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1e7熱門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69 舊日篇章熱推-qpqr4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通路并不长,很快陆凝就走进了一个有很多桌椅的区域,这里是一片食堂。大约十个左右的犯人正在这里用餐,他们的餐盘当中都是一样的食物,黑色的块、白色的汤、红色的根茎和紫色的饼。陆凝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材质,她走到取餐处那里,站在那里的人穿着一身厨师服,满脸皱纹,作为这里的厨师他并不是囚犯,也没有被监狱的力量影响。
见到陆凝走过来,这个厨师麻利地拿起一个餐盘,从四个大盆里面舀出那四种食物,然后随手往取餐台上一放。陆凝没有拿,而是试探着问:“我说话您能听懂吗?”
“别想套近乎!”厨师指了指餐盘,“拿了食物就走!别让我说第二遍!”
“嵯峨的小红走丢了,她觉得飞到了这边,命令我过来找。”
“没看到!”
这个厨师确实是能听懂囚犯说话的。陆凝点了点头,将盘子端起来找了个没人的桌子坐下,这些食物的外形略显诡异,不过闻起来倒是挺香的。
黑色的块实际上是肉,混合了大量酱汁,因此才呈现那种色泽,但陆凝稍微尝了尝能感觉出这是生肉,腥味已经被酱汁掩盖过去,味道倒是很不错,可惜她不敢吃。白色的汤带着一股辛辣的味道,但总体感觉似乎是鱼汤,鲜味浓重,用勺子捞也捞不到任何东西。红色的根茎实际上是类似猪血、鸭血一类的血制品,同样调过了味道,但还是能尝出原本的材料。紫色的饼口感比较粗粝,能嚼到米粒大小的碎块,谷物味道浓郁,还有一些咸味在里面。
陆凝也只是每样都尝了下味道,接着就将肉切开,把饼也掰开来,浸泡在汤里面。接着她将红色血制品夹在肉里,手指稍微划开引出一些鲜血来,滴在上面。
很快,从靠近墙壁的地方就飘飘忽忽飞出了一只红色的蝴蝶,它的体型很小,只有瓶盖那么大,飞过来的时候甚至绕着周围盘旋了几圈,陆凝坐在原地不动等了两分钟,蝴蝶才慢慢落在那块肉上。
紧接着,那块生肉组成的肉团就开始明显变干萎缩,其中的红色根茎也迅速变小,仿佛被蝴蝶吸食进去了一般。这个吸食速度陆凝怀疑普通人要是真的按照嵯峨所说的那样做根本活不到将蝴蝶带回去。
她端起餐盘,而正在进食的蝴蝶压根就没有动,陆凝小心翼翼地开始向食堂外面走,其余囚犯见到那餐盘上的蝴蝶纷纷躲开,很显然都很畏惧这个。陆凝走进了通道内,生肉团已经接近半干的状态了,被吸食掉的部分全都变成了粉末状,陆凝加快了一些脚步,很快就回到了十字路口那里,而嵯峨也确实还站在那。
“你回来了?这么快啊……啊!小红!”嵯峨看到餐盘里的蝴蝶顿时喜笑颜开,招了招手,红蝴蝶就飞到了她的肩膀上。
陆凝将餐盘放在了地上,沉默地看着嵯峨。嵯峨逗弄了几下蝴蝶,然后对陆凝说:“你还挺有效率的嘛,既然帮了我的忙,那么我也帮你一个忙好了,有什么不太要紧的事吗?”
对于嵯峨陆凝也不指望什么了,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绿灯的那个通道。
“你要去那边?”
她点点头。
“好,我也过去看一看。”嵯峨笑了笑,往绿灯通道走了过去。陆凝跟着她向里面走,同样没有走多久的距离,她就看到了一片园艺室一样的区域,看起来四个通道连接着的都是类似的功能区。
“啊,那个大爷今天没来啊。”嵯峨看了一眼园艺室,脸上有些失望,“他画画很好看的。”
“人类肖像”不在对陆凝来说倒是个好消息,她走进了园艺室,这里有一个正门和两个侧门,从正门进入后两侧的侧门都可以走通,陆凝瞥了一眼,就发现左边门后的过道中有一名身穿深蓝色警卫服饰的人正在踱步。
狱卒?
她急忙打开了门,但就在她开门的一瞬间,猛然便察觉到了周围的变化。
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腐朽味道,那原本繁茂的园艺盆栽早已光秃一边,连一点朽木都没有剩下,花盆的碎片散落在腐土中,花坛的石头已经布满裂纹。再看眼前,走廊里哪里还有什么巡逻的警卫?只有一副枯骨靠在墙壁上,怀里捧着一本手册,身上的衣服也已经多数烂掉了。
陆凝又回过头多看了看,嵯峨所在的位置已经没有了人影,通道内的绿灯也根本不会明亮了,这才是她认为的监狱原本应该有的模样,这才是监狱真正的样子。
“哈……”
吐出一口浊气之后,陆凝走向了那副枯骨,伸手将骨头当中的那本手册抽了出来。
棕色的皮革封面,经过了一些处理使得其具有相当不错的耐腐蚀性,而内部的纸页也是类似羊皮纸的种类,同样经过处理。不过陆凝翻看的时候大部分都是空白,她越翻眉头越皱,直到最后一页——
【旧日篇章24,监狱集权。】
手写的字体,陆凝其实是见过的,在当初解决学校问题后获得的那个笔记本财宝上也是同样的字体。
但是……这是财宝吗?如果是的话,她倒是能将之前所见的东西认为是财宝制造的幻象。可另一方面,这也太简单了一些,她只是来到了财宝所在的位置,一切就都解除了?比起之前碰到的那些来说可真是一点难度都没有。
陆凝又在枯骨身上仔细找了找,从一块骨头下面拿出了一截炭笔。她用笔在白纸页上写下了“蝴蝶公主”这几个字,痕迹很快就散开,然后迅速组成了一段字体更小的文字。
【……“蝴蝶公主”嵯峨在这场集权风波当中并没有采取太多特别的行动,应该说,她一向都是独自一个人,从来没有改变过。当然在这样一场事件中,中立并不是什么好事,无论是“骸骨竖琴”还是“深海鱼”,这些希望成为大头目的危险囚徒全都担心嵯峨忽然加入别的集团。】
“看起来像个关键字搜索。”陆凝皱着眉看着那段文字,果不其然,这些危险的囚犯被关押在这里都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当年发生的事情以某种方式被重现了出来,就像是监狱里的囚犯依然还都活着一样。实际上……恐怕就连最危险的那些也早就死去了。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咔啦一声,紧跟着是锁链被卸掉的声音,这条通道尽头的铁门被人打开了,希拉克略就站在那里。
“军团长先生?”
“你出来得还不算晚。”希拉克略稍微让开了一点位置,陆凝看到连笔生和让站在那里,是进来时候的模样。
“能否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凝皱着眉。
“我不想每个人都解释一遍,问你的同伴。另外拿好你手里的旧日篇章,那是我们前往深宫囚牢的必需品。”
陆凝走出了门,紧接着大铁门被希拉克略轰然关闭,重新上好锁链。陆凝注意到旁边还有两个军盾的士兵,而这里是一个方形的房间,一个传送阵绘制在地面上。
“幸好你没事。”让对陆凝说道,“这里面其实也很危险的,如果运气不好也可能会死。”
“到底是什么情况?”
“从我目前得知的情况来说,监狱这里其实已经化为了浅层记忆区。”让说道。
“记忆?看起来又是和国王有关了?”
“迄今为止的哪件事和国王没关系。”连笔生摇了摇头,“王宫这个联系最深的地方也不例外,只是这里并不是埋藏财宝的遗迹罢了。”
“那是什么地方?”
“垃圾桶。”让继续解释,“我和希拉克略先生交流了一下,也得知了一些往事……关于那三个地区的事情也大概清楚了一点。”
陆凝瞥了希拉克略一眼,见他只是站在原地拿着一个对讲机似乎在等候,便和两人走到了旁边听让讲述。
“我们都已经清楚财宝是国王使用记忆来制作的了,但是就像普通的工业生产一样,这种制作方法同样会产生很多副产品——主要包括三种。”
“……我猜就是扔到了三个地方。”
“嗯,包含积极但过于天真单纯的记忆,放在了破碎镜墟;平庸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只是为了记忆而记忆的,放在了永劫回廊;而那些过于负面,放进财宝中很容易造成财宝难以掌握的则留在了这里。”
“所以那两个实际上安全?”
让做了个撇嘴的表情:“相对安全……你要知道积极回忆里也有和什么怪物鏖战获胜的,以及自己幻想过的什么强大生物……只是不如这里这么浓烈而真实罢了。”
“明白了。那么军盾的任务就是守着这些最危险的回忆了?那为什么还要我们从里面走一遭?”
听到这个问题,让从怀里掏出了另一个手册:“为了这个东西。”
“上面记载了那个时候的事情?”
“算是一部分,但更主要的功能是这是一份客观记录,它有助于我们在深宫囚牢内保持理性……那里才是真正的监狱。”
“上层监狱早就废弃了?”
“监狱废弃了,但囚犯们没有全部死去。那些囚犯在监狱被国王用来存储记忆之后便发生了一些突变,当军盾接手这里后便把那些囚犯全部沉进了深宫囚牢当中,而上层监狱便实际上废弃了。”
“你在里面或许见过一些还没死的人。”希拉克略闷声说,“这片监狱内原本的重刑犯不少,骸骨竖琴、深海鱼、纸衣、蝴蝶公主这些囚犯都是当初被沉下去的囚犯。”
“深宫囚牢有多危险?”
让想了想:“说白了那里是国王深层记忆的储存地点,如果不拿着旧日篇章进去的话,我们恐怕也会被诱发出什么奇怪的变化来,财宝可能都保不住我们。而除此之外,那些囚犯在囚牢当中估计也已经转化为了超自然的存在。”
“但具体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对吗?”陆凝叹了口气。
“因为他们跑不出来,但军盾也不会进去。只有按照贵族的要求来收集信息的人才需要去深宫囚牢,希拉克略先生送我们过去第一是为了取得旧日篇章,第二则是测试一下资格。如果在篇章所显现的从前监狱都活不下去,那么下了深宫囚牢不过是为那里增加一只怪物而已。”
就在这时,希拉克略的对讲机里传来话语声,他马上大步走向传送阵:“又有人取得了篇章,跟我过去。”
让和连笔生立刻也跟着走过去,陆凝脚步一动,手碰到了腰间的硬物,忽然记起自己之前是从那里抢过来一个撬棍的样子。
“让,那里面拿到的东西能带出来吗?”
“一个。”让说。
连笔生补充道:“无论里面有什么,你只能拿出一个东西来。让得到了一枚伪造的银币,我拿出来了一根手工打磨的笛子。你得到了个什么?”
“一根撬棍。”
“……神器啊。”
通过传送阵,几个人又来到了另一间相似的小房间。而这个出来的人出乎意料,居然是鲁道夫。他手中捏着旧日篇章,神色兴奋:“那些都是以前被关押在这里的囚犯吗?我几乎都没听说过这些人,居然还有那种凶残的家伙?我还以为国王治下的王都和平安定呢!”
“没人敢在王都里生事,这些人都是从外面抓的。”希拉克略听见这番话明显有些不悦,“那些地方城市无法制裁或者关押的强大囚犯才会被押到王都,而且大部分都被审判了。你所遇到的不过是旧日篇章所记录的一段而已。”
“那么这些旧日篇章究竟是谁写的呢?军团长?”陆凝问道。
“……不知道。”
“可是这里变成这样是您带着人来处理的。”
“没错,我们清理了监狱,沉掉了那些已经怪物化的囚犯,也收殓了不幸死于这里的那些狱卒的尸体。而这些东西就在我们处理好一切之后出现了,我们也不知道来历。我只能认为这些都是国王的安排,而我从来不揣摩国王的意图。”希拉克略说道。
“明白明白,圣意难测嘛。”鲁道夫笑眯眯地说。
“我们还得等一段时间,你们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离开房间。”希拉克略没有理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