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mznw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萬族之劫 線上看-第601章 秦周密議,風雲再起!(求訂閱)展示-wnmcv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告别老龟,等到星宏回来,苏宇很快和星宏回到了星宏古城。
这一番奔波,不是做无用功,而是为苏宇奠定了接下来该如何走的基础。
古城中,万天圣继续开始他的小课堂。
谈规则,谈法则。
明心才能明路,知道核心是什么,再听万天圣说起这些,就能大体上明悟一些东西了,包括为何万天圣的规则之力很强,也有了解释,因为这位的神文不少,而且一定也很强!
神文既是规则!
……
而苏宇,也没闲着。
一边听课,一边消化之前大战所得。
之前击杀智王,包括击杀几位无敌,他都有大量的天地奖励,没有去吸收消化,都被他用文明志收走了。
而现在,知道这些是规则之力,而神文修炼也是修炼规则之力,苏宇便多了几分心思。
接下来的几天,苏宇主要是研究这些规则之力。
……
与此同时。
外界。
关于苏宇的一些事,也在上层圈子中传开了,比如他的邪兵,需要吸收无数精血和承载物来强化。
苏宇甚至想再次掀起一次诸天万界的大战!
击杀更多的无敌去满足他的愿望!
这一切,震慑了一些人,也让不少人愈加坚定了击杀苏宇的心思,此人不死,必然会引起滔天大患!
……
星宏古城。
万天圣准备走了。
这是他留下来的第九天。
城主府。
万天圣也没什么好说的,看向苏宇,笑道:“那我便离去了!在这古城中,一举一动都受人监视,不太好受,诸天万界的目光都在这。”
苏宇点头,“府长小心,你出去的话,也许有人会以为你是我伪装的,少不得试探一番,甚至有人偷袭你!”
“无妨,有危险了再喊你,他们也不敢贸然偷袭我……”
苏宇没多说,也不劝。
强者,是不会一直生存在别人的羽翼之下的,苏宇现在是没办法,被诸天逼的不能外出。
万天圣问道:“现在外界都在传闻你需要大量精血强化邪兵,你现在准备出售那个?”
苏宇笑道:“不,不出售,出售这个!”
他取出了“录”字碎片,万天圣微微一怔。
苏宇笑道:“卖给多宝!哪里来,哪里去,不行的话,卖给天渊半皇也行。”
万天圣看着他,半晌无言。
苏宇又笑道:“最想要的应该是监天侯,他要买,也可以!”
“那……猎天阁的那些人族……”
苏宇笑道:“不救了,我这人,冷血!比起那些人族,不如我的实力提升更重要!”
万天圣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真要卖?”
苏宇咧嘴笑着,“再说吧!”
反正现在不卖笑口莲,不然,前后一联系,一对比,太明显了。
笑口莲就算要卖,也是不经意间地无奈卖出去!
万天圣不多说什么,苏宇自有主张,苏宇可不是没经历社会毒打的小年轻,他从人境杀到诸天,从诸天杀到死灵界域,再杀回来,来来回回杀了个通透!
如今的苏宇,比起经验,不比任何老油条差。
“那你自己小心!”
万天圣不再说什么,很快,浮空离去,迅速消失在原地。
而苏宇,也浮空看着,当万天圣一走,苏宇就感受到了,四周的一些波动跟着消失,消失的同时,还有其他波动存在。
而这一刻,苏宇陡然出城,瞬间一拳轰向虚空!
轰!
一声巨响传出,一尊日月被一拳轰的四分五裂,一本书册浮现,覆盖天地,瞬间将这日月吸收。
而书册没有停止,继续放大。
一页页书页展开,好像有人在翻书,虚空中,一处处空间被撕裂,一尊尊虚影浮现,瞬间杀入其中,一眨眼,六七位日月被无数虚影吞噬。
而书册,继续下落,眨眼间,遮天蔽日,将整个古城都给遮掩了起来,继续朝下落去,落入海洋之中,星辰海中,一些城外的妖族,水族,不管强弱,纷纷被杀!
这一刻的苏宇,如同邪魔。
圣道邪魔!
古城上空,苏宇面色平静,背负双手,白衣胜雪。
眼睁睁地看着文明志吞噬无数生命,苏宇声音平静,却是震荡四方。
“星宏圣城所在,方圆百里,不允许出现任何生命!想找我,通报,不要随意靠近,诸天万族,任何种族,都不例外!”
远处,虚空中有强者怒道:“苏宇,你一言不发,便大肆屠戮,真不怕万族共杀?”
苏宇一脸淡漠,“万族都共杀我多少次了?还说这些笑掉大牙的话作甚!能杀了我,早就杀了!你以为天古、寂无他们都不想杀我?可笑!滚远点,再不滚,待会我圣城降临,杀你祭旗!再开诸天之战!”
远处,那尊强者愤怒无比,却是没敢再说,遁空而去。
四周,一些潜伏的强者,也离开的更远了点。
这些人,都是盯着苏宇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盯着他,看他会不会出城,会不会去哪。
此刻的苏宇,万界都在看着。
他瞬间屠杀百里方圆的生灵,也很快被各族所知,也看到了他的文兵遮天蔽日,邪恶无比,吞噬生灵!
一时间,苏宇恶名,万界皆知!
这才是真的人屠!
比起苏宇,夏龙武、秦镇这些人,都算是良心人了,苏宇这家伙,才是真的人屠,杀戮无边,偏偏还奈何不得他,强大的吓人!
……
东裂谷。
如今,东裂谷几乎一直都有大量无敌坐镇了,大战已经爆发,诸天之战到来。
和之前的太平,不一样了。
东裂谷这边,先锋营已经成了所有无敌的汇聚点。
苏宇刚杀戮没多久,大殿中,迅速有将士来报,“回禀诸位陛下,万府长已经出城,苏城主趁机清扫了四周探子,击杀日月七位,日月之下无数,星宏古城附近方圆百里,不得有任何生灵靠近,违者必杀!”
“什么万府长!”
有人哼道:“万天圣已经不是什么府长,他自己叛出了人族,直呼其名就行!”
那禀报的将士也没多说。
没反驳,但是也没改口。
公道自在人心!
万天圣搏杀叛徒无敌,击杀来犯无敌,救援夏龙武,参与之前的诸天之战,击杀多位无敌强者……
这样的存在,被人族无敌敌视,关键在于捣毁了两大圣地,击杀了大量无敌后裔。
然而,对普通将士而言……万天圣是圣。
是不是魔,他们自有一番判断。
“哼!”
见那将士不语,作为无敌,岂能不知他的心思,一尊无敌轻哼一声,不满道:“出去吧!”
“诺!”
那将士也不多说,迅速起身,转身离去。
人群中,有人轻笑道:“好了,别和一位前线将士生气,你真看万天圣不爽,自己去找他算账!不就杀了你一个儿子,两个孙子嘛……”
这话一出,火上浇油了,之前生气的无敌,怒道:“老夫在前方征战多年,就算真养了几个二世祖,又能如何?他万天圣说都不说一声,上去就给砍了,凭什么?我那几个二世祖,就算贪生怕死,又碍着他万天圣什么事了?多年功劳,还不能让我子孙享享福?”
这话说出来,一群无敌,倒也没多说了。
活糙理不糙!
无敌征战诸天,自然也有让子孙后代享福的心思。
前方,大秦王淡淡道:“好了!万天圣杀人,那是因为日月不守军令,那时候处于军管期间,杀的不是享受之辈,而是不服军令之辈!不要混淆视听!”
“哼!”
那无敌也没再说什么,万天圣就是抓着这点,以不服军令为由屠杀了他们。
否则,现在必然有无敌会去找万天圣算账。
大秦王也不想在万天圣的事上多纠缠,沉声道:“现在谈的不是万天圣,而是苏宇的事!”
“上一次大战虽然结束了,然而,结束不代表就真没了,而那只是一个开始!”
“诸天万族,尤其是仙族的底蕴,大家看到了,轻松出动多位永恒九段,高段强者多不胜数!永恒境恐超百人!”
“单单一个仙族,便能碾压我人族!何况还有各大种族,都是强者无数!”
“人族这几次变故,实力未损,反而提升了一些,新晋永恒也多了几位……但是,还是不够,远远不够!没有合道的强者,无法震慑四方!”
“……”
大秦王一字一顿地说着,说到最后,沉声道:“如今,万族没盯着人族打,不是人族有多强,而是万族有意拆分人族,将人族分为人族和苏宇两个势力!”
“唇亡齿寒,苏宇一死,人族必然会被万族围攻!”
“万族之前还没达成一致,神魔担心围杀我人族,被仙族占了便宜,而今仙族损失惨重,却也坚定了和我人族为敌之心!如此一来,各大强族,便都达成了一致!”
“现在,他们的目标是苏宇,苏宇以死灵界域和星宇府邸震慑四方,然而……强族不会死心,必然会找机会杀他……”
大秦王说了一阵,最后道:“所以,苏宇不能死,他一死,人族前面的挡风墙便破了!诸位要明白,这一次,苏宇出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我,为了人族几位永恒……”
说完,大秦王环顾一圈,有人低沉道:“老秦你的意思是?”
“随时待命,随时救援,随时出战!”
大秦王说着,沉声道:“苏宇那边,但凡有危机,人境这边,随时待命出战!常备10位永恒,专门盯着古城那边的动静,以防万一!”
“人境永恒本就不多,现在还要抽调力量去保护苏宇?”
“不是保护,是合作!”
大秦王皱眉道:“明白了吗?我想你们是明白的!都活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唇亡齿寒,不懂这个道理吗?”
“他有古城镇守帮忙,还需要我们帮忙的?”
大秦王再次皱眉,“古城镇守毕竟不是人族,关键时刻,未必会一心救苏宇。”
“他苏宇也不认人族……”
大秦王吐气,冷声道:“那按照诸位的意思,不管不问,这样最好?”
“也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现在苏宇自己能撑住,那让他先撑着,人族这时候应该借着这难得的平静期,多让人证道!现在万族也很难再集中第二批大规模的力量来阻拦我们人族证道了!这是最好的时机!我们人族还有这么多永恒,万族现在能抽调五六十永恒来阻拦吗?”
“最好不要再插手苏宇这边的事,让万族意识到,人族威胁还没到巅峰,苏宇的威胁才是第一……”
大秦王冷冷道:“想法不错!的确,这是个壮大人族的好机会!那我提个意见,不知诸位如何考虑?”
“大秦王说便是。”
大秦王看向四周,许久,淡淡道:“人境两大圣地被毁,如今也无法重建,最近一些人有些怠慢了,不再钻研研究,我想了想,请柳城那几位回人境,再开圣地!一如当年夏辰时期,开求索境!柳文彦执掌新的圣地,由南无疆、云尘几人坐镇,聘请苏宇担任新圣地之首,加强人境和古城联系,由苏宇作为中间人,让人境和古城达成联盟……”
他刚说到这,有人不快道:“大秦王,你的意思是,让苏宇回来担任人境唯一圣地之主?”
“不错!”
“不可!”很快有人反对,“苏宇桀骜无比,杀戮无边,杀的不单单是万族,人族也没少杀!他无圣人之心,对人族归属性不强,如何能担此大任?”
一些无敌心中都很震动。
这一次大秦王从星宇府邸回来,居然想推选苏宇担任人境圣地之主,还是唯一圣地!
在这关头……这个信号太强烈了!
名不正则言不顺!
一旦苏宇真的成了人境唯一圣地之主,那接下来呢?
大秦王这些人一旦出事,或者退下去,谁来当这个人境之首?
有人反驳道:“大秦王,这恐怕也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苏宇他本人都未必乐意!何况,苏宇是强,然而,他再强,也只是永恒之下!年纪太轻,难道大秦王准备让一位20岁的青年,执掌圣地?”
“为何不可?”
大秦王平静道:“若是都看年岁,天古他们倒是活的长,不如请他们来当圣地之主!”
“大秦王……”
大秦王打断道:“再开圣地,是我的想法!苏宇未必愿意,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我将我的意思表达到了,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都只是挂个名!他不愿意,让他老师或者父亲挂名!”
大秦王淡漠道:“至于开不开圣地……你们既然意见不一致,那就投票决定吧!这是我的想法,我不强求谁,但是,我是答应的!”
如今,人族无敌,明面上加上云尘,刚好50位,实际上还有几位三身被斩,最近也在恢复中。
50位无敌,大秦王选择投票决定!
他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大秦王的想法简单,如今,他们这代之下,夏龙武几人资质是好,实力也强,也无法统领人境再战诸天,应对这第十次潮汐之变。
而自己,三身被斩,前路不明。
至于老周他们几位,合道无望,现在,人族需要一位强者,天才,合道有望的家伙来统领人族,统一人族!
苏宇……他觉得合适!
当然,苏宇和人族的关系没那么融洽,可这一次大秦王觉得,苏宇骨子里还是有强烈的种族意识的,这就足够了!
否则,他在星宇府邸,没必要冒险。
事后,也没必要大动干戈,而今,苏宇底牌全部暴露,比之前危险的多。
有人沉声道:“投票决定?大秦王,就算最终投票决定,通过了再开圣地的决议,那大秦王就不怕,和以前一样,圣地的出现,不但没用,反而让各府之争加剧吗?”
圣地,又不是没开过!
结果如何?
上次是他们,现在是苏宇,那谁是下一个万天圣?
大秦王沉声道:“起码短时间内不会再有那些事,这就足够了!如今诸天之战,迫在眉睫!多余的话,我不想再说,先把苏宇的心,拉回人族!开新圣地,便是其一!其二,新的圣地,以柳城一脉为首,各府出钱出力,另外还需要出人!”
一位位无敌,眼神异样。
大秦王这是铁了心了!
有人道:“那起码也要问问苏宇的意见,以及柳城那边吧?我们一头热,圣地弄好了,结果没人来,苏宇不答应,柳城不回归……岂不是成了笑话?”
“对啊,现在成立新圣地,结果却是闹成了笑话,对大秦王你而言,也是一次威严扫地的打击,我看还是等等再说吧!”
大秦王看向几人,没再多说,“那我会征询苏宇他们的意见,希望到时候,开圣地之事,不会被阻碍!”
他起身便走。
身边,大周王笑了笑,开口道:“大家稍安勿躁,老秦最近心情不好,我去说几句,圣地之事,回头再说!”
……
很快,大周王走了出去。
没一会,追上了大秦王,轻叹道:“你太急了!”
“急?”
大秦王转头,“老周,这时候不拉回来,你以为以后还能拉回来?一次选择错误,二次选择错误……没有第三次了!这时候,是他最难的关头,太多人盯着他!他一旦度过了这一关,从此以后,天高任鸟飞!他若是解决了眼前的危机,完全不需要再依靠人族!这一次,你突袭龙界,算是扳回了一场,但是不够!”
大秦王看着他,“光想收获,不想付出怎么可能!这关头,还有人想着,苏宇先顶着,我们默默发展……我问你,你觉得还能给我们多久?”
大周王沉默一会,缓缓道:“几年或者几十年,大概就这样。”
“默默发展几年几十年,能出多少永恒?能出几个合道?能匹敌天古他们吗?还是能解决寂无?”
大秦王看向远处,踏空而行,走上东裂山巅,看向远方,“老周,没时间了!也没机会了!我原本想博一次,踏入合道,结果失败了!我不入合道,纵然你入了,也是孤掌难鸣!有些事,你考虑的太多,你太谨慎,你总想着尽善尽美,那怎么可能!”
大秦王看向遥远的地方,仿佛看到了星宏古城,沉声道:“所以,在苏宇现在这关头,面临万族围杀的关头,人族此刻站出来,告诉他,站在一起,我们在你身边!如此一来,才能尽释前嫌,让他释然!否则,还有下一次吗?”
大周王轻轻点头,轻声道:“我明白你的心思,其实大家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而是担心……”
“担心什么?”
大秦王扭头看着他,“担心和第九潮汐一样,苏宇是下一个百战王?还是担心,苏宇连合道都无法跨入,人族在他身上投入太多,最终全都成了笑话?”
“都有。”
大周王轻叹道:“如今的人族,底蕴没以前深厚了,就这么多家底,打完了就没了!苏宇天赋强,善战,但也少了点容人之心!他霸道,受不得气,吃不得亏,这才导致他现在处境艰难……”
“你错了!”
大秦王沉声道:“他受不得外人的气,吃不得外人的亏,他要说缺点,唯一的缺点就是太清明!看的太透!非敌既友!不是朋友,他就打成敌人!这才是他的缺点,你说的霸道、受不得气、吃不了亏,这些在我看来,都是优点!”
大周王笑了,“你……算了,其实我没太多的意见,只是还有一点担心,上次我问过他,他说的话,你也知道。他说了,他若是真回来,真当这个领袖……先杀鸡儆猴,杀几个永恒祭旗!”
大秦王沉默一会,“真杀几个祭旗,不出大变,有何不可?”
“老秦……毕竟都是几百年的老战友了!”
大周王叹道:“真到了那时候,你觉得你能忍心?其他人能忍心?反而憋着一肚子火。”
大秦王凝眉,忽然眼神一冷,“那简单,咱们给他当这把刀,先把一些枝节给砍了!新王上位,轻装上阵,自然没人反对了!”
大周王苦笑,“你……”
大秦王冷哼一声,“办法终究还是有的!杀人祭旗,我又不是没做过!还有,这几次大战,人族没吃亏,一些家伙心中想着,这样很好,不吃亏,还有便宜占……反正苏宇这个先锋是当定了,想当得当,不想当也得当!他们觉得,自己吃定了苏宇了!也不想想,苏宇为何会被吃定了?你是聪明人,你该明白!”
大周王微微点头,“我自然明白!苏宇……其实还是自己愿意当这堵墙,挡在人族前面的铜墙铁壁!只是,他不愿去说罢了……”
“你明白就好!你明白,其他各族自然也明白!”
大秦王摇头道:“苏宇想太多了,大战必死人!不死人的大战,不是战争!不死人的战争,迟早要出问题!骄兵必败!不死人的战争,会让所有人觉得,万族不过如此!”
说罢,他冷声道:“近期,找个机会,发动一次战争!我会告诉苏宇,不需要他出手,不需要这些人族之外的家伙出手,让人族自己去战一场!让人族看看,到底什么是生死之战?不死三五个永恒,他们不知道痛!”
大周王迟疑道:“近期?”
“就是近期!”
大秦王沉声道:“人族没资源了!缺承载物,缺精血,缺天材地宝,缺兵器,什么都缺!一天到晚在这待着,坐吃山空吗?等死?我想好了,就龙界!你我和老夏联手,狙击龙皇,杀入龙界,屠了龙界!让所有人给我拼了命地战斗!夺取资源!别一天到晚地想着美事!当年我们起来的时候,谁不是征战中度过?”
大周王深吸一口气,心中震动。
他都被惊到了!
大秦王,要带人去屠龙界!
“龙族多少永恒你我都没摸清楚……真杀多了,一旦引出龙界老古董……老秦,那太危险了!”
“迟早的事!”
大秦王平静道:“现在不出来,迟早也出来,现在出来,起码还有规则限制!一旦等到后期出来了,人族却是没有老古董了……你笃定人族还有老古董活着吗?一旦没有,无法制衡,现在大家又起了骄傲之心,没有压力,你觉得,我们能活多久?”
“居安思危,现在还没到安全的时候,就有人忘了危机!可笑!”
大秦王沉声道:“我意已决!”
“那……告诉他们吗?”
“不说!到了时候再说!”
大周王沉默一会,“那与其选择龙界,我觉得不如换一个。”
“换一个?”
大秦王疑惑道:“神魔仙不好对付的!”
“不……天渊!”
大周王幽幽道:“龙界其实不好打下来,真要博,那就搏天渊界!第一,永恒不多!第二,靠近死灵界域,也许可以进入死灵界。第三,和多神文系有仇,苏宇他们更愿意看到他们被屠!第四,天渊半皇之前偷袭苏宇,打着为苏宇报仇的名义去袭击!第五,他有‘图’字目录,这很关键!”
大周王悠然笑道:“真要打,打这一界!上钩天命,下接死灵……天渊界才是真的好地方,万族不敢贸然打破天渊界,小心被死灵冲了出来!所以万族来攻,先入天渊界再战,哪怕我们被围困在了其中,也有退路,打龙界,一旦被围困,打爆了龙界……那才是大麻烦!”
“如此一来,不但能给苏宇分摊压力,他必然感激涕零!而且还能执掌一界,当成退路,其他界域不好当退路……”
再强的大界,当退路都不合适。
倒是天渊界,挺合适的。
壁垒几乎和死灵界域重合了!
一旦打破这一界,稍有不慎,打破了死灵界域,死灵泛滥,等死吧!
大周王幽幽道:“还有,若是真被围困了,人族危矣,我们危矣!此刻,苏宇若是真能站出来,力挽狂澜,他再上位,无人会反对了!天渊界距离古城远,苏宇没及时救援还说的过去……龙界太近,他不去救援,到最后,哪怕他出手了,一些人也会心生埋怨!为何不及时救援?”
大周王这么一说,大秦王瞬间醒悟,“对,老周,你花花肠子还是这么多!不错,打龙界也许的确没天渊界合适!不过太远了,你能传送过去吗?不然这么多人行动,太容易暴露了!”
天渊界比龙界还远,人境在东部,对方在西部,靠近神界区域,但是又不在那边,而是更尽头,几乎是诸天战场的尽头了。
东边到西边的尽头!
“一次肯定是不行的……”
大周王摇头,“分两三次,还有希望!”
“那你……”
“你真要打,我还是能撑住的!”
大周王看向他,“我只是想知道,你确定要去打?你三身毁灭两身,天渊半皇实力强大,在本界更强,哪怕你我加上老夏和老朱一起联手,都未必能胜他!我传送之后,也未必有多少余力了,还能继续战斗!”
大秦王吐了口气,“打!不打不行!不打的话,我们现在这情况,你觉得,还能坚持多久?刚好,趁着各方还有些忌惮,合道不敢轻易出动,这才是机会!苏宇这边,勾搭了几位合道,这也是大好事,现在哪个合道敢贸然单独出来?”
以前还是敢的!
不然魔皇就不会出来了!
结果,出了两位毛球,这下子,其实很多合道都不敢贸然单独出现了,真一个不小心被吃了,没处说理去!
大周王也笑了。
不错,现在的确是个机会。
不过,这事不是小事,一个不慎……容易出大事!
“得找机会!”
大周王轻声道:“起码找一个,万族不敢杀入我人境的机会……比如……邀请苏宇回人境,坐镇一段时日,连苏宇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在坐镇人境……将万族的目光聚焦在人境,聚焦在苏宇身上,我们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离开!”
灯下黑!
也是胆大包天的想法!
邀请苏宇回人境,让苏宇成为聚焦点,让人族其他无敌,脱离这个聚光点,从而有机会迅速杀入天渊界!
大秦王看了他一眼,笑了,“你这家伙,说你胆小,你胆子最小!说你胆大,你胆子也最大!这主意,也就你敢想!”
邀请苏宇回人境,然后……就在大家都盯着的时候,人族无敌去打天渊界,想想都让人觉得刺激!
“那若是万族攻入人境……苏宇不得哭?”
大秦王笑了,大周王也笑道:“这也是他无法救援的原因,合情合理!至于别的,苏宇没那么容易死,别的地方不知道,但是人境若是开启死灵通道,仙魔神各族,大概率是没办法算计到的!就不怕人境下方,都是人族的人王人皇死灵?”
“真不行,那就开通道!”
大秦王轻吸一口气,老周还是一如既往的疯狂,不,冷静的疯狂!
要说冷静的时候,他冷静的吓人。
要说疯狂,其实没几个人比他更疯狂。
大秦王沉默一会,点头,“那行,我之前就留了首尾,既然如此……我再邀请他来人境一聚!对外宣布,洽谈古城和人境联盟之事,再把新圣地的事泄露出去!如此一来,便不会引起过多猜测了!”
大周王点点头,又笑道:“不,还有个理由,邀请苏宇回来,为他父亲祝寿!他父亲,今年刚好50岁了,50,也算是整寿辰嘛!”
大周王笑道:“别的理由他可以拒绝,但是这个理由,他能拒绝吗?他父亲过寿辰,他都不回来?那就太过分了!”
大秦王也笑了,“50……也算寿辰?”
好吧!
算吧!
不知道外界知道这个理由,想不想笑,大概是不想的,苏宇他爹50岁了,也许回去了,还得给苏宇过20岁生日呢!
20岁,杀的你们几万岁的老古董惊惧!
大概是笑不出来的!
“苏宇一来,人境便是风起云涌了!”
大秦王吐气道:“还是要小心一些,真不行,老夏留下来!”
“再说吧!”
两人达成了一致,有了决定,也没告诉其他人的心思。
大秦王和大周王的想法,过于骇人。
……
很快,东裂谷这边,刚回来不久的夏虎尤,带着邀请函和请柬,带队前往古城了。
邀请苏宇参加他爹的50岁寿辰!
这个理由,夏虎尤还没出东裂谷,就已经传开了。
一时间,诸天目光,也是瞬间聚焦人境,聚焦苏宇,聚焦东裂谷,以及那个过“大寿”的苏龙!
50岁……笑话似的。
对于动辄几百上千甚至上万岁的老古董们,50岁是个啥?
这也算整?
再怎么着,也得百岁才算整吧!
然而,这是苏宇的父亲,他在人境唯一的亲人,不用多说,苏宇十有八九还是会回去的,哪怕很危险,他大概率也会回去。
这一点,万族都知。
一时间,风云再起。
苏宇回归人境,又会引起怎样的风波?
人族这一次,是想单纯的和苏宇联盟,还是如何?
或者干脆和苏宇结成一体?
一时间,仙魔神龙各族,都将目光汇聚到了大寿所在地,大夏府!
又是大夏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