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0a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紫衣居士-第六百四十一章 陳先生相伴-iwwpp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琴心见段毅信心满满,显然自有打算,也不再多说,反正她是一定会与段毅同进退的。
若是顺利,他们在此事过后便远离这个是非窝,不论是继续闯荡江湖,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平稳度日,都可以,若是不顺,大不了将性命丢在这里,能死生相随,也遂了她的心意。
若说与诸女的感情,郭晴与贺兰月儿对段毅是纯,琴心对段毅,则是深,这一点,或许连前两人也比不得,与自身的境遇经历都有关联。
神秘老公,我還要 甜西寶
段毅自是不知道琴心心中的打算,稍微歇息一番,就要启程回转县城内。
忽而,段毅眉头一动,挤成一条浅线,放眼四顾,除了眼前的小溪,另有荆棘草木茂盛,被暖风吹过,沙沙作响。
“不知是何方高人藏身此处?若是朋友,不妨现身一见。”
琴心的功力不足,精神修为也属浅薄,还未发现端倪,听到段毅的提示后,方才将手扣在天魔琴匣之上,内息鼓动,蓄势待发,同时满腹警惕的望向四方。
幻煉成仙
然而却只见到一派自然田园风光,却不见什么心怀叵测的隐藏之人。
段毅冷冷一笑,眸光当中闪过一抹冰寒,这人的藏气功夫的确高明,不但精气神内敛,龟息之术大成,还完美融合在这片环境当中,人与自然相合,几乎没有破绽露出。
不过段毅的心灵修为近乎第七感圆满,隐隐可窥见更上一层的天道修为,心眼观望,百米之内,这人却是瞒不过他。
藍 紫夜星
缝满了拇指大小珍珠的长靴狠狠向前一踏,脚下平平,劲风外旋,在溪边略显湿润的松软土壤上,连个鞋印都没踩出来,然而,却有一股独特的韵律波动通过大地传递出去,犹如一条地龙翻滚,隆隆之声如远方天际的闷雷。
在段毅和琴心侧向南方的小树丛中,有十来棵碗口粗细的,枝繁叶茂的树木陡然被锋锐的气劲给从根至冠给切分成两半,哗啦啦的摇动下,朝着两侧倾倒,扬起数不清的绿叶以及寄居在树上的昆虫。
与此同时,还有一道高瘦的身影从其中一棵大树后陡然窜起,双臂展开,腿步上扬,好似一只大鹏鸟展翅而飞,足足离地有十丈之高。
而当这人俯冲而下的时候,却是径直朝着段毅和琴心所在的方位而来,身形舒缓,飘然而落,身上的长袖大衫被鼓动而起,发出呼呼的响声,有若乘风御气的仙人下凡一般。
時石拾 何書林
隱婚總裁別亂來 謹嵐
段毅目力极佳,虽相隔甚远,却在这人腾空而起的当口,便瞧的七七八八。
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脸庞瘦削,颧骨突出,下巴上留着一撮山羊胡,眉心深处有一点朱砂点的红痣,使得本来寻常的面容和气质,多了几分庄严和肃穆之气。
瞧这人的第一眼,段毅想到的便是学堂里颇为严厉的先生,教导孩童背诵书籍,一个有错,便深处戒尺打手心,当然,普通的先生,肯定是没有这人如此高明的身手。
“好一招隔山打牛,年纪轻轻功力卓绝的人,我见了不少,真元成丹的也有。
但如你这般将自身功力操纵的如此精妙入微的,却是罕见。
难怪你在这河北有这般大的名头,近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荼蘼時光 yh映鳶
这中年落地后,儒袍平整,双手负立,挺拔如松,风采卓然。
他先是打量了眼琴心,见这少年眉眼如画,气质阴柔,又喉部平平,知道是女扮男装,功力一般,不算高,但也不低,转而对着段毅称赞道。
超級島主 傻小四
这话中的语气,很有一种老前辈指点后辈的感觉,对于自己鬼鬼祟祟藏在一旁的举动却是分毫不觉惭愧。
段毅不是神人,能窥出这人的行迹已经算是了不得了,对于他的实力,却是难以揣测,所以也不敢冒然结怨,抱拳道,
“前辈过誉了,段毅不过微末手段,不敢在大家面前班门弄斧,未请教您是?”
他眼下是拿不太准这人的来路,来意,故而先伏低做小,也算是麻痹对方。
一旦摸清楚对方的实力,以及心存不轨,他未必如现在这般好说话了。
中年见段毅很是知进退,伸手捏了捏自己下巴上的胡须,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说道,
“你可叫我陈先生,受人之托,来看看你的成色,看你有无资质能担当重任。
现在看来,很是不错。
须知年轻人实力非凡,大多心高气傲,目中无人。
若是见我在侧窥探,喊打喊杀也属平常。
你却知进退,懂礼仪,又隐藏戒备,降低我的防范,真是胸有沟壑,好。”
修真界的位面商 心如偌睟
段毅腼腆一笑,侧着半个身位将琴心护在身后,对于对方后面的称赞全当马屁,听过就算,不要当真,至于前面的内容,倒是惹得他多了些猜测。
受人之托,说明他只是受雇于人,并非真正的主事者。
来看看他的能力,水准,是否能担当重任,这就表明对方纵然不是朋友,但也不是敌人,似乎有什么事情要他去做。
段毅思绪如怒海翻波,几番起伏,也不能猜测,确定对方的来路。
召喚美女
中年,也就是陈先生见段毅默然不语,而且把琴心护在身后,知道他心中存疑,也不过分逼迫,反而退后两步,以显示自己没有恶意,道,
“你不要将我当成坏人,相反,你该把我当做朋友。
坏人,会损害你的利益,让你变得弱小,而我,则会帮你成长,获取重利。”
段毅依然没有放轻松,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坏人不会把坏字刻在脸上,也不会时时刻刻把自己要做的坏事放在嘴边。
光靠说的,还足以取信。
而且正相反,这自称陈先生的人,之前隐藏在旁边的灌木树林当中,始终没有露面,若非他机敏,将对方迫出,这人要藏多久,还不知道呢。
这样的人,怎么能单凭只言片语就相信?
中年似也知道段毅的隔阂之处在哪里,倍感头痛。
这少年当真厉害过头了,眼下自己隐藏在侧,没被发现也就算了,现在被逮个正着,人家戒备他乃是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