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l0hm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毒液諸天 起點-第569章 三船VS半藏看書-83cvf

毒液諸天
小說推薦毒液諸天
轰!
鬼灯幻月再次爆炸,灼热的蒸汽糊了佐助的须佐能乎一脸,爆炸加卓越双重破坏力,让须佐能乎都脱了一层皮,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佐助满脸的无奈,这个水童子怎么打都打不死,不断的膨胀,爆炸,然后化作水汽飞到天上,冷却化为冰苞,落下之后重新凝聚成水童子,然后再重复之前的过程。
“嘻哈哈,宇智波家的小鬼,需要我给你一点提示吗?”鬼灯幻月的声音满是戏谑之意。
“二代水影大人的好意心领了,不过不需要,因为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
鬼灯幻月忽然感觉不对,因为佐助最后一句话居然是从他身后发出来的,与此同时一柄利刃从背后刺入身体,又从胸口冒出来,不断闪烁着雷光。。
“这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躲到我身后的。”鬼灯幻月艰难转过头来看着佐助,因为他因为雷遁查克拉的破坏,让他无法水化,包裹在体表的油也发挥不出作用。
“被你一连炸了三次,难道我会什么事情都不做吗?第二次被打的时候,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就是为了等这个机会,水童子化作水汽飞到了天上,需要一点儿时间冷却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这是你最虚弱的时候,只要骗过那个眼睛就可以了。”
“骗过我的眼睛?是了,你们宇智波可是幻术最出名的。”鬼灯幻月脸上露出一丝恍然,真是报应,以前他都是利用自己的通灵兽在不知不觉中迷惑别人,现在自已被人给迷惑了,“好吧,宇智波一族的小鬼,希望将来你能走的更远。”
鬼灯幻月看了看冲过来的封印忍者,也不再反抗,今天一场大战些他非常的过瘾,没什么遗憾,任由对方把自己封印起来。
这时候迪达拉跟漩涡香奈的大战也分出了胜负,这边根本没什么好说的,因为迪达拉一开始就被漩涡香奈在追着打,飞行速度比他快,金刚锁链能攻能守,可以像长鞭一样抽击,也可以形成结界防御,还有封印效果。
迪达拉都快被揍哭了,心中暗叹自己倒霉,遇到这么一个变态的女人,勉强坚持了一段时间,结果就被对方用金刚锁链捆成了粽子,把查克拉都给禁锢了住了,让迪达拉连自爆都做不到,然后被摔在地上,立刻有人上前先用附着雷系查克拉的武器把他定住,随后封印班人才上前把他封印起来。
佐助,卑留呼,君麻吕,香奈击败自己的对手之后,继续杀向其他敌人,以他们的实力在战场上根本就是欺负小孩子,哪怕是上忍级别的白绝,也被他们三两招解决掉。
大蛇丸站在一处山坡上,看着众人的表现,忍不住叹道:“佐助,君麻吕他们这些小一辈真正成长起来了,已经变成了独当一面的忍者,杨简君,你怎么看?”
大蛇丸最后一句话问的却是站在他旁边一个护卫打扮的普通忍者。
“还能怎么看,怎么舒服怎么看,现在只能站着看,要是有椅子的话,我就坐着看,有床的话就躺着看,我现在对他们几个小鬼没兴趣。”这名护卫自然是杨简伪装的,不过他的在注意力却不在佐助他们身上,而是看向战场的左前方,那里正在发生着一场激烈的大战。
大蛇丸顿时一头的黑线,两个人说话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无奈也转向战场的左前方,看着其中一道熟悉的身影,眼中流露出一丝回忆。
“山椒鱼半藏吗?也对,他是被嘲没干掉的尸体,尸体自然落到晓组织手中,被秽土转生出来正常,不过看样子三船好像跟他有些恩怨,一看到半藏就急匆匆地杀过去。”
在那里大战的二人正是曾经的有半神之称的山椒鱼半藏,而他的对手则三船大将。
对于半藏这位冠以半神称号的强者大蛇丸当然是印象深刻,当初他和自来也,纲手三人联合仍然败在对方手中,要不是对方忌惮木叶的实力,霸藏完全有实力把他们一起干掉。
不过那次大战也是大蛇丸他们的转折点,闯出了三忍的名号,同时也明白了自身实力的不足,很清楚自己该影级强者的差距,开始更加刻苦的修行,短短几年也达到了影级。
山椒鱼半藏跟三船二人兵器不断的交击,时不时的用处出威力强大的招数,发出一阵阵轰鸣。
因为半藏并没有跟三代雷影他们一起行动,而是之后出现的,被白绝控制着,本来是打算用山椒鱼放毒来对付联军忍者,幸好被大蛇丸的转生眼及时发现,及时出手把他从阴角落里拖出来,三船看到半藏出现,不等大蛇丸开口,立刻嗷嗷叫的冲了上去。
第二次忍界大战时,雨隐为了扩大领土而向铁之国,木叶,砂隐宣战,雨隐与铁之国交战时,铁之国武士一听见山椒鱼半藏的名号便掉头就跑,只有三船选择了留下,手持武士刀站在半藏面前,最后半藏重伤,别看三船一副猥琐的样子,可信念坚定,三船想用自己的死换一句半藏不杀自己同伴的承诺,半藏很赏识三船这种牺牲自己保护同伴的精神,所以就放了他一马,并且给了他解药。
经过那次事件之后,半藏已经称了三船的执念,开始了艰苦的修行,一直想要再跟半藏交手一次,亲手打败他,可惜当三船觉得自己有实力可以跟半藏交手的时候,却收到了半张的死讯,这让他很是失落了一阵,本来以为自己的愿望无法实现的时候,没想到又出现了转机,半藏被秽土转生出来,三船又岂能不把握这个机会呢?
当!
半藏用手中的镰刀挡住三船的武士刀,却被巨大的力量劈退,人在空中还没有落地的时候,三船就再次攻了过来。
半藏在半空中稳住身体,把连着连着镰刀的锁链一甩,向三船缠绕过去,同时握着的镰刀随时准备展出。
山半藏的这一招式体术叫做锁链镰刀二段击,先用手上的锁链缠住对手的武器,然后再用镰刀从上至下斩击对手,镰刀上涂有剧毒,只要沾上一点儿,就会立刻失去反抗能力。
只是如今的三船已经是今非昔比,又岂能会被这种招式伤到?
“绝斩!”
三船挥出一刀夹杂着查克拉的斩击,击中锁链之后将其可斩退,然后余势未衰,继续前进,半藏匆忙之间,把手中的镰刀一横,那斩击瞬间击打在镰刀上,山椒鱼半藏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住。
半藏居然剧烈的喘息起来,戴在脸上的面罩都抖动了两下,作为秽土转生之身是不需要呼吸的,可是刚才刚才一番交手实在太惊险了,半藏只是本能的举动。
半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防毒面具,确定没有掉下来,流露出一丝轻松之色。
半藏的经历也算是一个传奇,在他出生的村子,有一只带有剧毒的黑山椒鱼,山椒鱼死后,毒囊就被植入了半藏体内,因此半藏对毒也有了抗性,只是每当他呼吸时周围的人就会吸入他呼出毒气,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没命,周围的人都对幼年的半藏心存畏惧。
为了不影响他人,半藏被迫戴上了面罩,并改用嘴呼吸,不能轻易摘下面罩。
“三船,真没想到你能成长到这种地步,我还从来不知道剑道修炼到极致,也能发挥出影级的实力。”
三船暂时停止了攻击,“如果武士能够把剑道的力量发挥到极限,同样不弱于忍者的忍术,剑圣也不比影弱,甚至我觉得如果阴阳师,法师,巫女这里存在也有他们的独到之处,否则在上古时代,也就不会跟武士并驾齐驱,只是以前很多剑道修行方法失传了,不过我们的运气还不错,有人发掘出了远古时期剑道的修行之法,所以我才能够拥有如今的实力。”
半藏眼睛顿时亮了,“上古时期的剑道修行之法吗?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来了兴趣,很想见识一下。”
-三船微微一笑,“你会看到的,我所修行的就是其中一种剑道,虽然只有几年的时间,不过我多少掌握了其中部分奥义。”
“那还在等什么来吧,让我见识一下远古时期的剑道奥义。”
“如你所愿!”
三船深吸一口气,把手中的刀横在面前,两根手指抹向刀刃,很神奇的开始散发出一团金芒,然后双手握刀,高举头顶,奋力斩出。
“无明神风流奥义·青龙!!”
刀刃斩下,带起了一阵狂风,那些风席卷起空气中遗留的水分,在三船上挥舞武士刀的过程中,迸发出一条水之蛟龙,嘶吼着冲向半藏。
“秘剑·一闪!”
半藏怒吼着手中的镰刀极速斩出,以往他都是用这一招来贯穿敌人,是瞬间决胜负的招式,上次三船与之交手后时候,就是背这一招瞬间击败,可是这一次半藏却用来对付一条水龙。
轰!
镰刀与蛟龙撞击,那水龙脑袋凹陷进去,可是却没有崩溃,活灵活现的把身体一扭缠绕过来,其风之势将水带起锋利之感,准备切开对方的身体。
“水遁,水瞬身!”半藏单手结印,瞬间消失在原地,通过高速移动免强躲开了这一击,不过胸口明显留下了一道爪痕。
三船看着半藏胸口上的爪痕,转眼间就恢复过来,不禁叹了口气,“果然,忍者能力逃脱能力就是强,看来得先限制你的行动,那么看我这一招,无明神风流奥义·玄武!”
唰唰唰!!!
三船瞬间炸出数十刀,在半藏身周仿佛是出现了一个龟壳的纹路。
半藏本能的感觉,这不是什么好东西,手持镰刀就准备把这龟壳破开,可是就在这时候,龟壳上又浮现一条盘绕着的蟒蛇虚影,缠绕到他的身上,将其禁锢起来,以半藏的能力居然挣脱不了。
玄武这一招可以用来防御敌人的攻击,可是同样也可以用来困敌。
三船趁着半藏被困住的时候,继续用手指抹向武士刀,用出了第三个奥义。
“无明神风流奥义·白虎!”
看到三船劈下来的一刀,半藏百灵的感觉这一招比之前的玄武更加的危险,一咬牙自残双臂然后利用秽土转生之躯的不死能力恢复,强行挣脱身上那条蟒蛇的束缚,下意识的身形爆退,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脱离龟壳笼罩的范围,手中的镰刀斩下,只是微微荡起一阵涟漪。
“没用的,‘玄武’奥义是防御招式,无论是里面还是外面都通了的坚固,可以限制人行动,这种情况下,你只能选择硬抗我的‘白虎’奥义。”
三船的斩击化为一只巨大的白虎形状,很神奇的直接冲入玄武龟壳防御之内,甚至凝聚成玄武的斩击与白虎融合,更增添了几分威力。
白虎对着半藏咆哮一声,猛力挥动虎爪拍下,这是一种舍弃了其他的一切,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攻击上的招数,半藏一旦被拍中,绝对会粉身碎骨,虽然和秽土转生之躯让他不死不灭,可是在恢复身体的这段时间,已经足够其他人将其封印了。
半藏奋力挥舞着手中的镰刀,组成白虎的斩击被他挡下一部分,那白虎明显缩小了一圈,可是剩余的斩击也足以将他身体撕的粉碎。
就在半藏都以为自己要结束的时候,忽然地面传来剧烈的震动,一只巨大的山椒鱼猛然冲出,挡在半藏身前。
半藏本能的想要解除通灵术,把自己老伙计送回去,可是这时候山椒鱼却扭头定定地看了他一眼,半藏瞬间他就明白了自己这位老伙计的意思,想要最后与他并肩作战一次,因为山椒鱼的寿命也快要到极限了,不想默默无名的死去。
“哈哈哈……好!老伙计,就让我们重新回味一下并肩作战的岁月吧!”
半藏的笑声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豪放,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性格多疑,习惯在暗中行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半藏,仅仅是一个想要痛痛快快的战一场,体会一下曾经热血与激情的半藏,这才是真正的半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