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l1m精彩絕倫的小說 圍棋傳奇 七死八活-第六二二章 內行和外行相伴-kdxc5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看过赵家栋提供的第一主角候选人名单,李襄屏很有点小吃惊,摆在最上面的那份资料,赫然是黄教主小明哥,第二位,王妃的前夫,后世被很多人称为软饭男的李亚朋,第三位,陈坤……
这尼玛在如今这年头,好像也就是这几位最红啊,就连李襄屏这个不怎么关注影视圈的人,现在也天天能在媒体上看到这些人的消息。
看着李襄屏在那翻看资料,赵家栋笑着开口:“襄屏,怎么样啊,赵叔准备找的这些人,你都还满意吗?”
“这,这些人这么红,他们能来演一部围棋剧?”
赵家栋很随意的一挥手,一副根本不担心的样子:“今天不讨论能不能把人请来的问题,光说合不合适的问题,来,王老,邱导,呵呵,”
说到这的时候,赵家栋冲老聂以及华领队微笑点头:“还有围棋界的几大高手,咱们现在就先商量商量,看看哪位最合适,对了,咱们先讨论施襄夏的人选,因为在这部剧中,我们听从襄屏的建议,把主要视角放在施襄夏身上,也就说他才整部剧是第一主角,咱们先讨论他,然后再定范西屏的人选。”
看着赵家栋偶露峥嵘的“霸气泄露”,李襄屏也觉得自己刚才的担心有点傻。赵家栋那是啥人?不夸张的说,他是整个娱乐圈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那一小撮人。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后世提到某明星红不红,大家常会这样说:嗯,某某某现在很红,他拿到了很多影视资源。
没错,评价某明星红不红,能否“拿到资源”,这就是一个相当硬核的指标了,可是赵家栋这种,却是可以“提供资源”的那一小撮人。
尤其他提供的资源还相当优质,比如“大高手”这部剧,这都还没有开拍,就已经预定在央视一套播出,因此他和那些当红明星,其实根本就是两个阶层。
如果再考虑到他现在不差钱,早早就已经融好了资,貌似他还真有资格霸气一下。
想通了这个关节,李襄屏也就不操心别的了开始专心致志思考起自己外挂扮演者的问题。
只可惜非常遗憾,别看他对这部“大国手”挺上心,还嚷嚷着什么老施扮演者非要他同意不可,可是真让他拿出点具体意见,他这个外行还真拿不出来。
比如就拿黄教主小明哥来说,让他扮演老施合适吗?李襄屏说不出来?
如果好的话好在哪里?不合适的话他又具体什么地方不合适?李襄屏更说不出来。
另外还有,如果你觉得他不合适,那你个人又觉得最最合适?李襄屏当然同样说不出来。
正是因为什么东西都说不出来,因此当人赵家栋真询问他的意见,李襄屏当时就有点傻眼。
无奈之下,李襄屏只好直接祭出转移视线大法,他把目光对准了老聂,装出一副很尊重他的样子:
“呵呵聂老师,您觉得呢?您觉得谁来扮演施襄夏最好?”
老聂这回却没有上李襄屏的当:“哈哈你问我?我剧本都没看呢,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故事,你们先聊你们先聊,我和华领队这次过来呀,就是单纯想表明一下我们围棋界的态度,非常支持拍一部这样的电视剧,来来来,让我先看看剧本再说…….”
说完之后,老聂若无旁人的开始翻看起剧本。
李襄屏没有办法,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华领队,华领队一笑: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这事呀,所以我的态度和老聂一样,现在根本就没有发言权,不过襄屏你急啥,所谓术业有专攻,下围棋我们是行家,可是拍影视剧,这里还有这么多行家,我看咱们还是先听专家的吧。”
等华领队把话说完,众人的目光很自然就准了屋子里其他俩位。李襄屏看得出来,赵家栋貌似对那个半截快入土的王老头还挺尊重:
“王老,要不您先聊聊?”
而那个什么王顾问还真的一点都不客气,并且一开口就语出惊人:
“呵呵小赵啊,你这个剧本我看过,好剧本啊!要不是剧本好,我也不会答应来当这个顾问,不过我实话实说,要想把这个剧本故事完整拍出来,并且要拍得好看,派出味道,那你找的这几个演员都不合适,不,别说那几个当红明星,这几天我想遍国内演员,还真没想到有一个合适的。”
听到王老头这样说,李襄屏当时就侧目,心说这人谁呀?口气这么大,还想遍国内演员?就你这小身板,你有资格想遍中国演员吗。
李襄屏不以为然,赵家栋却愈发恭敬:
“王老您说,您觉得剧本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老头笑道:“不是剧本有问题,我刚才说了,这真是一个好剧本,在看过这个剧本之后,现在连我都很想看到这部剧,只不过呢,这个剧本对演员的要求实在太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在我看来,想演好范施这两个角色,那非得演技超强的老戏骨不可,这其中尤其是施襄夏,由于他是第一主角,整部剧都是他的视角,因此想演好他,那非得贡献出影帝级表演才行。”
李襄屏听了不明所以,没想到他老头突然对他一笑:
“呵呵襄屏,我听说这部剧首先是你提出的构想,所以在整部剧当中,有非常多比赛场景是吧?并且我看了整个剧本,这些比赛的场景都非常重要,说是整个剧本的骨架都不为过,是这样吗?”
“是的,王老我是这样想,既然是围棋题材,那当然要以围棋为主,有围棋自然要有比赛,之所以设计那么多比赛场景,我的本意其实就想告诉大家:围棋,其实可以不用依附其他东西,光是讲好围棋故事本身,应该就可以足够精彩。”
“没错,”老头微笑点头:“看过剧本之后,我非常明白你的意思,事实上整个故事也的确精彩,不过你想过没有,既然这些比赛场景是如此重要,它们是整个剧本的骨架,整部剧的剧情全部都靠这些比赛推动,那怎么才能把这些比赛场景拍得传神呢?拍得好看呢?,最起码最起码,能拍得让观众能看得懂呢?”
“这……”
老头的一连串反问直接把李襄屏给问住,因为对于这些问题,他这个外行一个都答不上来。
不过他虽然答不上来,却也隐隐理解老头为什么说这部剧对演员的要求很高。
在他自己设计的整个剧本框架当中,当然有大量比赛场景,例如,光是范施二人的十番棋就有两次,并且在整部剧里,这两次比赛的涵义又是不同。
“当湖十局”自然是最后的高潮,而之前的那次范施十番,却要反映老施的成长延迟,成长的焦虑以及范施二人的兄弟情义。
在比如施襄夏VS程兰如的“九龙共舞”名局,在这部剧中,也赋予这盘比赛新的涵义:一,依然还是兄弟情义,这是施襄夏为师兄报仇之局,二,通过这盘棋,表面剧中的施襄夏已经真正成长起来,也正是因为他击败了当时的武林盟主程兰如,这才让“当湖十局”成为可能。
不夸张的说,这样一些比赛场景,基本都是这部剧的重头戏,正如王老头刚才所说,因为整部剧的剧情,其实都是靠这些比赛场景在推动。
正因为这些都是重头戏,那么就连李襄屏这个外行都知道,这些比赛场景非常重要,来不得半点敷衍,这些戏的成败,可以直接决定整部剧的成败——-
这样的道理真的是粗浅易懂,其他不说,就说远古时代的那些港产功夫片就知道,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香港人就算拍一部再烂的功夫片,然而最后一场打斗场面他们也不会糊弄,一定会认真比划一下。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远古时代的港片当中,这场戏肯定是重头戏,是最后的高潮,所以他们一般不会乱来。
拍烂片都不敢敷衍,那么想拍一部合格剧甚至优秀剧,重头戏自然就更不敢敷衍。
这样问题就来了:如何用影视镜头,把一盘围棋比赛拍得好看呢?
李襄屏是外行,所以他之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同样因为这个外行,所以他即便现在在想,他也找不到任何头绪。
因为这不是简单道服化能够解决的问题。
不是演员的落子手势很标准,棋盘上摆的棋形很正确,作为道具的棋具很考究,用这些东西就能解决的问题。
因为做到以上这些,只能算是基本合格,让人觉得是那么回事。
然而想得到更多,比如让观众通过这些比赛场景,了解整盘棋棋局的走势,甚至读懂这盘棋背后的内涵,仅靠这些肯定解决不了问题。
在大多数时候,这些问题都有通过演员的表演来解决。
既然是要通过表演来解决,那就将产生一个新的问题:
围棋是一种很内敛的游戏,很“静”的游戏,虽然说作为一名合格的演员,表达“喜怒哀乐”等情绪应该是一种基本功,然而围棋中的喜怒哀乐,在大多数时候其实和正常情况下的-情绪不同——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位棋手意识到自己很快将赢下一盘棋,一个他非常想赢的对手,一盘他非常想赢的棋!
那么按照正常的情绪,这名棋手当时应该是“狂喜”才对,最最起码,他当时的内心也应该是充满喜悦。
可是在影视剧中,演员能够按照正常情绪去表演吗?
比如李襄屏,他在获得一个世界冠军之前,他难道会在对手认输之前“面露狂喜”?甚至还哈哈大笑?
这当然是不可能,假如谁要敢这样演,李襄屏保证第一个冲上去拍死他。
可如果不这样演,比如像大多数职业棋手赢棋之前,肯定大多数都“喜怒不形于色”——-
毫无疑问,这样演肯定更真实,然而这样演的话,你让观众看什么?怎么去表达你想要表达的东西?
李襄屏开始装模作样思考——
他当然是在那装模作样,因为对于影视,他就一纯外行,那么像他这种人,他还能想出什么东西?
总算还好,王老头也算善解人意,知道他是外行,所以也就没有为难他,而是转向那位邱教练道:
“小邱,你考虑过这问题没?”
那位据说将担任导演的中年人笑笑:
“之前倒是考虑过一点,只不过还不成熟,正准备向王老请教一下。”
这话再次引来李襄屏侧目,他心说果然是术业有专攻啊,瞧瞧瞧瞧,自己之前根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可是人家当导演的,不仅早就考虑到了,甚至都还想到解决办法。
也许是正好看到李襄屏看过了,那位邱导演突然冲李襄屏一笑:
“襄屏你知道吧,其实真要说起来,我想到的办法还和你有关。”
“啊?!”
“,呵呵,真的,襄屏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你的超级棋迷,只要是你的比赛,我几乎一场不拉全部看过,正是看你的比赛看多了,倒是让我得到一个启发。”
“哦?”
这下李襄屏是真来兴趣了:
“什么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