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dv4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第3340章 急性子閲讀-uz9e4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院外边。
鬼墓
两个天宝商会的守卫守在门口两边,一脸苦涩、为难地看着面前的这位高大小姐。
没错,这位正在发脾气的大小姐,正是钱文涛一直以来一往情深的对象——高舒雅。
大羅金仙在星際 紅海盜
钱文涛喜欢高舒雅,这是整个天宝商会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而且前些天,钱文涛和钱八斗已经去了高家,成功提了亲,与高家定下了婚约。
也就是说,在不久的将来,高舒雅就将成为钱府上的二少奶奶。
所以,如果是在往常情况下,钱家的这些守卫都是会对高舒雅尊敬有加的,更不可能拦着她去见自家少爷。
可唯独今天,唯独这一次,情况不一样了。
昨晚钱文涛叫来这两个守卫,亲口嘱咐他们,一定要守在门口,不允许任何人进去,哪怕是父亲来了都不行。这可算是下了死命令了。
这两个守卫虽然知道高舒雅的身份特殊,但想到少爷下的死命令,也是不敢随便让高舒雅进去了。
隨身遊戲在異 夢回炎黃
“高小姐,真不是我们有意违逆您的意思,实在是少爷有命令在先,不允许任何人进去啊,”一个守卫很无奈地对着高舒雅道,“少爷他昨晚就出去了,不在家里。您若是找他,可以去茶厅喝喝茶,稍后片刻,我马上安排人去给少爷传信。”
高舒雅听到这话,十分疑惑。
眼下王都可是并不太平,甚至可以说是危机四伏。钱文涛半夜出去,是去干嘛了?
而且,他出去了,为什么他的住处就不让进了?
要知道,自从回到王都、两人基本确定关系之后,钱文涛对她可是言听计从,毫无保留,根本没有任何秘密可言。钱文涛的房间,她也是随便进去,根本不受阻碍。
眼下,突然告诉她不能进了,她就不免产生些奇怪的怀疑了——难不成,是他的住处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或者说……不是藏了东西,是藏了人?金屋藏娇?
面癱將軍求子 小白燉蘑
这样一想,高舒雅顿时就有些心里发酸了,气恼道:“好你个钱文涛,这些天来,我天天被憋在家里,想的都是怎么找机会出来见你。而你倒
好,半夜出去逍遥也就算了,家里还藏了不敢让我见的东西,真是够对得起我的呢!”
两位守卫听到这话,顿时都哭笑不得。
“别啊,高小姐,您别这么想啊!二少爷这人,别的咱不敢保证,但专情是真得专情的。他对您是一心一意,绝不可能有二心的!”
“是啊高小姐,二少爷是什么样的人您应该也清楚的。他这些天见不到您,也是焦头烂额、十分难受。您可千万别误会他啊!”
……两个守卫都连忙劝说道。
高舒雅听到这话,撇了撇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为什么还不让我进去?他既然对我一心一意,又有什么东西还必须得瞒着我的?”
“这……”
“这个……”
两个守卫一时间都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而与此同时……
小院里,房间内。
青春逐夢 回首望
杨天和小公主武功层次都很高了,听力也非常敏锐,自然是听到了外边的对话,也认出了这女声是高舒雅。
听完这番话,两人相视一笑。
杨天小声调侃道:“一别挺久,这高舒雅虽然对钱文涛的态度变了不小,但本身毛毛躁躁的急性子,倒是没怎么变呢。”
小公主笑了,道:“是呀,还是那个她呀。不过……这样的话,她会不会突然闯进来啊?”
“不好说,”杨天说道,然后往下看了看——自己和小公主,都还没穿衣服呢。
小公主察觉到杨天的目光,小脸微微发红,抬起小手遮住他的眼睛,道:“不许看啦……我们赶紧偷偷穿衣服吧,可别等会被她突然闯进来看个正着。”
杨天笑了,道:“怎么啦?都老夫老妻了,身子还怕让我看到了?我都已经看过那么多个夜晚了。”
“总……总是会有一点害羞的啦,总之……不许多看了,赶紧穿衣服啦!”小公主红着小脸道。
于是,两人偷偷摸摸、蹑手蹑脚地下床穿衣服,穿上衣服之后,小心翼翼地来到不会被外边透过窗户看到的角落里蹲着,偷听外面的状况。
这时,外边的两个守卫似乎已经有些赵家不住高舒雅了,快要放她进院子了。
而就在这时……
又一道声音出现了。
“诶?舒雅?你……你来了?”充满惊喜的声音传来。
……
小院门口。
高舒雅听到这声音,回头一看,只见钱文涛正提着一个袋子,站在不远处。
高舒雅本来还气呼呼的,一看到钱文涛,忽然就不那么生气了,忍不住想走过去扑进他的怀里。
但她走过去了几步,来到钱文涛面前,心里却还是觉得有点不甘心,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于是她又板起脸,道:“你……你还知道回来啊?这么特殊的时期,你居然还半夜跑出去厮混?是去哪寻花问柳去了?”
钱文涛看到高舒雅,瞬间就激动得不行了。
他可没那么能克制,见高舒雅走到面前,直接一伸手,就抱住了高舒雅。
抱得紧紧的,就算是高舒雅傲娇地想要推开,都做不到。
“我怎么可能去寻花问柳呢?我只喜欢你啊舒雅!”钱文涛兴奋地说道,“我这些天天天都在想你,做梦都想见你,只是没想到,今天突然就梦想成真了啊!”
高舒雅本来心中还是有些怀疑,有些气呼呼的。但此刻,被钱文涛这样激动地抱住,感受着他那兴奋至极的语气,高舒雅也还是能感觉到其中的真诚与热烈的。
这可不像是一个出轨了的人的样子。
高舒雅心中的怀疑,顿时小了许多,也没那么生气了,“那个……那你去干嘛了?为什么还不让我进你的院子?”
钱文涛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又转头看了一眼两个守卫,看到他们脸上的苦涩表情,就立马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新形勢下全面深化改革熱點問題解讀
随后他笑了,道:“原来是这样啊……没事,舒雅,很快你就明白了。来吧,跟我回房间去吧,我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呢。”
然后他又对那两个守卫道:“辛苦你们了,你们可以去休息了。”
“是,少爷!”两个守卫松了口气,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