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0f5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大周仙吏 愛下-第131章 不可思議看書-1uzgc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符道试炼第三场,已经开始。
试炼平台前方的天空上,浮现出几个金色的符文,这些符文构成一道符箓。
看到这符文的第一眼,李慕心中便升起了些许疑惑。
因为这道符箓,他没有见过。
在符箓派的这段日子里,李慕已经学会了所有的常见基础符箓,可以肯定,这道符箓,不是他见过的任何一种。
其余平台上的试炼者,脸上也都露出了愕然的表情。
“这是什么符?”
“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没见过的符箓怎么画?”
……
这时,徐长老的声音,已经悠悠传来,“两个时辰之内,成功画出此符者,可通过第三关,进入最后一关试炼。”
至尊神武
又是无数的符纸和朱砂从平台外飞来,这一次,符纸数量足足有百张。
这次的符道试炼,似乎与以往不同,李慕抬头看着上方的金色符文,有些明白符箓派的目的。
豪門索歡:情人寶貝別想逃 靜舞紅塵
试炼前两关,考验的是试炼者的基本功,第三道试炼,考验的是试炼者的天赋。
那些常见的符箓,哪怕是没什么天赋的人,经过长时间的,数千上万次的练习,也能熟练画出,通过前两关,只能说明他们在驱邪符上,基本功扎实,并不能说明什么。
但对于一道新的符箓,结果便不一样了。
符道天赋出众者,可能数个时辰就能掌握。
天赋一般的人,则要数天,甚至十天半月。
这道符箓,不在李慕见过的所有符书之内,应该是符箓派创出的,新的符箓。
没有见过的符箓,书写符文的顺序,书符时法力的强弱,都不知道,需要一个一个去试。
李慕拿起毛笔,蘸了朱砂,闭目沉思一会儿之后,在纸上落笔。
他一气呵成的画完了符文,但法力却并没有被封在符纸之内,这说明他失败了。
“法力无法灌注,是书写符文的顺序不对。”李慕思考片刻,重新提笔,调换了书写符文的顺序,但还是没能将法力封存。
李慕低下头,看着那张报废的符纸,心中道:“最后两笔时,法力外泄,是输入的法力太强,超出了此符的上限,再来……”
主峰广场之上,有长老一直在盯着李慕,说道:“他已经失败了两次了。”
另一名长老道:“正常,一个新的符箓,就算是你我拿到手中,也不可能一次成功,需要多次的尝试,不过,此符并不复杂,若是他们真的有符道天赋,两个时辰足矣,超过两个时辰,即便能成功,以后的成就也很有限……”
他看向徐长老,问道:“徐师兄,你觉得他能成功吗?”
徐长老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次试炼,他若真的夺魁了,问题可就大了……”
此刻,如果他还不知道,李慕所说的“略懂”,和他理解的“略懂”,根本不是一个略懂,他也不配做主峰的长老。
从前两关试炼,李慕的表现来看,他绝对不是一个符道新手。
而第三关,他仅仅失败了两次,就找到了正确的书符顺序,只要多试几次,恐怕很快就能找到法力的临界,书符成功。
如此一来,他就能立刻进入试炼的第四关,也是最后一关。
这似乎距离他“夺权”符箓派的计划,越来越近了。
徐长老当时只觉得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笑话,直到看到李慕在符道试炼上披荆斩棘,心中才升起一种危机感。
他不会是玩真的吧?
徐长老心中刚刚升起这个担忧,头顶的画面上,一道光芒席卷,主峰广场,登时一片哗然。
“出现了!”
“是谁这么快,这可是掌教刚刚设计的新符箓,没人能提前知道。”
“看不清他的脸,怎么是一团迷雾?”
“这不就是第一关和第二关最快的那个人吗?”
……
李慕听不到主峰广场上众人的议论,在他第七次试验的时候,终于成功的将法力封印到了符纸中,画出了这张无名符箓。
在极度冷静,心中没有任何波动的情况下,书符简直无往不利。
他心里已经有些怀疑,在另一个世界,清心诀是不是就是为了书符而存在的。
婚心蕩漾:寶貝,我們不離婚 顏雪晴
在他画完符箓,放下毛笔的那一刻,身旁的石台卷起他,飞出了平台,落在了另一处山峰。
石台放下他,便沿着原路返回。
徐长老站在那山峰上,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李慕,拱手道:“恭喜李大人,第一个完成前三关的试炼。”
李慕拱手回礼,客气道:“侥幸,侥幸……”
他看着徐长老,问道:“第四关是什么?”
徐长老指着前方,说道:“这就是第四关。”
邪面
李慕沿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看到一排排石阶,延伸到云雾深处。
徐长老道:“这第四关,既是对试炼者的考验,也是给试炼者的造化,至于能从这一关获益多少,就看每个试炼者的实力了……”
李慕不确信道:“造化?”
悍戚
徐长老道:“你沿着石阶走上去就知道了。”
李慕迈步走上第一个石阶,眼前景物忽然一变,他出现在一个奇怪的世界,举目四望,皆是白茫茫一片,只在他的眼前,有一张桌子,桌上放着纸笔朱砂。
一张熟悉的符箓,悬浮在桌前。
又是驱邪符。
很显然,这又是让他画符的一关。
李慕今天画驱邪符都快画吐了,但也只能忍着恶心,他拿起笔,几息就画好了一张驱邪符,眼前的景物消失,他再次回到了台阶上。
李慕走上下一阶,再次出现在那个白茫茫的世界。
这一次,他的眼前,出现了一道全新的符箓。
觅妖符。
这里的每一个台阶,似乎都对应了一道符箓,李慕画完觅妖符,走到第三个台阶时,看到的是定神符。
和他猜测的一样,第一关考基本功,第三关考天赋,第四关,是将基本功和天赋一起考了。
每一个台阶,都只有一此机会,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一道符箓画错,这次的符道试炼,就会到此为止。
即便是李慕,也不敢大意,认真无比的对待每一阶的符箓。
李慕走上十阶左右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通过第三关,落在了这山峰之下。
有人走上台阶,上了几阶之后,身体便会被传送而出,一脸失望的站在一边。
即便是符道高手,也不能保证每次书符都能成功,哪怕是他再小心,也还是在第六道符箓上出了差错。
这第四关,实在是太难了。
但他也没有完全放弃,因为其他人未必比他做的更好,他还有机会。
他站在山下,看着那道已经走上了十几阶台阶的身影,心中生出深深的无力感。
来符箓派之前,他自认为也是符道天才,连破三关之后,信心更是大涨,认为自己努力一把,或许有成为核心弟子的机会。
然而,刚刚进入第四关,他就遭受到了重大的打击。
山道石阶上的那道身影,让他深刻的见识到了,人与人的差距。
时间缓缓的流逝,通过第三关的人,也越来越多,直至两个时辰后,试炼平台之上,还没有参透那道符箓的试炼者,永远的失去了机会。
而此时,这座山峰之下,只有不到百人。
第三关试炼,足足淘汰了九成的试炼者。
六千人的试炼,仅仅三关,就只剩下两位数,这些人中,还有数十人,要在第四关被淘汰。
他们已经从参与过第四关的试炼者口中,得知了此关的规则,心中估算着,自己能走到第几阶,时而抬头望一眼最前方的那道人影,口中暗骂一句怪物。
石阶之上,李慕已经走了四十三阶,这意味着,他已经分毫不错的画了四十三道符箓。
他在这一个台阶上,足足停留了半刻钟,迟迟没有再向前一步。
修行界将符箓分为天、地、玄、黄四阶,每一阶,又有上、中,下三品,共四阶十二品,以李慕目前的法力,最高只能画出玄阶上品的符箓,地阶符箓,哪怕是地阶下品,至少也要第五境的修为才能画出。
他画的最后一道符箓,就是玄阶上品,下一个台阶,恐怕就是地阶符箓,以他的法力,根本不可能画出的。
李慕回头望了望,发现下方的人,最多才到十几阶,要继续保持三十阶不出任何错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的他,其实已经赢了。
不过李慕还想试试,最多就是失败,被传送到山下而已。
但在这之前,他需要先休息一会儿,恢复法力。
接连画了四十多张符箓,快要将他的法力掏空了,作坊拉磨的驴都不敢这么拼。
如果不是那一枚符牌他势在必得,他在三十阶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
多上一阶,便多一分的保险。
他盘膝坐在石阶上,打坐调息,恢复法力。
不知过了多久,李慕忽然察觉到身旁传来动静。
他睁开眼睛,看到一名年轻人走到他所在的第四十三阶台阶上,年轻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喂,让让。”
李慕心中震惊,此人显然也是参加试炼的修行者,他居然也走上了四十三阶……
果然不能小瞧天下英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从第一阶走到这里,到底有多难,若不是有清心诀,李慕可能早已止步。
那人走到四十三阶中间,闭目,数十息后,重新睁开眼睛。
李慕目光微敛,他此刻还能站在这里,没有被传送下去,说明第四十三阶的符箓,他已经画了出来。
那人看都没看李慕,径直走上下一阶台阶。
片刻后,他再次睁开眼睛,迈上第四十五阶。
……
主峰广场之上。
众多弟子,长老,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往年能有二十阶,便已经算是意外了,今年居然有人能登上四十阶,还是两个!”
“后来居上那人又是谁,看起来那么年轻……”
“他每一阶的用时,比第一个人还短……”
“不知道他最终能走上哪一阶?”
……
主峰道宫之中,几名首座,以及符箓派掌教,眼前也有一幅画面,画面之上,是那石阶上的情形。
此时,全身被迷雾遮盖的李慕,停留在第四十三阶。
那名年轻人,已经走到了四十七阶。
玄真子看着最前方的那道身影,说道:“此人有问题。”
符箓派首座通过玄光术,看着最前方那人,目中金光一闪而过,摇头道:“先不去管他了。”
他的目光望向李慕,目中露出赞赏之色,说道:“倒是李慕,真的让本座意外。”
玄真子点了点头,目露奇芒,说道:“何止是意外,简直不可思议,时光若能倒流,我就算掳也要将他掳来,他的身上,有我符箓派大兴的希望……”
正阳子看着最前方一人,说道:“不知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来我白云山捣乱,被他这么一闹,这次符道试炼,岂不是成了笑话?”
符箓派掌教看着李慕,面露微笑,说道:“那也未必……”
第四十三阶台阶上,李慕望着前方,深吸口气,向前迈出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