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15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大周仙吏討論-第77章 天譴之人【爲盟主“風去雲不回lrz”加更】分享-w6rnw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李慕曾经听李清提起过,白云山主峰有一口道钟。
此道钟,是符箓派的一件重宝,自符箓派建派之时便有,每当有新的道术被创造出来,引动天地之力,无论相隔多远,都能被这口道钟感应到。
从李清口中得知,半年多以前,李慕在阳丘县作死的进行道术试验时,那口道钟在白云山主峰响个不停。
现在居然直接裂了。
李慕也裂了。
符箓派那口道钟的价值,无法衡量,卖了李慕也赔不起,也不知道朝廷会不会负责。
毕竟,那东西李慕也不是故意损坏的,他是为了郡城数万百姓,白云山如果稍微讲点道理,就不会让他赔,朝廷哪怕有一丝道义,就不会让英雄流血又破费。
符箓派何等强大,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李慕回头走了两步,又转身走回来。
林郡守看着李慕走进来,对宫装美妇道:“贵派道钟被毁,乃是毁在天地之力上,应该怪不到别人吧?”
宫装美妇道:“郡守大人误会了,贫道这次下山,并不是为了追责,只是奉掌教师兄之命,了解这其中的原委。”
听到不用自己赔钟,李慕心中松了口气。
“原来如此。”林郡守笑了笑,指着李慕,对宫装妇人说道:“既然玉真子道长想了解昨日之事的原委,还是直接问李慕吧。”
宫装妇人转过身,意外道:“是你?”
李慕躬了躬身,说道:“见过玉真子前辈。”
玉真子掐指一算,意外道:“原来你就是那位无名英雄。”
李慕惭愧道:“不敢当,不敢当……”
玉真子问道:“十八阴狱大阵,是你破的?”
李慕清了清嗓子,将昨天晚上的那一套说辞,又搬出来说了一遍。
玉真子想了想,说道:“贫道想起来了,上次指天叫骂,教出来一位绝世凶灵,屠了一个县令满门的,也是你吧?”
李慕道:“晚辈惭愧。”
“你不必惭愧。”玉真子多看了他两眼,说道:“古往今来,骂天怨地的人有很多,但骂天骂到这种境界的,你是第一个。”
李慕心头稍喜,看来这位玉真子道长,也挺好糊弄。
然而下一刻,宫装妇人便话音一转,说道:“天道虽有灵,但除了以道术引动,即便是修行者,指天叫骂,也很少会得到回应,更何况是引动能够毁掉十八阴狱大阵的天地之力。”
林郡守眉梢一挑,问道:“玉真子道长莫非不信?”
玉真子道:“除非他再次证明,否则,这很难让人相信。”
若是能在玉真子和林郡守面前证明,那么他破掉楚江王阵法的事情,便再也没有人会怀疑。
李慕想了想,说道:“证明不难,但没有了十八阴狱大阵的阻挡,天地之力的反噬,晚辈一人无法承受。”
玉真子道:“你尽可证明,我会护着你的。”
她抛出一个铜钟,铜钟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就变成了一个巨钟,悬浮在李慕头顶,巨钟发出淡淡的金光,将李慕笼罩其内。
李慕抬头望了望,此巨钟给他的安全感,不亚于楚江王的大阵,这宫装妇人,恐怕是符箓派的洞玄强者。
林郡守上前一步,说道:“玉真子道长,是白云峰的首座,一身修为,已经臻至洞玄巅峰,你若是方便证明,尽可一试,若是不方便,想来玉真子道长也不会为难你一个小辈……”
白云峰是符箓派第一脉,李慕猜测这宫装妇人很强,却没料到,她居然是和千幻上人同等级的强者。
玉真子看着李慕,说道:“此钟是天阶法宝,可抵挡超脱强者一击,你尽可放心。”
这是一个让他打消所有人怀疑的机会,李慕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他想了想,一只手在袖中结印,一只手指天,大声道:“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
与此同时,他在心中,用禁言之法默念,“道,可道,非恒道。”
嗡……
话音刚落,李慕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钟鸣,巨大的钟鸣,震的他头皮发麻,一道并不是很强的力量,涌进他的身体,李慕重伤未愈,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他抹了抹嘴角,用幽怨的眼神看着玉真子,说好的他尽可放心呢?
玉真子也愣在了原地,她看着那巨钟上的一道深深裂纹,脸上浮现出肉疼之色,不过很快就回过神,将那巨钟收起,走上前来,握着李慕的手腕。
李慕只觉得一股柔和的力量,涌进他的身体,他体内的伤势,在这股力量之下,迅速好转,很快便彻底痊愈。
他还在担心弄坏了她的钟,她会不会发怒,现在看来,这位玉真子道长,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玉真子放开他的手,愕然道:“怎会如此,为什么你能引起如此强烈的天地之力,这不应该……”
李慕耸了耸肩,说道:“我也不知道,莫非这就是天道眷顾?”
玉真子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纯阳,纯阴,五行体质,或是天生灵瞳,天生控火控水神通,这才是真正的天道眷顾,这些体质的人一出生,便拥有异于常人的修行天赋,修行起来,事半功倍。
只要指天叫骂,就会引来如此强大的天地之力反噬,这算什么眷顾?
这不是天眷,而是天谴。
不会有人希望得到这样的眷顾。
然而,这看似废物的能力,却挽救了北郡数万百姓。
如此庞大的天地之力,能从外面,直接将十八阴狱大阵摧毁,打断那名鬼修的献祭,否则,即便是有洞玄修行者在场,也无法改变数万百姓被献祭的结局。
冥冥之中,一切似乎都已注定。
林郡守本来并不信,此刻看到这一幕,愣在原地许久,喃喃道:“难道是因为他骂天创出那句真言,被天道盯上了?”
“这解释不通……”玉真子一脸疑惑,“同样的道术,那凶灵施展,威力无比,他这位创造者,反而会遭到天谴,难道他是天谴之人,天谴体质……”
李慕一脸的无所谓,只要能将此事揭过,说他是天谴之人他也认了。
玉真子和林郡守满脑子疑惑,李慕则是一肚子郁闷。
符箓派强者无数,朝廷高手这么多,可无论是千幻上人的计划,还是楚江王的阴谋,最终都是靠他一个下三境的小修解决……
最让他不爽的是,解决这些事情之后,他还需要编一个合理的理由解释,并且向所有人证明……
柳含烟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李慕,不满道:“你身体还没好,怎么又跑出来了……”
玉真子和郡守只在乎他是用什么办法破掉楚江王的大阵,只有柳含烟会在乎他的身体,李慕牵着她的手,说道:“回家。”
柳含烟被李慕牵着,快要走出郡衙时,回头看了玉真子一眼。
玉真子也转过头,用疑惑的目光望着柳含烟。
“等等。”玉真子忽然开口。
李慕停下脚步,问道:“前辈还有什么事情吗?”
玉真子走上前,打量着柳含烟,柳含烟也打量着玉真子。
眼前的宫装妇人,让她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玉真子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问道:“你是纯阴之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