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tup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第393章 歸宿(求月票)看書-c55ve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和非爷断断续续地聊天之后,余秋总算知道了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从南粤回来,他先去了花房。
出差了两天,自然得让何诗第一时间感受到关注。
花房里客人不多,何诗坐在玻璃露台的一角玩着手机晒太阳。
“在干嘛呢?”
余秋的声音让何诗抬起了头,眼里有惊喜:“这还没下班啊。”
“累,明天再去。”余秋坐到了旁边,“在干嘛呢?”
何诗吃吃地笑道:“在跟方欣雨聊天。”
“哦?聊的什么?”
“不告诉你。”何诗收起了手机,“累了的话,要不先回家去休息着吧?”
“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吃完了再回去。妈呢?”余秋问道。
“下午没人吃饭,她趁这个时间去江滩散步了。”何诗回答完就问,“你去南粤说动那个人了吗?”
余秋摇了摇头:“没那么容易。而且,现在我们主要方向上都有占股的负责人了,恐怕挖人的方向得调整一下。下面这个阶段,主要就是招有能力的骨干了,薪资待遇的支出压力提高一点。”
何诗抓了抓他的手:“你还好吧?”
余秋笑了起来:“很好啊,别担心。商量一个事怎么样?”
何诗“嗯”了一声点点头:“你说。”
“后天是什么日子还记得吗?”
何诗有点迷糊:“什么日子啊?”
“你忘啦?两年前的那一天,我们正式认识的啊。”
何诗回忆了起来,笑着说:“你要不说,我都记不得,主要前年这个时候,还没过年呢。怎么啦?想怎么安排纪念一下吗?”
余秋拉住她的手,眼神温柔地说:“我们后天去领证,好不好?”
何诗一下子呆住了,讷讷地确认:“后天?”
“对啊,反正之前我们也商量好了的,过完年了去领。”余秋小声地说,“我想早一点喊你做老婆。”
何诗的脸上漾起红晕,又确认了一句:“真的?”
余秋认真地点了点头。
何诗被他捉住的手又反手捏住了他,看了他一阵,然后抿着嘴重重点了点头:“好。”
余秋眉开眼笑:“等会我告诉我爸妈和你妈。”
下午四点的太阳从房间的玻璃窗斜着照进来,决定一生的答复就这样三言两语之间完成了。
求过了婚、住在一起半年多了,似乎只是一起商量着明天去做什么那么简单。
但两个人终究是开始兴奋了起来。
何诗脸上一直忍不住地笑,一会到楼上客房看看,一会到院子里侍弄花草。
余秋面带微笑地看着她,进了厨房准备看看晚上做些什么菜。
何诗没一会就进来了厨房,开始忍不住跟他讨论起来新房的装修、婚纱照怎么拍、婚礼计划在什么时间。
过了一阵,门口响起沈晴雪的声音:“余秋回来啦?”
余秋转头喊道:“是啊,下午刚到。”
“来,交给我做吧,你休息会,去外面聊天。”
何诗就只抿着嘴笑。
“妈,今天我们做吧,要专门感谢一下您。”
沈晴雪有点摸不着头脑:“出什么事了?”
然后就看了看女儿,只见她从眼里到嘴角,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喜意。
余秋答道:“刚才商量好了,准备后天去把证领了。”
沈晴雪呆了一下,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只一小会,她就也开怀地说:“妈都喊了这么久了,确实可以领了。”
说完就走了过去,摸着何诗的脑袋感叹道:“领了证,就算是已经嫁出去了哦。”
何诗的眼里微微一红,轻轻地说:“妈,那我们还是住在一起。”
“妈又没有难过,开心着呢。”沈晴雪轻柔地叮嘱道,“好好过日子!”
两个小的一起点了点头。
“行啦,那今天我就等饭吃。”沈晴雪语气轻松地说了一句,就出了厨房门。
回头一看,两个小的脑袋又凑在一起小声说话。
她的脸上露出宽慰之后,眼里也终于露出不舍和难过。
低着头走到了院子里,坐在了桌子旁,她才静静地在那里发呆。
余秋和余家,都让她放心。
诗诗丫头总算没有让她担忧,顺顺利利地在最好的年纪里就找到了好归宿。
再到后面,她也会当妈妈了。
沈晴雪想起将来的事,一时有点痴了。
“妈,干嘛哭啊?”没过一阵,何诗过来了,坐在她旁边就拉住她的手。
沈晴雪擦了擦眼睛,笑了笑说:“高兴。”
何诗靠在她肩膀上,轻声地问:“是不是舍不得我?”
“是有点。”沈晴雪拍着她的手背,“女儿长大了,总有嫁人的一天。妈只是感慨一下,没担心你会被欺负。”
“不用舍不得啊,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住在一起了。”
“那像什么话?除非你怀了孩子生了孩子,我去照顾你们。”
女儿的开心幸福终究大过于母亲的不舍失落,何诗也正处在想象美好未来的情绪里,笑着就说:“真的啊?那我赶快努力!”
沈晴雪啐道:“不害臊。”
何诗吃吃笑着:“我想跟你也住在一起嘛。我也想早点有个孩子,像你教我一样教她。”
“你们教得肯定比我好啊,余秋又有见识。”
何诗靠在妈妈的肩头说:“妈,你教得好,余秋和他爸妈都夸你。”
沈晴雪怜爱地摩挲着她的手:“你没怪妈让你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妈就知足了。还好我家诗诗,是个听话的乖孩子。”
何诗挂着笑容,痴缠着说:“我永远听你的话。”
“怎么不在厨房继续商量啦?”
“余秋说让我多陪陪你啊,说你现在需要我陪。”
沈晴雪笑了笑:“这孩子……他跟他爸妈说了没?”
“嗯,打电话说过了。妈,后天领完证回来,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好不好?”
沈晴雪摇了摇头:“后天是你们的大日子,你们两个去玩吧,不用管我。”
“一起去啊。”
“你们单独过纪念一下吧。”沈晴雪坚持地摇了摇头。
何诗抬起头,看了看妈妈,缓缓地说:“妈,以前李老师说,等我有了个让你放心的归宿,你才会有心思考虑自己的生活。你现在也才不到50,要不……”
沈晴雪一点她的脑门:“傻孩子!想什么呢?妈真的没有那么心思。你要是怕我孤单,还是赶紧生孩子让我帮着带吧!”
何诗娇憨地笑说:“那好啊……”
太阳渐渐西斜,左邻右舍都陆续飘出饭菜的香味。
花房挂出了今晚餐厅暂停营业的牌子。
母女俩在院子里聊着交心的话,等着吃晚饭。
陈家湾里,非爷又从睡梦中醒来,感觉困意强了很多。
他一看西斜的太阳,就走到门口坐在那里。
湾前湾后春意盎然,山上田里还有人在忙碌。
非爷张望着寻了一阵方欣雨的身影,在果园那边发现了她。
他静静坐在门口,等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