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rez火熱言情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ptt-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弄巧成拙-cb3ko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慕容复安排好一切,一直等到天色大黑,才夤夜离开襄阳城,这次他破天荒的换了一件夜行衣,运起身法时,便如完全融入夜色中一样。
“不知道莲花生还在不在营中,还有那个‘天然呆’的西域第一剑客,再算上疑似狼王的红衣人,整整三个化生境高手……唉,为什么总不能让我安安静静的装点什么……”
蒙古大营,整个营地都能感受到一股焦躁的气氛,这也难怪,来到襄阳城已经两个多月了,攻城攻不下,抢又不能抢,这些士兵的日子简直比守城的人还要煎熬,无他,人家在城里还能偶尔逛逛青楼,他们就没那福分。
末世之獨善其身 花九兒
慕容复一路无声无息的走来,蒙古士兵们不是抱怨铁木真迟迟不肯攻城,就是在讨论女人,更有甚者,直接在帐中做一些不雅之事。
本来这种负面情绪对一支军队的士气是有影响的,但慕容复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已经感受到,这些士兵此刻就像被困在笼子里的狼,一旦放出来,必定择人而噬,气势如虹。
“看来决战的日子不会太远了……”慕容复暗自叹了口气,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愿意一直这样耗下去。
不多时他来到蒙古高手的聚集地,也就是上次八思巴引他入彀的那片营地。
他到这来自然不是要跟八思巴叙旧,而是找玄冥二老,耶律洪基不知道被关在哪里,他只能先找那两个老家伙问问,当然,他也可以直接去上次关押黄蓉等人的山洞碰碰运气,但那里可能有莲花生坐镇,在没得到确切答案之前,他不想惊动那老和尚。
时间过去一炷香,慕容复一顶帐篷一顶帐篷的查看,居然没找到玄冥二老的踪迹,他不禁寻思,难道这两个老家伙出去了?还是说他们不住这里?
正想着,忽然感觉到两股熟悉的气息,他心头一动,迅速朝一个方向跃去。
很快慕容复来到一处较为偏僻的营地,一顶帐篷上有两个男子,赫然正是蒙古三杰中的尼摩星和潇湘子。
尼摩星躺在帐篷上,百无聊赖的玩着蛇鞭,而潇湘子却端着一个酒壶,自斟自酌,两个人各行其事,就连话也不说一句,好似完全没有关联。
这二人身上还有慕容复的生死符,他自然不需要隐藏什么,施施然从阴影中走出来,身形一动,已然出现在帐篷上。
尼摩星二人瞬间跳了起来,“什么人!”
“是我。”慕容复淡淡一句,随即想起二人可能认不出他的声音,又将脸上的面纱摘下。
二人看清他面容后,不禁吃了一惊,“是你……慕容复!”
“嗯?”慕容复脸色一沉,“数月不见,二位似乎有些生分了啊!”
尼摩星茫然不解,潇湘子却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一张殭尸脸更加苦涩了,他弯腰行礼道,“参见主人。”
尼摩星瞬间反应过来,立刻行礼问好。
光榮之路
典獄詛咒 冰兒
慕容复一手虚抬,“原来二位还记得本公子,难得难得,二位请起吧。”
二人直起身,尼摩星摸着光头不知所以,潇湘子却是问道,“不知公子驾临,有何贵干?”
慕容复懒得跟他们浪费时间,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们可知耶律洪基的下落?”
“什么?”二人惧是一愣,异口同声道,“耶律洪基不是在契丹大营么?”
慕容复双眼一眯,紧紧盯着二人的脸色,见其不似作伪,这才摇摇头,“那么你们知道玄冥二老住哪里么?”
此言一出,二人脸色均有些怪异,潇湘子小心试探道,“不知公子找那两个老怪物做什么?”
“怎么,本公子做什么,难道还要跟你汇报不成?”慕容复淡淡反问道。
潇湘子身体一颤,急忙摇头,“不敢,不敢,是属下多嘴了,玄冥二老住在中军右营,这里是左营,往东北方向走一里地就到了,那里……那里……”
说到最后,居然有点犹豫。
毒後寶典
慕容复一愣,“那里怎么了?”
潇湘子迟疑道,“那里距离大汗的帅帐很近,守卫极其森严,不比其他地方。”
慕容复恍然,“原来你还关心本公子的生死,这倒难得。”
“属下既已投身公子门下,自当心悦诚服,处处替公子着想。”潇湘子讪笑道,只不过他这张殭尸脸笑起来实在难看得紧。
慕容复转头看向一旁,口中问道,“八思巴和狼盟剩下的那些人现在何处?”
潇湘子道,“帝师大人、金轮法王、欧阳锋等高手就在这左营中。”
“哦?”慕容复不禁有些奇怪,“那玄冥二老难道身份比八思巴还高?能够住帅帐周围?”
“怎么可能!”尼摩星嗤笑一声,鄙夷道,“那两个老怪物只不过沾了别人的光而已,我听说他们的前主子和现主子都住右营,所以他们才有资格住那里。”
“前主子和现主子?”
“就是前汝阳王府郡主和七王爷。”
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愕然,“七王爷也来了?”
“是的,公子想必已经听说樊城失守了,那支突然多出来的军队就是七王爷统帅的,他今日刚到大汗营地请安,就被安排住下了。”
“原来如此。”慕容复恍然点头,心念转动半晌,沉吟道,“你们可曾见过一个红衣高手?他是狼盟的人。”
古龍同人之惜花弄月
二人均是一愣,潇湘子道,“狼盟高手中穿红衣的不是没有,但在上次抢夺粮草的过程中都被……被公子杀掉了,剩下的几个都没有喜穿红衣的。”
慕容复失望的摇摇头,重新遮好脸,“好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从来没见过我。”
二人知道他要走了,当即躬身行礼,“属下明白,恭送公子。”
慕容复身形渐渐变淡,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尼摩星如蒙大赦,“终于走了,唉,他往这一站,我连呼吸都不大顺畅。”
潇湘子怔怔看了半晌,也叹了口气,“恐怕我们三个这辈子是别想摆脱生死符了。”
“其实……”尼摩星沉吟了下,无所谓的摆摆手,“其实也没什么不同,都是卖命,给谁卖不是卖,他若强到世间无敌,我等替他卖命又如何。”
潇湘子苦笑了下,没有接话。
慕容复自然不知道二人已有真心投靠的打算,他按照潇湘子所指方向,悄悄绕过中军帅帐,来到右营。
这里果然如潇湘子所说,守卫极其森严,都没有巡逻队,所有大帐周围重兵把守,且都是铁甲精锐,估计只要有一点点风吹草动,立刻便有上万士兵围过来。
当然,这里的帐篷也很豪华,跟士兵,乃至蒙古客卿的住处天差地别,不难猜出,住这里的人定然非富即贵。
到了这里,慕容复便不敢再随便放出灵觉探视了,因为此地距离铁木真的帅帐不远,三个化生境高手至少会有一个藏在此地,这是用膝盖都能想到的问题。
他掩在阴影中,小心翼翼的探查过去,走了近半柱香时间,忽然一缕熟悉的香味飘了过来,他眼前一亮,这香味不是别人,正是赵敏。
这是一座豪华的大帐,跟一座院子差不多,慕容复寻了个隐蔽的角落,他没有划破帐篷,而是施展遁地之法遁了进去。
遁地术在江湖上虽然少见,但慕容家却有收录,他自然是练过的,只不过他觉得在土里钻来钻去实在有损形象,甚少使用而已。
慕容复一颗脑袋钻出地面,环顾四周,房间并不宽大,处处散落着花瓣,香味极浓,中间放着一个大木桶,雾气腾腾,有哗啦啦的水声传出来,桶外站着两个丫鬟,一个撒着花瓣,一个捧着毛巾。
“咦,赵敏在洗澡?还蛮会享受嘛……”慕容复心念一动,轻轻吐出两道劲气,两个丫鬟身子软倒下去。
他迅速从地下钻出,身形一晃来到二女身后,扶着她们慢慢倒下,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他要给赵敏一个“惊喜”。
慕容复取过花篮站到木桶旁,轻轻往里面撒着花瓣,赵敏背对着他,毫无所觉。
毫无意外的,他看到了半个晶莹如玉的身体,只是让他有点奇怪的是,才半个月没见,这姑娘居然大了一号。
“难道这丫头最近太想我了,经常那什么?”慕容复不知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事,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
她的动作很轻、很柔、很美,好似生怕弄伤自己的皮肤。
这岂非就是天下每个女人的爱美天性,但慕容复却有点奇怪,哪里奇怪他一时想不起来,因为这会儿他已经有点心猿意马了。
焚天絕神 魂聖
“月儿,”这时,桶里的赵敏开口了,“水有些凉了,你再去舀一桶来。”
声音如水,如花,既柔,且娇,但慕容复听到这声音,却是呆若木鸡,脱口道,“你不是敏敏!”
錦繡寵妃
他一开口立时后悔,可惜已经晚了,屋中为之一静,肉眼可见的,女子肩头微微颤抖,如玉般的肌肤上迅速起了鸡皮疙瘩,这是恐惧过度、浑身冰凉的正常反应。
她不敢回头,颤声问道,“你是谁?”
慕容复顿时想起哪里不对了,赵敏不管干什么,举手投足间的气质绝不会像对方那么温柔,也怪这屋中花香太浓,以致他敛起了嗅觉,没有闻出赵敏的味道,这下弄巧成拙了……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