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zzq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全職藝術家》-第二百零六章 師者光環的升級效果鑒賞-78x0j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不仅仅李丽质发现林渊变了,林渊也发现自己好像哪里变了。
具体的变化体现在,他开始讲课的时候,脑海里竟然出现了为李丽质量身打造的教学思路——
以前林渊教薛良和封硕的时候,完全是自己摸索着教,然后靠师者光环提升效果。
哪有什么明确的教学思路啊。
可现在林渊的师者光环一栏,却多出了这样一段备注:
【因材施教!因人而异!对于不同的人,要运用不同的教学方法。】
原来这才是师者光环的正确打开方式。
以前师者光环的效果很玄学,就是简单粗暴的效果加成。
现在师者光环却是在玄学的基础上多出了相对现实的技术含量。
要知道,有些人没有师者光环,也能成为公认的名师,就是因为他们的教学方法够好。
而现在,林渊不单单是靠玄学的师者光环,也拥有了系统的教学方法。
那么适用于李丽质的教学方法是什么?
四个字。
严厉,毒舌!
大婚晚成:嬌妻乖乖入懷
态度要超凶才行
林渊以前教薛良和封硕的时候,态度还是比较温和的,严厉什么的,根本不符合林渊的画风。
但得到了升级版师者光环的加成,林渊明白了:
对李丽质这样的学生,教学态度越严厉,效果越好!
戎妝 容饃饃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肯定是师者光环的新效果,就好像林渊得到钢琴技巧后,脑海里自然而然就会出现无数的钢琴知识一样。
林渊可以确定,这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既然方向是正确的,那林渊自然会按照最恰当的教学方式来。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为了更好的教出第三个徒弟,化身严师又如何?
不是有句话嘛,“严师出高徒!”
于是,林渊采用了和以前截然不同的教学风格,虽然林渊也不明白,为什么最适用于李丽质的教学方案竟然如此极端:
“你是白痴吗,乐理归纳!这么简单的大学知识都忘了?如果是考试,这就是一道送分题啊!”
“音级是可以变化的,你只知道七个基础音级吗!”
“看看你的这个作曲练习……和弦走向太常规了,公司作曲部随便来个人,上个厕所的功夫都能写出这种程度的旋律。”
“书干嘛?看黑板……看黑板干嘛??看我……看我干嘛?我脸上有字啊?”
“这里停四拍试试……不是让你唱,我让你写,脑袋学不会转弯。”
“这里又错!刚刚不是提醒过你,手伸出来,这次打一下,加深记忆。”
“你要注意,接下来要和弦走向要变形了……走神了?上课时间走神?手伸出来,这里还需要加深一下记忆。”
“别坐着,坐着不长记性,站起来!”
“……”
其实刚开始,林渊还是有些保守的,他实在算不上是一个很凶的老师。
从小到大的上学记忆,林渊的确遇到过一些很凶的老师。
体罚扎马步,罚站打手心,也是常有的事儿。
但不知道为什么,再凶的老师,对林渊,也是温柔的。
但随着林渊尝试性的严厉,他发现效果还真得不错,教学才进行了半小时,他就明显看到李丽质的作曲能力出现了提升……
效果可谓是立竿见影!
于是林渊彻底融入了这种教学方式,他完完全全代入了毒舌严师的身份。
当然,体罚只是建立在不伤害学生身体和自尊心的前提下,这个度很微妙,有师者光环的效果,林渊感觉很好掌握。
“……”
李丽质感觉自己经历了无数的生平第一次。
她竟然被骂了!
她竟然被罚站了!
她竟然被打手心了!
可奇怪的是,她感觉自己很兴奋,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兴奋!
当林渊拿起鸡毛毯子,力度不算太轻的落下,她的身体甚至情不自禁的颤了颤,感觉有股莫名的热流出现在体内深处……
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
更奇怪的是……
她感觉到很多自己过去不理解的东西,经过林渊的讲解,竟然茅塞顿开!
而且,这种茅塞顿开的次数极多!
这一刻,李丽质才真正明白,为什么父亲和杨钟明老师都建议自己来找师父……
要知道。
李丽质这种家庭,从小到大请的都是最顶级的名师教育,可从来没有一位名师,可以如眼前的林渊般将所有乐理像是醍醐灌顶一般传授给自己。
这是一种神奇的体验!
羞耻,兴奋,异样,颤抖。
课程进行到一个半小时的时候,林渊停下了教学,满脸失望的看着李丽质:“你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个学生!”
“对不起,师父……”
李丽质羞愧的低下了头,脸红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今天的课就上到这,明天再过来,我布置的任务要完成,明天我会检查。”
林渊挥了挥手。
课堂结束了?
李丽质竟然怅然若失。
龍嘯霸九天 蘇若禪
她浑浑噩噩的走出林渊的办公室,又觉得脑海里似乎被塞下了无数的作曲知识……
“小师妹!”
李丽质没想到,门口处,薛良和封硕两位师兄竟然在等着自己。
“感觉怎么样?”
两人期待的看着李丽质。
李丽质低下头:“我惹师父生气了……”
薛良愣了一下:“师父明明很温和啊。”
封硕也纳闷:“师父上课从来没骂过我。”
“嗯。”
薛良认同的点点头:“相反,师父还经常鼓励我,说基础差没事儿,可以慢慢学,师父是个骨子里很温柔的人呢。”
李丽质:“……”
如果不是手心被打的发红,如果不是两只腿站得泛酸,如果不是脑袋被作曲教案拍了几下,她兴许就信了这两位师兄的邪。
她在两位师兄古怪的注视中离去。
来到公司十八楼,某个独立的房间内,李丽质毫无形象的趴在了沙发上,随手拿起桌上的可乐,用吸管狠狠喝了一些。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到目瞪口呆。
因为这和李丽质在很多人表现出的淑女形象完全不符!
“小姐……”
很快,一个女助理出现,笑着道:“我都安排好了,明天让你不用去上课的理由,游戏的公会战也约在了今晚。”
“取消。”
“取消?那你今晚……啊,又要出去玩狼人杀?这个你太厉害了,大家都不爱跟你玩。”
“不是。”
“那是看小说?楚狂的新书你不是看完了吗,签名书都拿到了……”
“也不是看小说。”
李丽质疲惫道:“别问了,姐姐,帮我捏一捏腿,太酸了。”
助理上前,小声道:“上课这么累吗?”
李丽质目光微微一变,语气复杂道:“比我想象中有趣……让人拿一些作曲书过来。”
“啊?为什么?”
李丽质鼓起腮帮子,然后道:“做作业!”
助理心领神会:“老规矩,还是找人帮您……”
李丽质摇头:“我自己做。”
看来今晚得熬夜了。
助理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很少有人知道,表面上以淑女形象示人的乖女孩李丽质,私底下却是个爱喝可乐,爱玩游戏甚至爱看动漫的懒散少女,谈不上恶劣,但绝对跟乖乖女不沾边。
可今天很不对劲。
不过是上了一节课,李丽质竟然破天荒的要自己做作业!
这是转性了?
才不会呢,估计就是三分钟热度,过段时间就会恢复本性。
助理暗自想着。
另一边,林渊则是叫来了薛良。
他给李丽质上了一个半小时的课,剩下的半小时,打算用来做一个实验。
“师父,您叫我……”
“上课。”
林渊言简意赅。
薛良精神一振,眼中闪过一丝狂喜:“好!”
“开始了……”
林渊趁人物卡还剩下一点时间,开始给薛良上课。
结果林渊发现,面对薛良,师者光环给自己提供的教学方案,不再是以严厉为主……
温和,循循善诱。
果然,严厉的教学方式,只适合李丽质。
上课十五分钟的课,林渊停下了:“把封硕也叫过来。”
“好。”
虽然十五分钟的课,并没有让薛良提升太大,但薛良还是明显感受到,师父教的东西似乎更好了。
封硕也是十五分钟的课程。
而对于封硕,林渊发现脑海中出现的教学方式又出现了变化——
严肃,规整。
不需要态度温和,也不需要过分严厉,严肃的把知识点讲出来,就能让封硕轻易的吸收。
实验结束后。
林渊点点头,示意两人离开。
看来师者光环的教学,现在真的是因人而异,对待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办法。
星空 滄月
门外。
离开的薛良和封硕对视了一眼,略显惊奇的讨论道:
“有没有感觉,师父的教学方式好像调整了些,我感觉今天师父讲的内容,更容易理解了……”
“还真是。”
封硕惋惜道:“就是时间太短了,才十五分钟,还好,以后师父不继续收徒弟了,三个人的话,每个人都能分到一些课程吧……”
總裁狠有愛 七菜
薛良点点头。
虽然只有十五分钟,但薛良觉得这是一个希望,师父似乎有继续教自己的想法了。
要知道,自己被师父评价可以出师之后,师父就再也没给自己上过课了。
所以,他对于上课这件事,是极为渴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