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tno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三百四十二章 那就去吧推薦-htr5i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随着洛华近来的怪异频现,这个团体的名字进入了更多人的眼帘。
頑劣女生的青春約定 小山茉莉
简单来说,一件明显来自未来科技的单兵电浆炮,就足以让太多大佬侧目。
而那些不关心正治的技术大佬们,却注意到了洛华所掌握的神奇的推演。
华夏大地文明传承五千年,并不缺乏神怪传说,但是大多数的神怪,只表现出一些人文关怀,能推演出技术路径的,却是屈指可数——很多还是捕风捉影,没有真凭实据。
可冯君的推演,对于了解细节的人来说,那是无可争辩的,就是推演出了技术路径——或者说,是直接给出了答案。
知道了这些,不少人建议,咱们收购了洛华好了——你们都没钱的话,我们系统还有点。
但是明白洛华底细的人,知道这个建议有多么不靠谱,于是纷纷劝阻,可是那些技术大佬们很多并不懂人情世故,又怎么可能轻易屈服?
这么一争执,大家就知道了,洛华强的并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推演,自身的实力也很强横,甚至拥有很多神秘侧的力量。
先婚厚愛,我的首席大人 九公主萬福
于是他们提出了建议,而林美女这一方也非常注意相关的配合,听说这个建议之后,马上就想起冯君曾经答应杀几个人的,只不过那时大家为了稳妥起见,没有拿出相关名单。
那么现在,把杀人名额换成守护名额,应该……问题也不是很大吧?
殊不料,林美女是弄出了一个扎扎实实的误会,冯君压根儿没想着帮他们杀人,他想的仅仅是顺手灭口而已。
因为林美女不想被冯君误会,就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冯君听了之后,也有点哭笑不得,“我有点好奇,你为什么会觉得杀人比保护人容易?对我这种讲因果的人来说,我确实是更愿意保护人,但是事实上……保护人比杀人累多了。”
恐怖遊戲實錄 落漠
“这个我懂,”林美女点点头,“对高手来说,杀人更容易一些,保护人就麻烦多了,费心费力不说,还很容易降低成功率……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
顿了一顿之后,她才又开始解释,“不过这一行,遭遇刺杀的可能性不算太大,更多的可能是,遭遇一些意外情况,如果讲应变,我觉得整个华夏,没有谁比你应变能力更强了。”
“别忽悠,我不吃这一套,”冯君摇摇头,他还真不在意这种吹捧,外面的世界很大的。
不过他跟她犯不着说这些,“两三个星期,倒也不算很长,但是……能往后推一推吗?”
他是真没兴趣过去,不过对方能等的话,等张采歆出尘了,让她过去就好了。
作为洛华的老大,跟着过去保护几个凡人……好吧,这不是跌份儿不跌份儿的事,关键是洛华的核心弟子,都已经逐渐成长起来了。
冯君也想向外卖弄一下,我的人都已经很不含糊了,甚至都不需要我出马。
但是很遗憾,林美女非常干脆地摇摇头,“这个不可能,财经论坛的日子已经在一年前就定下来了,时间肯定是那个时间,除非咱们放弃参与。”
放弃参与……可能吗?那是在开玩笑,团队宁可冒很大风险都要去,别无选择!
冯君的心里有点纠结,他苦着脸发话,“那这还……只能我去了?”
张采歆以洛华第二人自居,还真不是自我吹捧,很多时候她就真有那么重要。
喻轻竹或许有一天能取而代之,但那是未来的事情。
武逆九天
现在张采歆是炼气九层巅峰,一旦跨入出尘期,就是新千年之后,地球第二个出尘期,先别说没有人能跟她比肩,关键是出尘期就可以飞了。
龍獵媚城
冯君认为,如果能等张采歆晋阶了出尘,这个出尘任务根本不需要他参与,直接派出去小菜心就可以了——她虽然是女性,但是心狠手辣不输于男人,自保能力也足够。
然而现在,他不但需要亲自出马,张采歆的护法力量,也要加强一下。
按说以红姐炼气三层的修为,就足够为小菜心护法了,更别说还加了钟丽菁这个蜕凡四层,以及蜕凡六层的冯文晖夫妇。
守护者大佬,也在拉善盟盯着这里——不过,他还真的未必会为张采歆出手。
冯君最担心的,其实还是正府方面有一些活动之类的,到时候,那些保安就未必顶得上用了,而且人家前来,也许真的就是单纯的参观之类的,不好随便去阻拦。
所以他前去找古佳蕙,却得知她和杨玉欣从朝阳回来之后,去京城探亲了。
好在喻轻竹回来了,冯君跟她说了一声,她表示很愿意为张采歆护法。
冯君才要带着她离开,结果小天师也从茅山回来了。
她对给小菜心的护法兴趣不大,但是听说他要去欧罗巴走一趟,马上表示,“带上我。”
冯君好奇地问一句,“异世界你都去过了,怎么还对出国这么感兴趣?”
唐文姬很认真地回答,“就是因为这个啊,我想趁着兴趣还没有消失之前,赶紧出国去看一看,要不可能真的就没兴趣了……而且,还能打架不是?”
小天师倒也是个强悍的战力,洛华核心成员里,除了张采歆,差不多也就是她了,喻轻竹的修为高一些,但是论动手的话还差点,也就是高强,也许还能跟小天师一争高下。
“那就你吧,”冯君倒也无所谓,既然是出国保护人,难免可能涉及男性不方便的场合,随身带个女性也不错。
结果到了朝阳之后,钟丽菁听说他俩要出国,强烈表示自己也想去看看,“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出过国呢。”
小天师听到这话,感到非常意外,“我记得你家条件不错,怎么会没有出过国?”
钟丽菁娥眉轻蹙,闷闷不乐地回答,“我倒是有护照,可惜没人愿意跟我一起去……都觉得我不吉利。”
“那就一起去吧,”小天师点点头,然后看冯君一眼,“要不再叫上索菲亚?她是白种人,在欧罗巴办事,也会方便一点。”
“这个可以,”冯君点点头,带着二人来到了阿姆斯丹的道观。
此时的澳洲正是夏季,冯君是早晨带着两人赶到的,正好祈雨阵在发挥作用。
冯君下意识地神识一扫,怔了一怔之后,来到了索菲亚的院子。
索菲亚在没有修炼之前,是晚睡晚起的性子,不过现在有了自己的事业,关键是还开始修炼了,通常很早就起来了。
此刻她正在院子的亭子里练瑜伽——真正的那种瑜伽,见到冯君进来,不以为意地打个招呼,“等一下,我做完这一组练习。”
“没事,你随意,”冯君一摆手,然后随口发问,“澳洲和华夏呛得挺凶,还以为你这里的局面不会很好,没想到一大早人就不少。”
“前一阵的情况,确实有点不好,”索菲亚结束了联系,又做了几个放松动作,然后长出一口气,“主要是最近北方又出现了鼠疫……”
“你知道,上一次那个鼠疫患者没有死亡,很多人都说,道观的晨雨能克制鼠疫,所以最近的人又多了……我的道观在整个澳洲,已经相当有神异了,每天来接雨水的人都不少。”
说到这里,她的脸上忍不住泛起一丝得意,“其实前一阵跟华夏掐得最凶的时候,我这里受到的影响也不大,确实是有人来捣乱,但是被信徒赶走了。”
高冷總裁的獨有寵物
冯君闻言忍不住发话,“那现在……道观吸引来的香火,够你修炼吗?”
總裁暮色晨婚
“差不多吧,”索菲亚笑着回答,那份得意很难克制得住,“主要是最近一阵子,多了很多华人来,我发现局势紧张的时候,他们更喜欢来烧香。”
“华夏的烧香拜佛,本质上更倾向于交换,”冯君很随意地回答,“所以我们普遍不接受一神教……人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的,难道不是吗?”
索菲亚虽然已经叛教而出,但是听到这话,她还是忍不住问一句,“那他们还来烧香?”
“求个心安嘛,”冯君随口回答,“事实上我高度怀疑,心安本身就是一种气场,或者说生物场本身就是一种能量场,可以影响因果。”
索菲亚无语了,这种事情也争不出来个对错,所以她问,“这次来是有什么事?”
“打算去欧罗巴走一趟……”冯君将来意解释了一遍。
索菲亚眨巴一下大大的眼睛,她有些话不方便说,现在倒是个机会,“那道观怎么办?”
什么道观怎么办?冯君愣了一愣才回答,“让陈胜王帮忙看着呀,以前你离开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
“可这次走的时间长呀,三个星期,”索菲亚一本正经地发话,“陈胜王终究不是道观的所有者,关键是……现在澳洲人对华人,普遍态度不是很好。”
“行了,你别扯那么多,”小天师快言快语,“就说能不能去吧,不能去的话,我茅山也有白人弟子。”
“我想问的就是这个,”索菲亚果断地抓住了机会,她看着冯君发问,“老大你也知道艾薇儿,是我的同学,也是道观的合伙人,她现在……也想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