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k5z6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第八百九十七章 南通分區看書-tzrn0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在办公室,突然接到了许均鹤的电话,约他过去喝茶。胡孝民知道有事,独自开着车过去了。
“大哥……”
你再嬌縱,我願意寵 莫妖
胡孝民走到许均鹤的办公室,看到里面有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连忙将后面的半截话吞了回去。
我的豪門之旅 可愛桃子
许均鹤指着那位中年男子,向胡孝民说道:“孝民,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特工总部南通分区的区长姜颂平。”
“胡处长好。”
姜颂平中等个子,国字脸,眉毛粗而短,望向胡孝民时,恭敬地鞠了一躬,脸上露出谦卑的笑容。
姜颂平知道胡孝民与关系不一般,两人是结拜兄弟,他怎么恭敬许均鹤,就得怎么恭敬胡孝民。况且,这次的事情,还有求于胡孝民,就更得拿出自己的诚意。
胡孝民朝他点了点头,平静地说:“你好。”
刚才姜颂平向他行礼时,眼中闪过一道异常的神采。他知道,姜颂平是觉得自己太过年轻,或者说,心里瞧不起自己,表面上又得装作尊重。
他是知道姜颂平的:海门四里坝人,早年与赵仕君一样参加过共产党,参加红十四军,之后被捕叛变参加中统。曾历任南通、海门、涟水等县特务员,后投靠许均鹤参加特工总部,担任南通分区区长。
南通区虽不是属于此次清乡区,但特工总部也在南通设立分区。
神火戰記
南通分区也是遵循特工总部的活动宗旨,秘密情报工作以搜集中共的抗日情报为主,以下属各个情报小组为活动单位的一般情报工作是公开的:负责搜集共产党控制区的政治、经济、军事情报,以及抗日根据地的报纸、材料。而通过设置内线的方法打入中共内部的秘密关系,则以单线联系,由姜颂平直接掌握。
姜颂平在海门、南通和涟水都担任过特务员,在三地都有一帮关系。特工总部成立南区分区后,他将那些原来的关系全部理出来,在每个县都成立了特工站,每个特工站再下辖几个情报组。
在苏北,姜颂平建立了广泛的情报网线。一般的情报,由交通员逐日传递,紧急情报,则通过电台传递,对提供有价值情报的人员,则会给予钱物奖赏。
许均鹤说道:“孝民,请你过来,主要是关于南通县警察局两个人的任命:许俊和黄敬一。你不是正在调整清乡区的人事么?”
胡孝民叹息着说:“大哥说晚了一步,这两人的档案,是余光中亲自送到人事科的,任命刚刚发出去了。”
许均鹤一愣:“这么快?”
胡孝民问:“这两个人怎么啦?”
既然设立了特工总部南通分区,南通警察局的人,自然要配合特工总部的工作才对。
火淩幹坤 洛古特
姜颂平看了许均鹤一眼,这才向胡孝民说道:“报告胡处长,许俊和黄敬一,并不支持特工总部的工作,他们……”
胡孝民罢了罢手,说道:“明白了。”
许俊和黄敬一是余光中特别关照的,显然,他们是余光中的人。正是因为有政务处当后台,他们才敢不把姜颂平放在眼里。
换成自己也一样,警察局不配合工作,本就很不爽。如果其中还有其他势力,那是要拔掉的。
许均鹤问:“孝民,你有什么办法?许俊和黄敬一仗着有余光中撑腰,在南通县为所欲为,大有不把特工总部放在眼里的架势。”
胡孝民转而望向姜颂平:“这两个人,平常表现如何?”
他与余光中虽不是政敌,但余光中之前对顾慧英有觊觎之心,他又怎么可能放在心上呢?就算他与顾慧英是假夫妻,但在外人面前,他们是真夫妻。余光中打顾慧英的主意,就是打他的脸。
姜颂平说道:“作恶多端、鱼肉乡里。”
胡孝民沉声说道:“那就先搜集材料,只要有真凭实据,就一定能处理。”
汪伪方面的人,哪个不是作恶多端?上面如果没人,就会被拿出来祭旗以告天下。婊子都想立牌坊,何况汪伪汉奸?
许均鹤叮嘱道:“听到了没有?以后有他们的材料,可以直接向孝民报告。”
姜颂平恭敬地说:“以后会时常麻烦胡处长。”
他对胡孝民的恭敬,确实只停留在表面。请胡孝民过来,原本是想让他阻止许俊和黄敬一的任命。这两个人抱上余光中的大腿后,经常跟南通分区作对。
姜颂平的手下多次向他抱怨,这两个人必须要严惩,否则对特工总部的威望是很大的打击。姜颂平自然不能放过他们,同时也得树立自己的威信。
鄰家女孩
傾世帝女花 唐寅才子
心有不 三水小
胡孝民的建议,他早就在暗中执行。许俊和黄敬一在南通为恶多年,要找到他们的坏材料,实在再简单不过。
胡孝民说道:“南通的新四军活动频繁,你们要特别注意,绝对不能让新四军渗透。要从各方面打击他们,不给他们生存的土壤和空间。”
重生之九五至尊
他不仅是清乡苏州办事处的总务处长,还是76号的情报处长。虽然上海那边的工作,基本上交给了范桂荣,可重要的事情,范桂荣还是得请示他。有些重要的会议,也得胡孝民亲自参加。
姜颂平说道:“我们最近正在对新四军设在南通、海门的据点秘密侦查,相信很快就会有进展。”
胡孝民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很好。”
然而,他心里却是一惊。南通和海门两个据点,都被姜颂平发现了吗?
他望着姜颂平的神情,平静中带着自信,他觉得,这个消息不像是假的。他不能多问,姜颂平很谨慎,也没有多说。如果问多了,反而会引起姜颂平的警觉。
回到总务处后,胡孝民把冯五叫来,让他赶紧回趟上海。根据姜颂平的说法,估计很快就会动手。
胡孝民觉得,南通的特工总部和警察都很猖獗,我党应该对他们采取必要的手段。否则,南通的局面只会越来越恶劣。
晚上,冯五从上海回来,给胡孝民带来了新的指示:掩护南通和海门的新四军情报站,尽可能保护他们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