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or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秦時小說家 ptt-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故人再來熱推-aopd2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按照焰灵姐姐先前的想法,直接擒拿镇压狼神,强逼修炼之法就行了。
面对生死危机,不怕他不将修炼之法拿出来。
对于此,未等公子出言,便已经遭到反对。
强逼修炼之法,万一他写出来的是假的呢?
就算不全假,而是只参杂一二假的呢?
那种情况更加不妙,与其如此,还不如诚意换取。
如果对方识趣,那就将修炼之法交出来。
如果一粒聚仙丹不足以令对方动心,那么……似乎强逼也不是不可以,火魅力场之下,应该有些作用。
这叫做——先礼后兵。
尽管焰灵姬觉得多此一举。
说着,弄玉从怀中取出一只白色的丹瓶,里面是一粒聚仙丹,是诸夏间玄关层次之下的顶级丹药。
就是对于玄关层次,都有不小的作用。
“聚仙丹!”
“阴阳家丹药中的极品,弄玉,你们还真是大手笔。”
“只是,浮屠之道的修行虽妙,和道家相比应该还有些差距,狼神所修,应该不是浮屠最核心、最绝学的。”
紫女将红莲端上来的茶水一一分下,看着弄玉放在木案上的丹瓶,赞叹一语。
这种丹药自己听说过,没有见过。
想不到今日眼前就有一颗,一粒聚仙丹观浮屠修行,紫女表示不太理解。
因为狼神的修炼之法是在云中之地得到浮屠传道者传授的,虽不知异邦秩序,也可明了那般修炼法门非顶尖。
弄玉她们身边可是有着诸夏最为顶尖的修炼者,连《紫霞真经》这样的修炼之法都可以创出。
狼神所修更微不足道。
“你可以做主?”
焰灵姬觉得对方有点啰嗦,告诉自己狼神的所在不就行了?
自己亲自去找他,愿意写出来,皆大欢喜。
不然,自己不介意动手。
若然眼前这个紫兰轩主人可以做主,又是另外一回事。
“做不了主。”
“即如此,那我即刻派人前往城外知会狼神,他若是归来,说明事情有可成之机。”
霸愛獨寵:蘭陵王妃 攬明月
“若是不归,那便无法。”
紫女哑然一笑,狼神的地位很特殊,就是庄也很少命令他做什么事,自己就更不用说了。
看向弄玉三人,自己唯有此语。
“他最好归来。”
血祭的冷護法之戀
“兰陵城这里有罗网的人,如果他不愿意归来的话,罗网想来也会很快给予提供下落的。”
焰灵姬对于紫女的话表示不太满意,单手端过案上的茶水,轻轻把玩着。
狼神……必须归来。
“紫女姐姐,让狼神归来一趟吧。”
“具体之事,可以慢慢商量的。”
弄玉真想要将焰灵姐姐的嘴巴捂住,前来紫兰轩好生商量的不久可以了。
非要这般。
讪讪一笑,给紫女姐姐一个歉意的神色,如果一粒聚仙丹不妥,未必不可以继续商量。
终究狼神的浮屠之法也非别样珍贵。
“……那好吧。”
紫女略有沉思,颔首而应。
******
“兰陵城这里果然隐藏着什么。”
一袭朴素的浅白色劲装着身,体态健硕,甚为英武,带着一只精致的斗笠遮掩神容,手持长剑,行走在兰陵城内。
四周而观,从北城而入,已经见到很多的百家弟子,尤以农家、墨家居多。
更为诧异的,儒家弟子在其内的也是不少。
先前都只是文书一览,如今亲自一观,才觉得兰陵城这里必有蹊跷,按照过往燕赵、三晋之地的城池走向。
百家的人早就走了。
他们应该前往齐国才是,而非停留在这里。
倒是那些人挺守规矩的,秦法向来后发制人,没有犯下过错,还真不好给予处理。
想要知晓百家所谋,不知道罗网那里是否有所得?毕竟在百家之中也有暗子。
就是从数日之前收到的文书来看,似乎没太大异样。
纵然楚国被王翦大军攻灭,也是一样,仿佛无动于衷。
真不知道这些人想要做什么?
摇摇头!
暂时不予理会,行至一个岔路口,循着通向城南的所在,径直走了过去。
“琴韵医馆!”
时隔数年,自己又来到了这里。
这里的一切还是那般,没有太大变化,要说有变化的话,也就进出的人很多,很热闹。
无论兰陵城这里有什么秘密,依照百家的作风,绝非小事,琴韵医馆处于其中,并非好事。
念及此,单手抬起,压低斗笠的边缘,踏步走了进去,没来由的,心间的跳动为之缓缓加快。
这是为何?
白衣剑客狐疑?
玄功运转,稳住百脉运转,平复脏腑异样,然……不过数个呼吸,那别样的跳动再次加快。
细细感知浑身上下,好像并无异样。
狗一樣的江湖
却为怪事。
誤惹不良拽殿下 海浪魚
“你是来望看病患的吗?”
“请在那里等待。”
刚行至医馆入口,还未细细一观厅堂的热闹场面,旁侧便是一位素净的少女近前,轻笑说着什么。
“在下是来求见端木姑娘的。”
“还请相禀故人来访。”
盖聂抱拳为之一礼,看着那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沉稳而道,颇有些肃重的样子。
“故人?”
“你是谁?”
曉樓琴瑟起
“先生一般不见外人的。”
那少女闻此,顿时好奇打量着眼前白衣剑客,他的身高比自己高,尽管斗笠压低了,还是能够一览神容近半。
很俊逸的一个男子。
而且身上的气质很独特,自己在医馆两年来,好像还是第一次碰见,就是……太严肃了。
他认识先生?
心中这般想着,一边反问着,一边再次打量着对方,不由的,面颊为之浅浅红晕舒展。
就是感觉此人很不一样。
具体哪里不太一样,还真说不上来。
“这……就说济水河畔,博兴村落的故人吧。”
仙君,你是我的劫 征文作者
白衣剑客言语微滞,看着面前的少女,自己是隐秘前来兰陵城的,越少人知晓自己越好。
随即,同数年前一般的话语流淌。
“济水河畔,博兴村落?”
“你真的认识先生?”
固然对于面前的剑客有些好感,但先生一直都很少见外人的,连名字都不说出来?
这么奇怪?
重生之盲君
“请姑娘这般禀报。”
白衣剑客再次抱拳一礼。
“那……好吧,你先在这里等着吧。”
少女闻此,再次上下打量着面前男子,快速一语,便是向着厅堂里间走去。
“嗯?”
“阴阳家的人?”
白衣剑客左右看了一眼,在靠近入口左侧的区域寻了一个位置,耐心等待着。
一览整个热闹的厅堂,旁边还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别样的声音,夹杂着惨叫、酸爽、警示……。
灵觉有感,却是一处施展针灸和骨骼擒拿归位的所在,里面正有三人,由着屏风隔开,倒是看不见。
入口右侧,则是十多个人坐在长条木凳上耐心的等待着医者召唤,忽而有感,看向诊断的医者。
那是一位娴雅的少女,其人年岁不大,顶多地支,水蓝色的裙衫着身,双手带着蚕丝手套。
如瀑的青丝梳拢坠马,垂落身后,白色的面纱遮颜,虽看之不清,已然出众。
若再过数年,怕是更为之惊艳,然……那般非白衣剑客所注意,而且她身上的气息有些奇特。
五行轮转,循环往复,纯正绵柔,是阴阳家智者一脉的修炼之法,气息很是纯正。
纪嫣然的弟子?
根据罗网的消息,雅湖小筑纪嫣然目下也在兰陵城的,而这少女身上偏生有那般传承。
应不出自己所料。
她的修为很不错,不出三年,便可一窥化神之境。
天资极高!
她怎么也会在琴韵医馆?
“……哦,感知很敏锐。”
正随意想着,悄然,那少女便是一道目光投射归来,四目相对,白衣剑客浅浅一笑。
随即,收回目光,静心等待先前那少女禀报的结果。
“嗯?”
刚静默数个呼吸,视线却再次抬起,看向厅堂之外。
那里……正有一些人快速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