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x4v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神聖羅馬帝國 ptt-第兩百二十三章、戰爭結束-a2qg8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不等懵逼的革命政府做出反应,反法同盟就先兵临城下,要不要“投降”成为了法国议会新的争议焦点。
“到了现在这一步,我们已经打不下去了。为了保全法兰西的元气,我建议立即结束这场战争,通过谈判解决后续问题。”
老者的提议,瞬间获得了大家的支持。识时务者为俊杰,法国议会是各方妥协的结果,能够坐在这里的都是能屈能伸之辈。
真正的头铁之辈,要么被拿破仑四世咔嚓了,要么被革命党给咔嚓了。活下来,并且能够混得好的,都是政治头脑灵活的主。
本来就是在挖坑,拿破仑四世自然不可能给革命党留下丰厚的家底儿。不仅卷走了大笔经费,就连巴黎的城防火炮都被以增援前线为由,给打包送走了。
反法同盟兵临城下,巴黎根本就守不住。甚至敌人都不用攻城,围困一两个月守军自己就崩了。
法兰西的傲气在战争中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停战”已经成为了有识之士的共识,主战派早就熄火了。
就在投降提案通过的档口,社会党议员弗朗索瓦急忙反对道:“不能马上投降,要不然敌人的阴谋就得逞了。
如果大家不想顶着卖国贼的帽子,被人唾骂一辈子,我们现在就必须要进行抵抗。
不奢望击败反法同盟,至少要让民众看到我们抵抗的决心。革命政府需要用实际行动向外界证明,我们不是卖国贼。”
尽管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但那也不是什么锅都能够背的。真要是顶着卖国贼的帽子,革命政府也混不长。
在弗朗索瓦看来,革命政府想要站稳脚跟,就必须要做这场秀,即便是会损失惨重。
一名青年军官怒气冲冲的回复道:“弗朗索瓦先生,现在不是我们想不想打的问题,而是真的打不下去了。
主力部队都投降了,我们拿什么抵抗敌人的入侵?”
任何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抵抗”在政客嘴中说起来轻松,反正又不用他们冲锋陷阵,自然没压力。
可是对革命军的指挥官来说,就一点儿也不轻松了。自己带的兵是什么水平,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清楚了。
看似击败了政府军,似乎很牛逼的样子,实质上这都是建立在政府军有意放水的情况下。
法军会对他们手下留情,不等于反法同盟也会手软。带着一帮乌合之众和敌人血拼,摆明了就是在送人头。
似乎是觉得尊严受到了挑战,弗朗索瓦当即警告道:“菲克将军,请注意你的言辞。革命军战无不胜,为什么不能抵抗敌人入侵?”
菲克的青年军官脸色一沉,政治就是这么奇葩。明知道革命军是一群乌合之众,大家也不得不把他们当成“精锐之师”。
“战无不胜”只是用来喊口号激励士气用的,谁要是当真谁就是傻子。现在居然被摆在了明处,成为了政客手中的利器。
这也是革命政府的特殊情况导致的,领导革命的是一帮人,现在掌权的又换成了另一帮人。
当然夺取也是有技巧的,投机者们利用革命者单纯,让他们指挥革命军,看似是在维持现状,实际上就是借机将他们排除到权力体系之外。
军人在法兰西的地位虽然不低,但也没有高到哪里去。一旦身份被限定在军队中,就自动丧失了争夺最高政治权力的机会。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没错,但问题是他们没有掌控全部的军权。在赢得巴黎革命胜利之后,革命政府手中的武装不光只有革命军,还有改编过来的巴黎城防军和国民自卫队。
相比临时拼凑起来的革命军,后面改编过来的革命军明显战斗力更强。实力就是话语权,这也是法国议会中混入大量保王党的原因。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巴黎革命政府的现状就是:内部保王党实力超过革命党。
弗朗索瓦看似在逼着革命军拼命,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在借机削弱三大保王派的实力呢?
“弗朗索瓦先生,你觉得我们能够挡住敌人多久?要知道一旦敌人兵临城下,巴黎就是一座孤城。
我们确实需要向敌人展示勇气,为战后争取谈判争取有利条件,但前提条件是我们能够取得像样的战果。
这显然不是坐困孤城能够做到的。巴黎城内的物资可不多,在丧失外援之后,就算是敌人不进攻,我们也撑不了多久。
换我是敌军指挥官,就会围困巴黎,分兵占领法兰西其它地区,然后就拖时间。
反法同盟几百万军队,在法兰西一散开,会造成什么样的破坏大家可以想象。或许连停战谈判都不需要,敌人就把法兰西搬空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真实会发生的。“抢劫”是欧洲军队的传统,要是放任几百万盟军在法兰西本土肆掠,不被搬空才有问题。
财务损失只是小问题,怕就怕敌人不那么守规矩,给他们来一场十室九空的人间惨剧。
到时候就不是背负骂名的问题了,而是会不会有法兰西都是一个问题。反正反法同盟成员多,十几个国家可以相互背书,黑的也能变成白的。
残酷的现实,令主战派无言以对。此刻,他们才真正体会到了政府的难处。
……
1891年10月27日,在进行一番象征式的抵抗过后,巴黎革命政府被迫向盟军投降,为持续一年多时间的欧陆战争画上了一个句号。
接受了法国政府的投降后,也不管法国人是否愿意,阿尔布雷希特第一时间下令军管巴黎。
再次进入巴黎,阿尔布雷希特是感慨万千。“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以征服者的身份进入巴黎。
车队进入香榭丽舍大街,望着前方那座气势磅礴的大门,阿尔布雷希特眉头一皱,冷漠下令道:“派人拆了它!”
1806年2月,拿破仑在奥斯特尔里茨战役中打败俄奥联军。为了纪念这次辉煌的胜利,法国政府特意建造这座代表着法兰西辉煌“凯旋门”。
代表法兰西的辉煌没关系,关键是奥地利做了踏脚石。落入阿尔布雷希特元帅的眼中,这就是奥地利屈辱的象征。
以前那是没办法,奥地利确实在奥斯特尔里茨战役中输了,反法战争的胜利也是俄国人打出来的。
上一次反法战争结束后,好面子的奥地利,也不好意思在维也纳和会上要求法国人拆了。当然,这可能和工程烂尾也有关系。
现在不一样了,奥军都打进了巴黎,自然没必要留着这栋碍眼的建筑物。
“等等!”
弗里德里希中将劝说道:“元帅,这座大门是纪念拿破仑赢得奥斯特尔里茨战役所建,伴随着我们的坠落,法兰西走向了巅峰。
历史就是历史,就算拆掉这座大门,也无法改变。与其如此,不如留着它警示后人。
为了纪念这段历史,我建议战后的所有条约都放在凯旋门下签订。”
能够令两人恨得这么刻骨铭心,自然不是一次因为战役的失败,在过去几百年的岁月哈布斯堡王朝打得败仗多得去了,也没见大家这么动容。
关键是奥斯特尔里茨战役后,拿破仑逼迫哈布斯堡王朝解散神圣罗马帝国,将哈布斯堡家族的脸按在地上蹂躏。
作为皇室成员,就没有不想报复回来的。波拿巴王朝迟迟无法融入欧洲贵族圈子,也和哈布斯堡王朝的打击报复不无关系。
似乎想到了什么,阿尔布雷希特微微一笑:“弗里德里希,你说得不错。历史确实应该铭记。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得感谢法国人,要不是他们帮忙记录,恐怕我们都有可能遗忘了那段历史。
要是没有这段屈辱历史的鞭策,也没有今天奥地利。你的建议也非常棒,我会向国内转达的。
传令下去派人保护这座大门,禁止任何人破坏。”
毫无疑问,所谓的“铭记历史”、“历史鞭策”,都是无稽之谈。或许对阿尔布雷希特年长的人影响很深,对年轻一代真没啥影响。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要不是历史书上提了一句,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些事。故意强调这些,无非是为了给哈布斯堡王朝塑造一个光辉形象。
包括在“凯旋门”下签订条约,也不仅仅是为了羞辱法国人,更重要的是向外界传递一个信号——曾经的神圣罗马帝国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