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bbr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愛下-第262章 憨貨有憨福讀書-k68al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云菲公主反应最快,其他人的反应也不算慢,最主要的是,以李云逸的身份说出这番话来实在是太不合理了,是个人都会感到惊奇,能想通其中关节自然也就不是一件难事了。
“他是在提醒我们,度过今日灾劫最简单的办法实际上是……”
“拖字诀?!”
“对!一人难断天下事,我们何必在今天做出选择?只要拖住就可以了!”
云菲公主等人人眼瞳亮起,赫然有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茅塞顿开的感觉。固然,他们也明白,哪怕拖过去今夜,楚贤王肯定也不会放过他们,为了内荐的取胜,他什么承诺都敢说,也证明,他什么事都敢做!
但是——
“顾不得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
当前的大势实在是太残酷了,楚贤王与叶向佛针尖对麦芒,两人对于南楚皇权的争夺之心根本不需要搜集证据,遍地都是!如果是战场上,完全可以说是杀红了眼了!
拖,固然会遭受双方的猜疑,但起码在最终决定之前,对于双方而言,自己还有存在的必要,或者能成为朋友。可一旦自己现在就做出选择,必然会遭受其中一方的疯狂压制!这两种结果,难道还需要多想么?
“易风军师……”
云菲公主洞察李云逸话中玄机,美眸亮起,当即拱手作行礼状,正要道谢,却见李云逸衣袖轻轻一抖,藏在其中的手指微微晃动,云菲公主一愣,立刻领会,话锋一转:
“军师为我南楚冲锋陷阵,智谋无双,又何需妄自菲薄?在我看来,军师之能堪比王朝三十万大军!”
其他人也看到了李云逸的小动作,微微一愣,旋即余光看到了一旁惊讶的芈松柏等人这才了然,争相附议。
“我赞同云菲公主的说法!军师之谋洞察秋毫,实乃天下无双,本侯佩服!”
鞠王等人纷纷上前,在芈松柏看来,鞠王他们只是在宽慰易风的郁郁不得志,心里惊讶李云逸在这些人心中的价值地位之时,其实也没想太多。毕竟,李云逸在东齐、大周所做之事他是清楚的,的确令人瞠目结舌,如果不是战报上有景国大印,甚至都不敢相信是真实的。李云逸假用的易风之名,也的确在楚京引起过巨大的轰动。
不过——
“仅此而已。”
芈松柏看来,如果是在和平年代,李云逸展现出如此勇猛的姿态,面对两大王朝都丝毫不惧,甚至占尽好处,楚贤王定然会以厚礼待之。但是现在,情况有点特殊。
“有才没用,得有地位啊。”
芈松柏从李云逸的身上挪开视线,再次把目光投落到鞠王等人身上,甚至落在熊俊身上的次数都远远超过了李云逸,却根本不知道,只是因为李云逸寥寥一句话,这场宴会的节奏已经悄然发生了巨大变化!
终于,鲁冠侯也回来了,和诸葛剑一样,他的脸上也有为难和犹豫,令人分不清他是否给了楚贤王想要的答案。当着众人的面,楚贤王又是一番对鲁冠侯的夸赞,这一次他甚至连掩饰都懒得做了,望向陈宣侯。
“陈宣侯。”
“本王府的美酒可入陈宣侯法眼?早就听说陈宣侯对诗词书画颇有建树,本王慕名已久,可愿随本王游览夜园,赋诗几首?”
“贤王大人请。”
陈宣侯干脆利落地起身应下,其中果断让楚贤王都是一惊,旋即眼瞳一亮,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踱步走入夜幕,陈宣侯紧随其后。刚回来的鲁冠侯也是相当惊讶,直到一旁的诸葛剑凑上来说了什么,他才恍然大悟,望向李云逸的双眸发亮,有些懊恼,似乎对自己刚才的表现颇为不满。
“啧啧。”
“去的早,不如去的巧啊。”
云菲公主等人当然知道陈宣侯如此坦荡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李云逸刚才那句指点,让他们终于找到了应对今天这场鸿门宴的办法,心头震荡间,不由再次向李云逸投来感谢的目光。李云逸捕捉到他们的视线,微不觉察地轻轻点头,然后就把注意力全部放在眼前的美食上了。
王府的美食还是不错的,随军而行多日,终于找到机会满足口腹之欲了,李云逸又岂会怠慢了自己?整个宴会上,数他最为自如了。直到——
陈宣侯回来了。
他回来的速度比诸葛剑鲁冠侯都要快,安静如鸡,跟在楚贤王的身后,而这一次,楚贤王的脸色就没有刚才好看了,任谁都能看出他脸上笑容的勉强,甚至不等陈宣侯落座。
“云菲公主……”
“贤王大人请。”
云菲公主比陈宣侯还要干脆直爽,直接从宴席上走出,但是当再次看到这一幕,楚贤王脸上非但没有露出一丝欢喜,反而更加低沉了,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不详。
果不其然。
云菲公主比陈宣侯回来的还要快,对楚贤王恭敬施礼后,从容落座。而这个时候,楚贤王的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散发着幽幽寒光的眸子闪烁,不断从众人身上掠过,心头震荡。
怎么回事?
“诸葛剑、陈宣侯即便没有答应本王,也道出了这种可能,而他们……”
想到刚才云菲公主陈宣侯以一人不足以决断王国之事,必要向国主询问的托词,楚贤王脸色阴沉可怖。
太像了!
他们两个人的借口几乎就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是叶向佛教给他们这么说的?”
这次,叶向佛是真的替李云逸背锅了,直接被楚贤王在心里骂了千万遍,以为叶向佛之前已经邀请过云菲公主和陈宣侯,并且后者已经做出了选择,正是选择的叶向佛!
坏于预期!
可楚贤王显然不会因为这些放弃自己的计划,一边平息着心头的怒火,他锋锐的视线已经朝宴席末尾投来。
还剩三家没问。
宁国,宁武侯。
焦国,鞠王。
景国,熊俊!
三个三等诸侯国!
自己苦心布置一场宴会,最后竟然只剩下这三个选择了?
楚贤王心头充满愤怒,更直接展现在了脸上,面无表情,不怒自威。与此同时,诸葛剑等人全都把目光落在了楚贤王的身上,岂能觉察不到他的情绪变化?
呼!
须臾间,整个冬景园一片寂静,肃穆气氛笼罩心头,人人惴惴不安。
楚贤王要发火了?!
他情急之下会不会铤而走险,对自己等人下手?!
纵然麾下宗师就在左右,诸葛剑等人还是感受到了强烈的不安,正当这时,终于,楚贤王开口了。
“宁武侯,你可愿意选择本王?”
话一出口,不只是宁武侯,就连诸葛剑等人亦是脸色大变,内心惴惴。他们千算万算也没想到,楚贤王竟然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把他的心思挑明了!
这是撕破脸的节奏?
宁武侯更是大惊失措,他刚才甚至已经准备站起来很楚贤王去逛一圈了,拖延的话语也早就在心里编排好了,可是现在……楚贤王竟然来了这么一出?!
“贤王大人,我……”
宁武侯惊慌失措正要辨解,楚贤王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冷冷道:“我知道你只是宁国驸马,也没有权利执一国之选,但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麾下王朝登记在册的五位三品军侯选择了老夫,老夫定然不会让你失望!”
“你宁国不一直担心北安城么?只要你今天答应,明日老夫就排二十万铁骑镇守北关,全部听宁国指挥!不仅如此,与大周争夺数年的那几座铁矿,老夫也必在一年之内帮宁国解决!”
大军?
铁矿?
楚贤王此言一出,人人大惊,没想到他把话说的这么直接。这是威逼利诱的节奏啊!
要兵给兵……铁矿更代表着强国的重要资源。
好大的筹码!
“贤王大人,这……”
宁武侯显然被镇住了,面色忐忑,甚至有些瞠目结舌。楚贤王却没有再看他一眼,转而望向另一边的焦国席位,视线降临的一瞬间,鞠王感觉自己浑身汗毛都炸开了。
“鞠王……”
楚贤王一开口,鞠王两个眼就瞪圆了。
威逼利诱!
还是和宁武侯一样的威逼利诱,楚贤王在这一刻完全展现出了身为南楚王爷霸道的一面,连鞠王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全面压制!
一个字,强!
看着鞠王和宁武侯在楚贤王的接连压迫下连头都抬不起来,诸葛剑等人并不觉得庆幸,恰恰相反,他们感到了极其强烈的不祥!
完了!
拖不住了!
楚贤王这等霸道的直接压迫,在场谁能扛得住?!
难道,今天必然要做出一个抉择?
看着鞠王在唾沫横飞的楚贤王面前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模样,人人心头一片冰寒,感到萧瑟重重,可就在这时,完全被楚贤王吸引住全部注意力的他们却没有看到,距离楚贤王最远的席位上,李云逸也在望着这边。眼底突然闪过一抹寒芒。
“贤王,好大的官威啊!”
李云逸的感叹自然不是楚贤王此时表现出来的姿态,更包括了整个夜宴!或者说,从踏入这贤王府的那一刻,李云逸就感觉到了后者的精心筹谋和……
轻视!
是的,就是轻视。不是针对他,却是针对景国的轻视。
楚贤王对各大诸侯国的邀请,是分先后的。一等诸侯国为先,随后才是二等,即便是最后的三等诸侯国,景国也是处在最末尾。
原因在何?
李云逸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得到。
名额!
今天这场夜宴的所有,包括楚贤王接连邀请诸葛剑等人夜游冬景园也好,现在霸气挑明也罢,都是他对内荐名额的追求。相对各大诸侯国,景国的名额显然是最少的,只有熊俊一个,就连同为三等诸侯国的宁武侯麾下都有五个名额。
这是一种能看得到的轻视,也有据可循,站在楚贤王的位置上,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但无论如何,它就是一种轻视!
李云逸眼底深处一抹寒芒闪过,如果福公公等人发现,定然会知道,这是他极度生气的表现。
是的。
李云逸生气了!
他从来都是一个理智的人,甚至于今夜本来就没想出手,因为即便诸葛剑等人真的做出了选择,在明天内荐的最后一天,他也有计划和准备把事态扭转,按照他的计划行事,可是现在,当楚贤王这明显的轻视是针对景国……李云逸,真的生气了。
“装尼玛大尾巴狼呢?”
楚贤王真的很霸道,今天的这场夜宴更是居心叵测,精心准备,这一点,从他能轻而易举地说出宁武侯鞠王最为期待的好处上就能看的出来。楚贤王是个有本事的人。看似归隐市井多年,但是他对整个南楚的局势,乃至各大诸侯国内部都了如指掌!这一点连李云逸都有些自认不如……但是,有关系么?
既然敢轻视我景国,那我今天就必然让你成不了事!
没人知道,李云逸因为这看似寻常的小事动了肝火。对其他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小事,毕竟楚贤王乃南楚亲王,皇室嫡系,轻视一个小小三等诸侯国不是很正常么?可对于在心中把景国看的比他生命还重的李云逸来说,这绝对不是小事!
怎么做呢?
这完全是今夜计划外的意外,李云逸掩去眼底的锋锐,往身边众人看了一眼,突然,他的视线在熊俊身上停住了,嘴角一抹笑意扬起。
就你这个憨货了!
“熊俊,吃的可好?”
熊俊或许是全场唯一还沉浸在面前美食里的了,哪怕楚贤王突然高谈阔论,也没能让他从美食里走出来,心大是一方面,关键是他也完全听不懂啊。但就在李云逸声音响起的一瞬间,他马上抬起了头,露出标志性的憨笑。
“挺好吃的。殿下,您也尝尝?”
熊俊不敢说话,只敢用嘴型称呼,李云逸看到这一幕真的差点一巴掌拍下去,但一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是忍住了。
“咳咳,我就不吃了,吃饱了。”
李云逸摆手,话锋一转,道:“好不容易进了皇城,难道你只记得吃?是不是忘了什么?”
皇城?
忘了什么?
熊俊闻言一愣,憨笑僵住,两条快连在一块的黑粗眉头狠狠皱了起来,看起来更丑了。
“卑职愚钝……殿下,我忘了啥?”
李云逸笑了,道:“我可记得,苏姑娘,还在皇城吧?”
苏姑娘!
苏云衣!
熊俊闻言,整个人就像是上了发条,一双牛眼一下子瞪圆了,呼吸都粗重了不少,可正当李云逸眉头一挑,欲要再加一把火之时,突然,熊俊的眼睛又暗了下来,摇头道:“殿下可别取笑俺老熊了,姑娘和俺明显不是一路人,俺娘从小告诉俺,强扭的瓜不甜的。”
嗯?
熊俊竟然开窍了?
但这窍开的不是时候啊!
李云逸听完熊俊的话脸一黑,正要把熊俊掰到自己的计划上去,突然,周围静了,李云逸下意识抬头一看,赫然是楚贤王说完话了,鞠王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样子着实可怜,但让李云逸感到不妙的不是这个,而是……楚贤王说完对焦国和鞠王的承诺,不等后者回答,竟把目光直接投向了熊俊,眉头微微皱,突然开口。
“熊将军,你可愿选择本王?”
“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楚贤王对熊俊说的话应该是最少的一个,不是因为他知道熊俊与叶向佛之间的关系,曾作为叶向佛麾下虎啸军将军,也不只是因为熊俊身上只有一个名额的缘故,更因为……他对熊俊实在不了解。同诸葛剑等人相比,熊俊成名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并且身份地位也是最低的那个。在开口的前一瞬,楚贤王甚至都打算不问了,但一想到当前焦灼的局势,还是忍住了不耐烦。
蚊子再小,它也是肉不是?
李云逸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坏了。他还没来得及做好铺垫呢,没想到楚贤王的逼迫来的这么快。但是再提醒也来不及了!
然而正在这时,连李云逸都认为这次只怕要坏事之时,突然,熊俊抬起来头,先是茫然看了楚贤王一眼,突然眼瞳一亮。
“要求?有啊!”
“要不,您老帮俺找个媳妇行不?”
就在熊俊第一句话响起的时候,在场人人色变,只不过诸葛剑等人是惊骇,差点以为刚才李云逸的提醒只是障眼法,其实他早已决定选择楚贤王了。楚贤王则是大喜过望,心头激动。虽然熊俊身上只有一个名额,但他起码答应了啊,更是今夜到现在为止第一个答应的,意义不一样啊!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可令楚贤王万万没想到的,就在他以为熊俊的答应将会是今夜这场晚宴的转折点时,熊俊第二句话说出来了。
找媳妇?
老子在给你说国家大事,你让老子给你找媳妇?!
砰!
楚贤王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石板上,只觉喉头甜腻,真的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刚才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大势和霸道,竟然因为熊俊的这第二句话瞬间崩塌,烟消云散……
一旁,就连李云逸听到熊俊的回答都是一愣,感受到楚贤王身上震荡的气息,突然笑了,望向熊俊的目光尽是满意。
果然。
憨货,有憨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