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55bp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金色綠茵-第一〇八章 虛竹的平凡人生推薦-tubot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羊一算了算,虚竹今年也87岁了,可还是这么能打,果然武术奇才和一般人不一样。
87岁的虚竹如今是古格王国的国师,是古格国王德祖衮的结义兄弟。
当年虚竹脱下僧袍还俗,离开少林寺后,跟着那时的结义兄弟萧峰和段誉去了西夏,结果意外发现正在招驸马的西夏公主李清露竟然就是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朝思梦想的梦姑。
李清露是虚竹名义上的师姑李秋水的女儿,李秋水是李逍遥的小徒弟,从逍遥派出来后她做了西夏的王妃。
虚竹和李清露两情相悦,她不嫌他长得丑,他更不嫌她长得漂亮,二人做了夫妻。
一年后,虚竹带领逍遥派的武术家伙同段誉去解救大哥萧峰,但萧峰终究化不开宋和辽在他心里的纠结,自尽而亡,人世间一曲英雄挽歌。
此后虚竹带着老婆回去做他的帮主,段誉回去大理继续当他的国王。
虚竹心好,但好心不见得会有好报。他给灵鹫宫门下所有‘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都根除了断筋腐骨丸的毒性,让他们不再受到束缚。
解毒的那一天,所有人都跪下信誓旦旦今后对虚竹忠贞不二,刀山火海一句话。可真的没有了牵制手段,他们此后也就很少搭理虚竹了。
当然,虚竹对此毫不在意,他那时一门心思只在意妻子李清露。
虚竹是个武学奇才,但在其他方面,他甚至还不如他那个愚笨的师父。让虚竹管理一个庞大的逍遥派灵鹫宫,勉为其难了。
幸好有李清露这个能干的妻子,逍遥派里里外外全部是她在打理。
可李清露是西夏人,而且是西夏公主,所以此后逍遥派就与西夏一品堂密切合作,成为了与大宋对抗的急先锋,而且她直接将逍遥派本部搬去了西夏国都兴庆府。
说实话,虚竹对此无所谓,因为悲凉困苦的出身,他没有多少家国情怀,对大宋和西夏都没有,师父当年也没教他这个。他只在乎妻子,因为李清露真的对虚竹非常温柔。
心肠很善的虚竹那些年放任李清露握着逍遥派为所欲为,和今天看见羊一被人重伤后暴怒,是同一个道理。
可虚竹这大半辈子几乎不再踏足中原,很难说是不是因为内心对大宋武术界的愧疚,他终究是个心思质朴的人。
又或许正是因为这份愧疚,虚竹彻底不再理睬逍遥派的事务,连徒弟都不愿意收,甚至在三年后,独自返回了空荡荡的缥缈峰。
实际上,到了此时,天山逍遥派已经名存实亡,逍遥派的武学思想真正流传的地方是在大理段氏,在不老长春谷。
李清露是个非常攻于心计的女人,她安排人在中原武林大肆谈论虚竹和生父玄慈方丈,不断抹黑少林寺,又高调宣布虚竹做了西夏驸马,断了虚竹回归大宋的后路。
李清露一生致力于领导西夏一品堂反宋、反辽,虚竹在与她成婚三年后又过起了和尚生活。
大约十年后,李清露来到天山,说想虚竹了,要把他接回兴庆府。两人在缥缈峰上过了几天令虚竹食髓知味销魂日子,他差点头脑一热就跟着妻子回去了。
可都怪李清露说漏了嘴,原来延州西军这两年出现一位手握玄铁重剑的提辖猛将,杀了一品堂很多高手,西夏这边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李清露想请虚竹回去,出手诛杀这个人。
尽管家国情怀淡漠,可虚竹仍然有这方面的行为底线,他绝不可能去战场上杀死大宋人。
但李清露柔情似水的黏字诀,着实让虚竹难以抵挡,他硬不下心肠,便偷着和结义兄弟德祖衮跑来了古格。
盛久必衰,这个国运逻辑也符合吐蕃。当年松赞干布一统高原,形成了足以和大唐抗衡的吐蕃王国,又历时三百年后,吐蕃没有逃过这个规律。
吐蕃王朝土崩瓦解,四支王系将高原割据成为七八个小国家,德祖衮的祖先就占据了高原西部这一大片,叫做象雄王国。
认识虚竹的时候,德祖衮是象雄国的三太子,他父王的名字在中原人听来很奇怪,吉德尼玛衮。
吉德尼玛衮老了,他最喜欢小儿子德祖衮,但德祖衮的两个哥哥为了争位,把他赶出了高原。于是,德祖衮在天山结识了虚竹,两个空虚寂寞冷的男人。
为了躲避李清露,虚竹和德祖衮来到吐蕃高原,帮助他训练了一支打遍高原无敌手的彪悍骑兵。后来德祖衮凭借军事上的绝对优势,顺利继承了王位,他的两个哥哥被另行分封去了拉达克。
德祖衮即位后,改国名为‘古格’,虚竹成为古格王国国师。德祖衮在西昆仑边缘的布格达坂峰上,为虚竹修建了一座‘国师殿’,完全仿制天山缥缈峰上灵鹫宫而建。
论起真诚,还是男人之间更用心。
年轻的时候,虚竹还时常想着去少林寺藏经阁看看师父,可他内心愧对大宋,玄慈丑闻事件又被妻子在中原传得沸沸扬扬,他实在踏不进去那扇大红庙门。
到了后来,随着自己逐渐变老,也就绝了此心思,想必当年都老成一把柴火的恩师已经圆寂了。
羊一面具之下的嫩脸,差点把功力浑厚的虚竹吓得走火入魔,再一听他说已经活了五百岁,更吓得险些散功。
到了这个时候,羊一根本没必要再对虚竹隐瞒什么,把自己的来历经历一五一十告诉了他,而且羊一从此后也不打算再戴什么人皮面具。
已经开始了正常的岁月迁徙,对羊一来说,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虚竹真是个淳朴的人,满布老年斑的褶子脸,却依然规规矩矩给水嫩的羊一跪下行儿徒之礼。口呼‘圣女师娘’又给阿珂跪了一遍,还要给师姑磕头,吓得阿刁‘不要不要’像兔子一样跳开了。
虽说是徒儿,但虚竹如今的武术境界让羊一望尘莫及,山坳里殴打光明左使萨拉蒙致死的一幕实在太震撼,虚竹如今的武功,是活了五百多年的羊一所见过的颠峰。
“虚竹,你比当年走出少林寺之时,又高出了几个境界,当之无愧的武功天下第一了,为师很欣慰。”
虚竹老脸一红:“师父,我……不是,给你丢脸了。前些年就在这里,我输给了一个人。”
羊一大吃一惊:“啊?谁?”
“此人扛着一柄玄铁重剑,师父,你认识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