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sq50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愛下-第七百七十一章 全員撤退讀書-b30pz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皇甫望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挤压酒囊,喷射出的酒液全都射在了冰柱上,又迅速渗透进去,进入冰柱的酒液形成了数百条纤细的红色直线,所有直线射向的中心点都是那名位于冰柱中心的裸男。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突发的状况吸引了过去。
轻微的碎裂声响起,众人留意到,伴随着红色酒线的扩展,中心冰柱也随之发生开裂,黑袍老者勃然变色,低声道:“少主速速离开。”
皇甫望也意识到有些不妙,转身就要逃走。张大仙人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看到皇甫望离开,马上跟了上去,就在此时地面突然剧烈震动了起来,那冰柱竟从外到内碎裂开来。
尚在施工中的众人看到眼前一幕,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向洞口奔去。
现场负责的工头大喊道:“不要走,不要走!”
可那帮工人已经被吓破了胆子,谁也不听他的号令,工头勃然大怒,扬起手中皮鞭向一旁逃走的工人狠狠抽了下去。
虽然都在往外逃,可毕竟出口狭窄,已经在通道中造成了拥堵,皇甫望被堵住了去路,进退不能,那黑袍老者护在他的身后,厉喝道:“让开,让少主先走。”
地面震动越发剧烈,那棵冰柱表面的冰块簌簌落下,张弛落在后面心里也是有些发毛,难不成里面那个裸男要脱困而出?
皇甫望看到前方半天没有移动,禁不住催促道:“快走,快……”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前方传来轰隆一声闷响,先行逃走的工人发出刺耳的惨叫,却是前方通道因为震动而出现了坍塌,因为担心可能会被活活埋葬在通道中,众人又纷纷从这狭窄的通道中退了出来。
张弛一边寻找着可供逃离的出路,一边向那冰柱望去,却见冰柱已经完全碎裂,里面有大量的蓝色光芒绽放而出,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也能够推断出十有八九是冰柱中的裸男复生了。
黑袍老者抓住那工头道:“还有没有其他出路?”
那工头吓得牙关打颤,哆哆嗦嗦道:“我……我……不记得了……”
黑袍老者气得狠狠给他一记耳光,一把将他扔了出去,工头惨叫着飞向半空,身体却没有马上落地,犹如断了线的纸鸢一般直奔冰柱飞了过去。
眼看这工头即将落地,一只手臂从散乱的冰晶堆中探伸出来,托住了工头的后心,那工头拼命挣扎着,可很快就看到他的头发由黑转白,富态的圆脸转瞬之间就变得尖嘴猴腮皮包骨头,整个人如同瞬间被风干了一样。
每个人都听到清晰的骨骼碎裂声,在众人的注目下,工头的身体短时间内变成了粉尘。
“鬼啊!”工人们惶恐大叫着。
黑袍老者即便是在这种时候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他向皇甫望道:“少主快走,我来断后。”
皇甫望心中叫苦不迭,他倒是也想快走,可能走到什么地方去?刚才的那通道也因为坍塌堵死了,眼前的形势下也只能留下来和冰柱中的怪物拼了。
皇甫望的肩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转身望去,却见一个包裹严实的工人向他道:“少主跟我来。”
对方的举动若是在平时肯定是大不敬,可现在是非常时刻,皇甫望也是病急乱投医,居然就相信了他。
拍他的是张弛,张大仙人瞅准时机出现在皇甫望的身边,目前那冰柱中的怪物还未现身,应该还有足够的时间离开这里。
张弛当然不是存心要救皇甫望,主要是考虑到这厮对自己有些用处,只要控制住了他,利用他交换雪女易如反掌。
皇甫望看张弛又向刚才的通道中奔去,那通道的出口刚才明明已经坍塌,难道他不知道?皇甫望想提醒的时候,张弛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通道中,皇甫望咬了咬牙,死马当成活马医,兴许此人当真有办法呢?
刚才通道坍塌,工人因为担心被活埋所以全都逃了出去,现在通道内已经空无一人,张弛来到坍塌的地方,双手贴在冰岩之上,热能源源不断送了出去。
没过多久,皇甫望从后方跟了过来,看到张弛已经将坍塌的地方溶出一个洞口,顿时瞠目结舌,他实在想象不出张弛是如何办到的。
坍塌的部分不过三米长度,张弛不需要耗费太多的能量就打通了洞口,在他打通洞口的同时,身后不停有惨叫声传来,看来已经有不少工人遭遇毒手。
张弛打通道路之后,向外逃去,皇甫望紧跟在他身后,外面也是一片狼藉,刚才的剧烈震动,让冰山的外部产生了滑坡,有不少在码头的工人因为逃脱不急被当场砸死。
码头上的小艇损毁大半,张弛和皇甫望两人找到一艘基本完好的小艇爬了上去,皇甫望用匕首斩断缆绳,催促道:“快走!快走!”
张弛操起船桨划动小艇,他虽然胆大,可也不敢在这里继续逗留,那冰柱中的裸男实在太过诡异,刚才的冰山剧震应该都是因他而起,趁着他尚未脱困之前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皇甫望也拿起一支船桨,和张弛配合向里面行进,张弛多了个领路人,也懒得向他出手。
皇甫望不时回头向冰山望去,眼看着越走越远,惶恐的内心才稍稍安定下来,长舒了一口气道:“好险!”目光投向张弛道:“多谢你了,你叫什么?”
张弛信口道:“张大闲!”
皇甫望点了点头道:“张大闲,很好,等我回去之后,一定要重重奖赏你。”
张弛笑道:“谢谢少主。”
皇甫望道:“你救了我的性命,想要什么?金钱、晶石、女人随便你选。”
张弛本来还想要挟这厮,利用这厮来交换雪女,听他这么说,忽然开拓了思路,或许可以兵不血刃地解决这件事。
嗷!
一声狂暴的大吼从冰山传来,皇甫望吓得打了个激灵,不由自主加快了划桨的速度。
张弛故意道:“少主,那里面是个什么怪物?”
皇甫望道:“我父亲将他称之为幽冥老祖!只是……他……他怎么会死而复生?”心中懊悔,早知如此就不用酒祭他了。
张弛点了点头,两人在说话的时候也不敢有丝毫懈怠,同心协力划着小艇在黑暗的地下河中不断前进。
约莫半个小时左右,终于抵达了皇甫家族位于不动河谷的地下巢穴。在地下河两岸的冰壁之上遍布窑洞一样的建筑,里面透出星星点点的灯火,两旁冰壁通过一道长桥相连,因为灯火遍布所以将周围点缀得晶莹剔透,美不胜收。
两人将小艇划向码头,此时也有不少人乘坐小艇陆续到来,在码头的广场上已经集结了不少人,他们整装待发准备去湖心冰山处理突发的状况。
皇甫望回到据点才算彻底放下心来,顿时鼓足了勇气,他向众人道:“兄弟们,带上武器,我们一起前往湖心冰山……”
他的话尚未说完,就见到一个白发老者分开人群匆匆来到他的面前,恭敬行礼道:“少主,城主让你马上过去。”
皇甫望愣了一下,他本想带着族中勇士全面出击呢,可父命如山,只好点了点头道:“我这就过去。”
张弛担心这厮就此逃走,自己失去这张王牌,还到哪里去找雪女?于是紧跟着皇甫望。
那白发老者看到张弛跟在后面顿时怒道:“三十六,你跟著作甚?”
皇甫望听他出言呵斥,这才想起张弛,朝张弛看了一眼道:“张大闲,你跟我一起来吧。”
得到皇甫望的应允,其他人自然没有阻拦张弛的必要,张弛跟着皇甫望一起离开码头,登上长桥,通过长桥来到对面,走在冰雕的长桥之上,透过晶莹的桥面向下张望,黑色的河水,弯弯的小艇就在脚下,有种过去在景区走玻璃栈道的感觉。
通过长桥之后,又沿着之字形的台阶来到冰壁高处的一个窑洞,这里就是昔日风暴城主,山蛮氏首领皇甫修的居所。
皇甫望让张弛在外面等着,他和那老者走了进去。
张弛向周围张望,看到不断有人向码头的广场集结,从湖心冰山的方向也有小艇向这边逃来,虽然不知道目前冰山那边的情况,可总觉得有些不妙。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雪女的踪影,张弛仔细辨认港口有没有掳走雪女的船只在内,看得出神之时,突然听到有脚步声从冰洞内传来。
张弛赶紧站直了身子,却是那白发老者从里面出来,向张弛道:“你,进来吧!”
张弛心中一怔,不明白让自己进去干什么?不过他也没什么好怕,大不了将皇甫修父子两人全都控制住,怎么都得将雪女的下落问出来。
跟随那白发老者走进洞穴,洞**蓝光莹然,这光芒和湖心冰山类似。
走进去一看,皇甫望正垂手站立在一张床的旁边,床上躺着一位中年人,那中年人面色淡金,气息奄奄,他身下的床就是用蓝色冰晶堆砌而成,张弛心中暗忖,看来这蓝色冰晶还有续命的功效。
中年人就是山蛮氏的首领皇甫修。
皇甫望看到张弛前来,向父亲道:“爹,就是他救了我。”
皇甫修向张弛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道:“很好……你告诉我……那……那冰柱是怎样开裂的?”他说起话来有气无力,张弛暗叹,看皇甫修这个德性估计时日无多了,这老家伙多疑,连他亲儿子说话都不相信,让自己进来就是为了验证一下。
皇甫望道:“张大闲,你只管照实说,不要有任何隐瞒。”
张弛将刚才见到的情况说了一遍,当他说到有一名工人被那只手抓住瞬息间变成了齑粉,皇甫修明显变得激动,他剧烈咳嗽起来。
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喘了口气道:“快走……幽冥老祖……应该是复生了……”
皇甫望闻言一惊:“爹,他死了那么多年怎么会复生?难道是我倒酒的缘故?”
皇甫修摇了摇头道:“与你无关……别问了,你们快走,于国寿!”
“在!”白发老人于国寿恭敬行礼。
皇甫修道:“你们马上逃离此地,带着我们采集的冰晶,离开这里,前往……前往冷山高原……”说到这里他又咳嗽起来。
皇甫望并不明白父亲因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爹,我们辛苦经营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这容身之地,为何突然要走?”
皇甫修抓住他的手道:“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幽冥老祖并非是你唤醒,……去北冰城,找……找风满堂……记住这些东西至关重要……”他口中的风满堂乃是风氏领袖。
皇甫望不解道:“爹,我们和风氏势不两立,他们岂肯帮助我们。”
皇甫修一边咳嗽一边道:“覆巢之下无完卵,他……他当然会帮你……只可惜……只可惜我……”他满面懊悔之色。
旁观者清,张弛一旁看着,心中明白皇甫修一定在为他过去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如果不是他轻信了黑月氏,也不会连累他的族人落到如今的地步。看他的样子估计是活不成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皇甫修也在尽力补偿自己昔日的过失。
皇甫望还想说什么,皇甫修怒吼道:“走!快走!”
皇甫望道:“爹,我这就带您一起。”
皇甫修摇了摇头:“我累了,哪里也不去。”他已经抱定和据点共存亡的决心。
于国寿向皇甫修深深一躬,张弛虽然对皇甫修这个人无感,可看到眼前一幕,也不禁对他生出几分佩服,学着于国寿的样子向皇甫修行了一礼。
皇甫望咬了咬嘴唇,转身离去。
皇甫修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我支持不了太久,幽冥老祖复苏之后很快就会来到这里……你们……能不能逃出生天,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皇甫望不敢回头,大步走上长桥,来到长桥之上已经泪如雨下,于国寿代替他传达了全员撤退的决定,张弛跟随他们来到码头,看到山蛮氏正在井然有序地撤退,大难临头之时,无论男女老少不见有任何的慌乱。
张弛在撤退的人群中看到了雪女,她仍然处于昏迷之中,被人将手脚捆在棍子上,两人一人一头抬着她从他们身边经过,和她同样待遇的还有十几名被俘虏的战利品。
于国寿看到眼前一幕怒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带着这些累赘作甚?将他们留下。”
于国寿在这些山蛮氏中德高望重,相当于军师的角色,听他这么说,那群人赶紧将俘虏扔下,张弛向皇甫修道:“少主,不如您将她赐给我吧?”
皇甫望此时心事重重,听张弛开口找他讨要奖赏有些错愕,不过他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道:“你看上哪个带走就是。”
皇甫望虽然没有多想,可于国寿心中奇怪,这小子什么情况?都这种时候了不想着逃命,居然还找少主要女人
张弛才不管别人怎么想,走过去将雪女抱起,看到雪女沉睡不醒,向抬她的那人道:“什么情况?她怎么了?”
那人道:“中了七彩狼烟,也没什么事,睡上三天自然就醒了。”
雪女本是他捕获的战利品,还没有来得及享用,就被人中途截胡了,心中颇为不甘,咬牙切齿地望着张弛。
张大仙人道:“解药给我!”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