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9lr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討論-第2005節 戰地溫情相伴-k11t1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郝摇旗的亲兵们正在为将军卸甲,见到小美女冲过来帮忙,一个亲兵秒退,顺便把另一个亲兵给拉开,让位给小美女。
另一个亲兵牛心,关心着自家将军,挪不动脚步,气得同伙捶他一下,向着小美女一呶嘴,他这才醒悟,赶忙把位置让开。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何洁妮问郝摇旗道。
“战斗中难免受伤,小伤而已,就是手臂挨了一下!”郝摇旗展示他的左臂,上面的装甲已经被砸碎,何洁妮就去帮他卸甲,女孩子十指不沾阳春水,笨手笨脚,动作不当,痛到郝摇旗脸上扭曲,又不能叫,只能强忍,他的亲兵们则在暗暗偷笑。
嘿嘿,有美女帮忙,即使是帮倒忙,也是快乐的!
……
郝摇旗负伤,暂时退出战斗,但再好的医生,也治不好他的头昏,他昏头昏脑地陷入了小美女的爱情中,他爱上了小美女,也确信小美女爱上了他。
然而战地浪漫无法掩饰战场的血腥,敌方大将阿拉法特·谢赫虽然在这里被击退,但他依旧掌握着高地,双方的死伤非常惨重,东南军每前进一步都得付出血的代价。
从山上下来的担架队,把不计其数的伤兵运到海滩上,很快就占满了一大块的海滩,由于海滩狭窄,差点让后续部队插足难迈。
那里有全副设备和药品供应,医生就在海滩上给腿受重伤的伤兵锯腿,护士先给士兵灌酒,能喝多少就给他们喝多少,越喝越精神,大叫道:“我看谁敢锯我的腿!”
好不容易才把他给灌醉了,当医生举起锯子开锯时,士兵惊跳起来,差点挣脱绑着他的绳子,他惨嚎着,痛骂护士给他喝的是假酒!
哄笑声中,一大堆轻伤员在那里聚众抽烟,烟雾弥漫,好象开炮一般!
这时第四军的徐勇也登陆了,他看到海滩上乌烟瘴气,就整顿了一下,把重伤员留下来,轻伤员全部赶上船,开过对海去,再留出上岸的道路来,秩序这才好起来。
战斗打得很沉闷,但很快地,阿拉法特·谢赫得了到增援,他的兵力达到四万人,并且还收到一个好消息。
他被晋升为帕夏了!
阿拉法特·谢赫·帕夏,从此迈进了奥斯曼帝国高级武官的行列中。
为了庆贺他升官,阿拉法特·谢赫下令部队脱离他们的工事,向东南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试图把东南军赶下海去喝海水。
事实证明包头佬脱离了防御工事就是战五渣,当他们冲下来时,东南军用强大的火力、充分的配合与无比的勇气把包头佬打得个落花流水!
东南军的火枪方阵不可动,射出了密集的子弹,加上炮弹与炸弹,造成了包头佬惨重的损失。
包头佬不断地猛攻,拥挤的前出阵地成了一块巨大的活靶子,每一发东南军的炮弹都能卷起不少士兵的血肉,没有一根子弹会落空,炸弹一炸就是一片。整个战场到傍晚时已经堆满了尸体和伤兵。
包头佬一天之内就损失了八千人,而东南军死掉的不到五百。
垂头丧气的包头佬退回了他们的工事,但第二天东南军想趁势突破时,他们也付出了血的代价。
之前用的炸弹开路战术不好使了,包头佬在前进的道路上挖了壕沟,建了护墙,加装了盾牌,力拒炸弹。
当东南军上来时,包头佬使用一切能用的武器打击东南军,尤其是不要钱的石头,包头佬使用上了人力式的投石机!
哇噻!好多石头!
漫天飞舞一般,天空为之而暗,天知道这帮包头佬用上了多少的石头!
包头佬因地制宜,就用冰雹一般的石块向东南军掷去,在这片土地上,他们占尽优势。
“向上冲啊!……为了胜利向上冲啊!勇敢些!勇敢些!”刚毅的指挥官徐勇叫道。“让我们一下子冲进这些包头佬的营地,把他们统统打出屎来!”
话音刚落,他就被一颗石头给打倒了。
石头的雹子愈来愈急骤了,但是东南军不顾轻伤和重伤,继续向山顶处的土垒冲上去,与包头佬展开了激战,突破了第一条土垒。
“嘿嘿,异教徒还是挺厉害的嘛!”阿拉法特·谢赫·帕夏冷酷地笑了。
他年近半百,他的身材魁梧结实,性情倔强而傲慢,而且具有包头佬武士的一切优良素质,可说是包头佬武士中的一个极其突出的典型人物。他对神很虔诚,对饮食很有节制而且毫不讲究;不论对寒冷、暑热、长途行军、通宵不眠以及其他战争中的艰难困苦,他都能安之若素。
实际上阿拉法特·谢赫早应该晋升帕夏,但由于他出身于平民阶级,所以升官很慢。
现在他独挡一面,决心死战。
因此他亲自率领大军反冲锋,人多势众,悍不畏死,地方又好,一下子就把东南军给打败,尽复阵地,消灭东南军三千人!
这么一来,死掉的人数高达一万一千人,小小战场布满了尸体,使空气中充塞了恶臭。
谁都怕瘟疫,因此东南军方面派出了军使—人数死得少的反倒更关心自家牺牲者,与包头佬接洽,双方约定停战一天,收拢各自的尸体。
那天双方都扯了一面白旗,所有参加安葬的人都戴了白臂章,禁止携带望远镜、武器或窥伺堑壕。除沿着全线停火外,所有在堑壕里的部队,都不把头伸到胸墙之上。
当敌对双方在狭窄的无人地带会晤时,紧张不安的气氛弥漫于前线。
两军默默无言地开始收拾自家人的尸体,归还各自的武器。
东南军的武器少,但他们大方地将包头佬的武器尽数归还—也看不起包头佬的落后家伙。
不久后,两军官兵就交流起来,各自用用蹩脚的土耳其语和汉语对话,东南军给包头佬送上香烟,而包头佬则赠以土耳其软糖!
这交流是被允许的,可以借此相互刺探防务。
包头佬点着了香烟,东南军则嚼着土耳其软糖,都伸大拇指向对方点赞!
在检验尸体身份时,军官们小心地注意堑壕和警戒系统的配置。
后来传说阿拉法特·谢赫·帕夏穿了士兵制服,在邻近东南军堑壕的地方,和收尸队一起工作了五个小时。
在分手之前,双方许多人交换了口袋里的杂物。
对于残酷的战争来说,这真的是一抹难得的战地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