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4wb6优美小說 《無限之至尊巫師》-第1394章 跳崖文明艾瑞達-b69y9

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在军团再临艾泽拉斯世界时期,德莱尼领袖维纶,经历了两件严重影响三观和认知的事件。
我給DNF指條明路 跟風成仙
第一件是泽拉之死。泽拉是魔兽宇宙的第一个纳鲁,也是在魔兽宇宙的洪荒时代诞生的原始神灵级的生命。
如果说以阿曼苏尔为首的星神们,代表的是秩序法则,奥术之力,那么泽拉代表的就是光明法则,圣光之力。
虽然光明并不等于绝对正义,但光明与物质宇宙的大多数生灵,还是极具亲和力的,毕竟恒星,就是最为常见的光明化身。
泽拉在军团再临时期登场,拼命洗白伊利丹,很神棍的称其为决定宇宙未来命运的光暗之子。
然而,泽拉跟伊利丹谈光暗正邪,伊利丹却跟泽拉谈束缚自由。
最终,行动派伊利丹直接干掉了泽拉,理由是泽拉的圣光之道,太过上纲上线,仿佛自由圣光才是唯一正途,其他都是邪道,而祂作为圣光的代表,就等于正确和正义。
第二件对维纶触动巨大的事,是他当年带领不愿意效忠燃烧军团的艾瑞达人逃离故乡阿古斯时,没能来得及拯救自己的亲人。结果基尔加丹在军团再临时期,成功恶心了他一把。
基尔加丹派遣了一名叫做‘拉基什’的魔化艾瑞达人将领,突袭德莱尼人在艾泽拉斯的大本营,同时也是当年逃亡飞船,已经严重破损的艾瑞达号。
拉基什的主要目的是干掉艾瑞达号的核心,泽拉的子嗣之一。艾瑞达号就是靠圣光驱动的,纳鲁扮演的角色很重要,既代表了德莱尼们信仰的圣光,又是力量的源泉。
最终拉基什驾驶邪能机甲毁掉了纳鲁,但也被维纶击杀,而这个名字在艾瑞达语中意为‘屠夫’的军团死忠狂热分子,就是维纶当年没能来得及拯救的亲儿子。
这场父子相残的戏码的最后,维纶说:“圣光死于此时此刻。”
这意味着他再也没办法虔诚不疑的相信泽拉一系的圣光之道了。
圣光是力量,圣光之道是信仰,它们理论上是两个概念,但在魔兽宇宙,是以泽拉为首的纳鲁,将圣光的力量传播开来,于是许多智慧生命便自然而然的将两者视为一体。
枕上豪門:首席的替身新娘
从懵懂,到渴求,到信仰,再到抛弃。
在凯恩眼中,在造物主的视角中,以维纶为代表的德莱尼人,也不过是一帮自私自利的表子,他们对待圣光的态度,并不比普通人对待卫生纸的态度更崇高,需要的时候就是爹,不需要的时候则是弟。
艾瑞达人的魔法文明也不过才几万年,而走上圣光之道,则是一部分艾瑞达人不愿认萨格拉斯当野爹,四处寻找能够帮到自己的力量时,才开始的。包括德莱尼人流亡德拉诺大陆、以及后来又流亡艾泽拉斯的所有时间算上,也不过千把年。
千年时间,别说是以造物主的角度,就算以艾瑞达人漫长的寿元看,都不算很久,约等于七八年时间于一个寿龄六十岁的人类的意义。哪怕是最黄金的七八年,也不过是宛如七年之痒的闹剧,曾经的狂热虔诚,就仿佛是缔结婚姻关系前后的海誓山盟和蜜里调油,然后现在则麻木、厌倦,无法再宽容以待,对方曾经的种种好,虽然记得,却早已没有了温度,远不足以抵消后来这些被斤斤计较的各种坏……
这就是艾瑞达人,或者说,这就是大多数智慧种族都有的共性,爱的时候缺点也能变得调皮可爱,厌的时候看哪哪不顺眼。
虽然说泽拉所代表的圣光之道也不完美,因为只要诞生了自我意识,就必然会产生主观概念,在A的主观影响下诞生的道,是不可能完全适用于B的,否则又何须分A、B?
黑鍋魚頭之神奇小警 雲海風寒
而纳鲁是魔兽宇宙洪荒时代就诞生的生灵之一,祂就像个早已三观成型的人,即便随着宇宙的衍变而微调着,核心却是不会有大的变化,这种核心,可远比人的本性稳固的多的多。尤其是对于短寿的生命们而言,说纳鲁的圣光之道是恒定不便的,都是可以的,就像普通人视角中的恒星。那么,从拥趸到抛弃,是谁在变,是谁三分钟热度,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就一目了然了。
这就是‘表点’,带着浓郁的升米恩、斗米仇的功利味道。从这个视角看,所谓的信仰,也不过是爱情般的激烈情绪,一时冲动,甚至是一时糊涂。
虽然人类的信仰,不乏糊涂了一辈子的例证。可那是因为人生苦短,匆匆数十寒暑,其中光是思想成熟,就需要三分之一左右的时间。
于是,那些虔诚了一辈子的,其实也完全看做是另一个版本的辉煌时刻殒落,从而划下了一个不可证伪的句号。实际上高起就多半会伴随低落,德莱尼人的寿元相对较长,结果就演绎了这种信仰曲线,曾经坚定不移的维纶,德莱尼人中的圣光化身,教宗一般的人物,晚节不保,信着信着就不信了。
客观原因再多,也掩盖不了事实结果。
当然,时间继续拉长,或许过一段时间就又信了。这也是‘表’的另外一个表现,信与不信,不在于其本身价值高低,而在于对我有没有用。
有着这样思路的凯恩,自然是很有兴趣顺路了解下不再信仰圣光之道,仅仅是拿圣光当工具的德莱尼人现在过的如何了。
或者说,在抛弃了圣光之道后,德莱尼人又靠什么满足自己精神方面的需求。
清穿之福晉難當
结果并没有超出的他的预料太多。
在阿古斯,他见到了从极端回归中庸的德莱尼人。如果说过去的圣光之路是正向的极端,那么现在的德莱尼人,则失去了过去那种带有相当程度圣母特质和强烈使命感特质的群体风格,坦然的展现出功利本性。
凯恩并不觉得功利是错,或者说,用对错来评价功利是肤浅的,毕竟功利的本质是私,个体自我意识的诞生本质,就是私,因此功利真的就是生命个体的本性之一。
因此,否定或贬低功利,更像是一种被道德绑架的行为,不够公允客观。在凯恩看来,把握功利的‘度’,才是关键。就如他一直提倡的,大道走中,左倾右倾都不对。
或许是因为用力越大,反弹之力也越大的原理,呈现在凯恩眼前的如今的德莱尼社会,氛围是偏黑暗向的,就像是魔幻版的哥谭市,徇私舞弊、收贿受贿,是约定成俗的潜规则。他甚至很容易的,就通过能量货币打通渠道,联系上了燃烧军团的魔化艾瑞达人。
德莱尼人和魔化艾瑞达人在幕后锱铢必较的讨价还价,然后又默契十足的来前台宰他这个人傻钱多的凯子,这一系列的演绎,让凯恩不禁想起了故乡,以五大流氓为代表的人类社会,也是有着这般表里表气,错综复杂的关系,今天还是手拉手一起发财的小伙伴,明天就成了不撕逼不舒服的仇敌,大后天又高歌一曲让我们荡起双桨……
德莱尼人变了,魔化艾瑞达人也变了。
萨格拉斯领导它们时,恐怖和狂热,是它们的社会标签。
三巨头纷纷阴沟翻船,陷在各自的泥潭时,恃强凌弱和傲慢,是它们的社会标签。
可当在军团再临后期,被艾泽拉斯联军一口气攻破大本营,组织结构遭受重创,成为一盘散沙后,它们失去了任意碾压其他星球的智慧种族的强横,傲慢也迅速的被一次次教做人的现实给抽飞了。
王牌軍婚:重生九八俏萌妻
就像某人说过的:当侵略的成本很低,利润又很高时,人人都是侵略者。
反过来说,道理同样成立。如今的燃烧军团,称之为灰烬军团更恰当有些,凯恩看到的是醉生梦死的咸鱼风气,当然,灰烬中还是埋藏着一些温度的,哪怕是吃老底,燃烧军团的余孽也仍旧能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的强者格位,毕竟它们当初代表的可是魔兽宇宙的顶流战力。
比预想中的更容易,魔化艾瑞达人差不多以老毛当年解体后、疯狂变卖国有资产的慷慨,将一堆邪能战舰卖给了凯恩。
这些邪能战舰,从某种角度讲,其实是高端超凡技术的结晶,傻瓜化的易操控,超低的维护需求……它们从被制造出来的那一刻,就充斥着古拙沧桑的感觉,就像是被岁月侵蚀的花岗岩城堡,而在千年后的现在,它们仍旧是那般,并没有变的更破烂。
然而跟高科技产品一样,邪能战舰,又像是易碎的瓷器,很是娇气。
燃烧军团自从组织核心被瓦解后,技术方面就一直呈衰退趋势,对于这些邪能战舰,最初它们是用不起,现在则是彻底的造不出。
尽管很多燃烧军团辉煌时代的魔化艾瑞达人至今还活着,但手艺却是严重生疏了,主要是因为打造战舰的那种大规模劳作已然不能重现,没有合格的组织者、管理者,也缺乏搞这类大项目的推动力。
并且,由于魔法文明的唯心特性,它的起落幅度远要比科技文明大。以战舰制造为例,科技文明打造星舰,简直就是对文明重工业的一次全面验证,大到舰壳,小到螺钉,哪一关不达标都不行。
魔法文明不是这样的,它打造星舰,只需要几个大类别分派给不同的团队,最终再组装,即可完成。
但它对团队成员的超凡技术水平要求很高。
说白了,唯物系文明强在体系上,唯心系文明强在个体上。所以燃烧军团在第一流的BOSS层近乎被集体抹杀后,整体技术水平迅速跌落也就不难理解了。
另外,介于燃烧军团在成立之初,德行方面的下限就比较低,因此哪怕咸鱼化后,仍旧是一帮渣渣,只不过少了那股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的疯狂,不再是完全递不进人话,而是变得更趋吉避凶。
跟凯恩做生意的魔化艾瑞达人小算盘打的叮当响,它们在背后使劲努力了一把,令邪能战舰勉强能动,然后卖给凯恩,等着看笑话。
在它们看来,凯恩根本没办法将这些舰船开出阿古斯。这样一来,它们钱也赚了,货却等于没有支付。退一万步讲,只要这些邪能战舰还在阿古斯,它们就不算倒卖军团资产,而只是将其换了一个停放点,即便追究起来,也很好搪塞,如此一来,只需要支付一点点打点费用,大部分都能落入自己腰包。
然后凯恩只是挥挥手,大几十艘邪能战舰,便像是橡皮擦下的铅笔画,被从环境幕布上擦掉了。
魔化艾瑞达人集体沉默。之前为了促销,战舰的最终卖价,是基于凯恩没办法将之拿走的前提下的,现在凯恩用神乎其神的超空间口袋将之一股脑装走,亏的就是它们了。
换成过去,发生这样的事,这些家伙90%会当场翻脸,要么凯恩再补一大笔钱,要么就做一场,胜利者赢得一切。
但如今,它们怂了许多,也能够更好的冷静分析,审时度势了。
凯恩之前展露的手段,让他们意识到凯恩这次过来,明显是手握金刚钻,才揽了这桩瓷器活儿,只怪凯恩会装,而它们又识人不明,没能及时鉴破。
当然,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它们是不甘心就此放跑凯恩的。于是它们很有默契的拿出数倍于之前的热情,宛如抹了蜜的嘴巴里疯狂跑火车,向凯恩推销其他产品,像什么优秀舰船操控员,维护人员,以及有着丰富战争经验的舰载陆战队等等。
这些魔化艾瑞达人的核心目的很统一,就是先把凯恩稳住,只要给它们些时间,就能追加靠谱的后续手段,包括用强。
看到这样的魔化艾瑞达人,凯恩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他知道,燃烧军团是真的完了,几代人之后,这些家伙构成的社会,退化到茹毛饮血的级别,他都不会感到诧异。
“我原本还打算多给你们些能量货币,好让你们能继续荒废下去。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从文明的角度看,你们已经馊烂的可以,也就值这个价了。”凯恩这般想着,一个瞬移便离开了阿古斯,再没有多看哪怕一眼。
曾经顶流的艾瑞达魔法文明是真的完犊子了。经历了名为萨格拉斯的毒品,和名为圣光维纶的兴奋剂的先后刺激,这个文明盛极而衰,断崖式的沉沦到了现在这个境地,已然不再具备搞风搞雨的可能。
这也是凯恩愿意亲自跑一趟阿古斯的另外一个缘由。燃烧军团之所以强大,以艾瑞达人为中高层的组织框架,才是真正的核心,这也是萨格拉斯乃至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都缺席的情况下,燃烧军团还能东征西讨,掠夺一个又一个生命星球的主因。
撇开秩序邪恶阵营的魔化艾瑞达人,无论是深渊领主一系,还是末日守卫、莫尔戈、希瓦尔拉、纳斯雷兹姆,都是混乱邪恶阵营的。而在凯恩眼中,缺乏秩序,就没有能力发起大工业模式的生产制造,也就不足为惧。
燃烧军团丧失了下场参与新时代大事件的资格,这张皮才能借的彻底,披的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