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wpo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唐朝小白領 txt-第三百零零一節 黃沙鎮的春天(5)鑒賞-nl782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都说人心不古,这是一种臆想的行为,就是想让自己在祭奠自己的祖宗的时候,可以让自己稍微舒服一点,但是呢,也因为如此,有的时候,总是会将一些本来不是很好的人,变成了好人了。
老王头的话不多,可是呢,却和叶檀之前听说的差不多,然后覃宇的脸色已经变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自己什么时候得到了这样的倒霉的人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刘成,这件事可是真的?”
覃宇冷冷地看着他,这个家伙简直就是禽兽不如,自己之前看着他做事还是不错的,所以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对方可以给自己一点面子的,可是没有想到,所谓的刁民就是如此的直接在自己的面前,让人不知道怎么办。
刘成跪在地上,之前自己在饭店里吃饭,然后没有给钱,而这件事让叶檀看到了,现在自己正在欺负一个女子,结果还是被人撞到了,他发现自己的运气真的不好,真的是太不顺了,怎么会如此模样呢,简直就是倒霉到家了。
可是呢,如果让自己就这么认命地去死的话,自己还是不能接受的,日子既然开始了,那么就要好好地过啊。
“管事,少爷,这件事不是这样子的,我是冤枉的,前些日子,这个老王头偷税,被我发现了,他说自己的日子不好,希望我可以给他一个面子,让他不要这么做,我当时不同意,然后,他的心中不舒服,就继续求我,我还是不同意,然后他就将自己的女儿塞进了我的房间里,我当时也是有点贪图美色,就同意了,这件事,我是做的不对,可是呢,也就是如此了,其他的,我是真的没有啊。还请管事明见。”
老王头简直就是被这个的人话语弄的差点炸了,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自己似乎一下子被对方说成了倒霉的人了,可是实际上却不是如此啊,到底是如何啊?
“是吗?你果然还是有点侠义心肠的。”
叶檀笑呵呵地看着他,似乎是相信对方了,对于他来说,这里的其他的事情都是不重要的,只有安定最重要,而这个人就是所谓的最不安定的因素,如果自己不能好好地处理这样的人的话,那么到时候可怎么办才好呢?
“那你在蓝胡子哪里吃饭怎么回事,不给钱,不能吃饼,只是吃肉,你的胆子不小哦,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
叶檀很久没有看到如此的不要脸的人,忍不住问道,而老王头听到这个声音,简直就是心死如晦了,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蓝胡子前段时间从外面买回来一点死羊,被小的发现了,当时我就说这个是不对的,可是他就是不听,我本来是打算报给管事的,可是呢,蓝胡子的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女儿,他说不行,要是这样子的话,那么,自己的日子就过不下去了,就让我不要举报他,然后给我吃肉,说是这样子就行了。我当时也是因为好久没有吃肉了,就随他了,这个事情,是我做的不地道,还请管事明察。”
这个似乎也是一个道理,虽然当初叶檀就说过了,一些得了奇怪的病症死掉的牛羊是不能吃的,因为容易出事,可是呢,似乎没有人会真正在意,在这个草和老鼠都是美食的地方,你说其他的东西不能吃,那么一个大个,你到底是如何,这个就不一样了,人生活着,泥土都可以吃,其他的东西难道不行吗?
“哦,你还是好心哦,不错,不错。”
叶檀越是夸奖,老王头的内心越是难过,而这样的难过,却是心如死灰一样。
同时呢,对于自己之前的那些所谓的举报似乎是一种无奈的行为,你说怎么办呢?
这个到时候自己肯定是死定了,这个到时候找谁说理去呢?
“谢谢少爷,谢谢少爷的体谅,这里的民风彪悍,有的时候,小的也不想那么做,可惜,不这么做的,是不行的,很多时候,大家都是这样子过日子的,我也是为了他们好。”
什么叫做无赖,什么叫做无耻,什么叫做无赖的无耻,让你不知不觉,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听话的感觉,什么叫做捕快做事都是狠毒和狠辣,让你觉得不处理他们你都对不起自己的百姓了,可是呢,你如果真的将他们都处理了,后果也是往往很可怕的,你说奇怪不?
“你还是很不错的,我心中已经有点满意了。”
叶檀笑呵呵地说道,然后不等对方感谢自己,却直接将手里的一个东西扔过去道,“那你告诉我,你将黄沙镇的粮仓里的粮食偷运出去了一百石,打算送给吐谷浑,你是如何想的,这个是为了谁,难道是为了我吗?”
叶檀的话让对方一愣,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他是如何知道的,难道是自己在蓝胡子哪里吃肉的时候说出来的,不可能啊,自己没有说什么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少爷,小的,小的,不明白少爷的意思。”
这个时候除了装傻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你说诡异不?
“不明白,你的人我已经抓住了,你以为你之前的胡言乱语,我都是没有听懂的吗?你还是以为你是个无敌了?你现在是什么时候成为了我黄沙镇的救世主了?你这么能干,我如果对不起的话,岂不是不行了?”
叶檀笑着说道,然后看着覃宇说道,“今晚我要所有的不听话的人的名单,然后明日天亮后,全部镇子的人都喊出来,看来我之前的规矩立的不行啊,他们需要更加深刻的记忆才行啊。”
“是。”覃宇说道,然后看了一眼刘成道,“将这个没用的东西给我抓起来,不能死了。”
“是。”哪些跟着来的人赶紧说道,这个时候,自己还是不要胡来的好。
看着叶檀过去扶起了老王头,刘成感觉自己都要被吓死了,不由得大声地喊道,“少爷,少爷,管事,管事,我是对黄沙镇有功的,有功的啊,不能这么对我,不能这么对我啊。”
可惜,他的话,在叶檀这里就是放屁,如果说有功劳的话,这里谁的功劳有自己的这么大,你们这些人靠着我吃饭的人,却说自己也有功劳,岂不是扯淡吗?
叶檀以前不明白为什么,很多皇帝最后都是将所有的功臣都给杀了,现在是知道了,有的时候不是不能放过他们,而是如果放过了他们,自己等人怎么办呢?
有些事,真的挺可怕的,可是呢,却非常的直接。
叶檀离开这里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女子惨烈的叫声,他的心中颤抖了一下,如果一人不能让一个地方的生活好一点,那么这样的人就不应该活着,而是直接去死才好。
阳光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冒出来,可是呢,今天早上的黄沙镇是多么的热闹。
阳光在东面刚刚爬上山头,不少人的脸上虽然有了一丝肉色,同时呢,很多人都是穿着暖和的衣服,叶檀可以这么说,这些人,这辈子可能都没有这么舒服过,是不是很扯淡呢,可就是如此。
可惜,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严肃的表情,因为就在黄沙镇的广场上,有一堆人跪在那里。
这些人当中有一些已经死了,脸色都是蓝色的,这个是被叶檀之前的毒蛇毒弄死的,不过呢,这个不重要,既然叶檀要处理这里的人,有些事和人总是需要处理胰腺癌,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就是如此的直接而又有味道。
叶檀不是个好人,至少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他能言善辩,能力超强,而且还是一个小心眼,这样的人一旦放出去,很多人都会觉得不舒服,可是呢,却很好用。
覃宇等人带着一群人围着这里,然后留下了一个很大的位置,那里是叶檀的位置,之前一直都藏起来一样的三娘子也出现了,她的表情严肃,不过看不出来任何的老的模样,反而有点年轻,这个倒是过去的一种模式,认为有些事总是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一样。
等到阳光真的起来了之后,叶檀才慢慢地出来,然后看着这里的这些人,密密麻麻的,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后备力量啊。
“今日,喊大家来这里,是为了处理一些事,大家不用担心。”
叶檀说完这句话,就坐在那里,然后覃宇站了出来,看着下面的人,几乎都是自己的手下,可是自己从来都没有如此的不舒服,因为这件事的确是很挠头的事情,你说怎么办吧。
“之前,黄沙镇颁布了不少的条令,就是为了让大家的生活好一点,可是没有想到,本来倚重的这些人,竟然出现了渣滓了,我们少爷为了让黄沙镇可以健康的发展,所以就将这些人给帮来了,现在开始公布罪行,然后明正典刑。”
“黄沙镇刘成,本为黄沙镇小组长,为人跋扈,不仅仅吃饭不给钱,还仗着自己的身份,重进了别人家里,强抢民女,被发现后,却矢口否认,这样的人就是该死,同时,还将黄沙镇里的粮食偷运出去,打算售卖给吐谷浑,此事罪大恶极,即刻处死,身体点天灯。”
一句话,刘成直接就晕过去了,他本来以为只是简单的处理一下,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的辛苦。
“赖头子,本为黄沙镇小组长,为人阴狠,多吃多占,而且还为了霸占一个寡妇,将她的两个女儿都掐死扔到野外喂狼,被发现的时候,却打算杀人灭口,罪大恶极,即刻处死,不得有误。”
另外一个干瘦的人听到这句话,直接就晕过去了,似乎是没有想到倒霉的事情这么快就到了自己手里了。
“阿汉,本为黄沙镇副组长,在野外看到有人带着钱财行路,却见财起意,将这人杀死,抛尸,此事罪大恶极,按罪当死。”
“我没有啊,我没有啊,我不知道那个人是黄沙镇的人啊,我以为是外面的人啊,我就是抢劫了一次,我没有做过其他的啊,管事,管事,我之前还帮你过的,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呢,你放过我吧,放过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可惜,这个人的话没用,你就算是有一千个家人需要养活,也不是你触犯这里规矩的理由,想要在千里之外操作这样的人,你需要做的事情恐怕不少,而且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吧。
“阿鲁,本来黄沙镇维持治安的一员,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竟然将好几个人给打伤了,甚至于还有四个人是重伤,这样的事情罪大恶极,即刻砍头。”
“哈哈,老子值了,老子值了,死就死了,我怕什么,十八年后,我还是一条好汉,你们制定了规矩,可是我们难道就不能享点福吗?你们才是最大的杀人凶手。”
阿鲁是个异族人,样子很凶猛,脾气很大,肌肉也很发达,算是一个厉害的人物,本来,覃宇还打算提拔他呢,没有想到这个人如此的厉害。
听着他的话,叶檀一挥手,就看到刑天过去了,这个时候如果想要动粗的话,那么就动粗,既然你觉得我给你的生活不好,你可以离开,但是呢,你不能因为自己觉得自己有功劳,就可以将我的盘子给打破了,这样子的话,我如何才能生活下去,这样子的话,我只能杀了你。
所以,他将这个人的另外一条胳膊,直接就抽下来了,就像是这个人的手腕是一个机关一样,很简单地就撑开了,真的是不一样啊。
看着血喷了一地,其他的人都傻眼了,这个是不是有点过于残忍了,不过呢,他们是想多了,这个才是什么到什么地方啊。
然后像是撕扯东西一样,这人的五官不见了,最后刑天的拳头像是锤头一样,不停地袭击对方的胸口,然后他就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