝娜和杨真儿沉迷硬币对撞游戏的时候,游戏发明者已经和她妈妈回家洗漱,然后上床睡觉了。
不过在道了晚安,缩进被窝里,妈妈关掉主灯只留小台灯后关门走出房间后,小胖妞又睁开了眼睛,亮亮的眼里没有了睡意。
她翻身而起,从书桌上拿过IPAD——现在这已经是她的专属学习工具,妈妈不再拿去看剧了。
她重新回到被窝,像个地下工作者似的,小小声地通过QQ给向坤发语音:
“光头叔叔,老仙女姐姐好像要开始会魔法了,我教了她一晚上,她虽然学的慢,但应该是有天赋的,我以后能继续教她吗?”
过了一会,向坤的回复过来了:“可以呀,但是你不要花太多精力,要记得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学习。”
醫嫁
刘诗铃连连点头,然后意识到向坤看不到,才赶紧发语音:“我知道的光头叔叔,我一定会尽快成为一个优秀的初中毕业生的!”
说着,她又想起了什么,继续发道:“光头叔叔,我想看看蛋黄派,它睡了吗?”
这次来彭城,因为来得急,没来得及给蛋黄派办检疫证,所以没法跟着一起上飞机,于是就先留着它陪金闪闪把伤全养好,顺便也多陪小苹果玩。等到下次向坤和小苹果要一起来彭城的时候,再带过来和她会和。
小胖妞当然也挺想念蛋黄派的,但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待在崇云村,和金闪闪一起玩的蛋黄派,比在城市里要自由和欢快得多,其实她也一样。
于是很快视频连线就接通了,画面上是猫脸懵逼的蛋黄派,好像是睡一半给向坤撸醒了。
不过虽然小胖妞这边的直播画面一片漆黑,但一听到她的声音,蛋黄派就由满脸“起床气”表情变成了满脸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