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vzey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網遊之魔法行星 愛下-5295 蘇州古董店閲讀-uviol

網遊之魔法行星
小說推薦網遊之魔法行星
两天后,苏州,明镜董事长在一条巷子里优雅地走着。
不远处,藏马和教主右护卫(黄小明)悄悄跟着。还有十多个人零散地分布在周围。
这事儿是明诚临走时托付的。此时,明楼刚到上海不久,处于被监视的状态。还没有和延安地下党锄奸小组的复制人黎叔见面。
而明镜已经和黎叔有了联系,这次来苏州就是要帮助黎叔去地下黑市买炸药。
这种事情,如果明楼明诚兄弟知道,肯定不会让明镜去冒险。同样的,黎叔也不知道明镜的弟弟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不说别的,一旦明镜出问题,肯定会把明楼也牵连进去。黎叔不可能坑自己老板。
地下工作就是这样,真实身份越少知道越好。却也容易出这种纰漏。
这是时间上的阴差阳错。如果,明楼早一点和黎叔联系上,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了。
明家兄弟还以为大姐去苏州是做正经生意的呢。于是通知狼狈双煞跟上去暗中保护。
小明和藏马带了十几个人,悄悄跟着明镜来到了苏州。这人生地不熟的,明诚有点担心,狼狈双煞会不会玩不转。
他的想法不无道理,毕竟上海黑帮在苏州不好行动,也不能明抢这里的黄包车生意。跟踪上就比较困难一点。
可明诚哪里知道,什么黄包车夫啦,汽车啦、司机啦,都是教主右护卫的障眼法罢了。小明要探寻别人的去向,可以直接读心。
在这种几乎没有超自然能量的世界,读心确实困难了许多,但只要多花点时间,提到几个关键的问题,就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要知道那天明诚和狼狈双煞聊了很久,他的底子已经被小明摸得七七八八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明一直想要找到延安在上海的地下组织,结果组织的二把手直接找到他了。有缘啊。
跟了明镜一会儿,故意让人一边聊天一边从她身边路过,聊一些目的、去向之类的话题,她自然想到了自己的事情。
其实就算没有安排人这么干,她也一直在反复思考自己要干的事情,考虑各种事情的应对方法。
小明“读”到了关键信息以后,留下藏马跟着明镜,自己则带了几个人,快速去往她的目的地“苏州古董店”附近查看。
这家古董店并不是延安的地下组织,只是一间黑市而已、不过人家的本事不小,居然经营炸药的生意。
黎叔的人和店家约好了,下午3点左右,派人前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想不到的是,这家店今天上午还有一单生意。是重庆方面的人来买炸药。结果被76号的一支特工小队逮了个正着儿。
重庆方面前来买货的人,也被他们抓了,已经派专人送回上海审讯了。
目前这支特工小队还没走。因为他们从古董店伙计口中得知,下午3点还有一单生意。
他们可乐了,这还带买一赠一的。于是决定在这里守株待兔、瓮中捉鳖。
古董店外好几个特工化妆成各色闲杂人等,暗中控制住了每一处要道。隐蔽而又警惕地注视着来往的人流。
小明就最喜欢这种精神高度集中的人了,他们脑子想的东西非常清晰,读取的过程也很容易。
其中一个化妆成了擦皮鞋的,小明正好过去让他给自己擦鞋。就近读心。
为了不暴露,那哥们儿把鞋擦得可好了,鞋油是真没少用。小明好想告诉他,你这个擦法太费油了。哪个擦鞋的舍得这么用油啊?
擦鞋也是有技术的好伐。要先去土、后去泥、上油上蜡不起皮……算了,这个专业性太强,他掌握不了。
“鞋给您擦好了,老板,看看能满意不?不好,再给您擦擦。”
这位特工一边说,一边谄笑,心里还一边给自己点赞:咱这演技,绝了。76号咋没有个最佳表演奖呢?兄弟当之无愧啊。
“啧啧啧,不错,不错,”小明满脸笑意地点头说道,“师傅您这手艺太好了。来,钱给您,不用找了。诶,您平时都在哪儿干活儿啊?就在这儿吗?我回去帮您宣传宣传,以后亲戚朋友要擦鞋都来找您。包您发财。”
“呦,这怎么好意思,谢谢老板了。”这位特工脸上笑嘻嘻,心里MMP。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人家客客气气地夸奖自己的手艺好,钱还多给了不少。伸手还不打笑脸人,自己应该高兴啊。
但自己是特工啊,差这点儿擦鞋的钱吗?这位还要帮自己拉活儿,瞧不起谁呢?
还问在哪儿干活儿?爷在76号干活儿,你小子敢去吗?
看着他混乱无比的心理活动,小明有种恶趣味的快感。不过没时间纠缠了,得赶紧拦住明镜才是大事。最好让她根本不要在特工视线内出现。
“老板您慢走,以后常来呀。”在特工“亲切”地招呼声中,小明从另一个方向走掉了。
几分钟后,明镜在走过几个躺在街边休息的黄包车夫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李哥,你脸色不太好啊,咋地了?拉车时候儿崴脚了?”
“嗨,别提了,刚才在苏州古董店那嘎达,看见一伙人把店给抄了,连老板都给崩了,吓死我了。我绕道儿回来的。”
“哦,那家店是家黑店,买卖确实有点鬼,抄了就抄了呗。不过咋还能杀人呢,谁这么彪啊。我听说了啊,那古董店也是有后台的,警察都不敢管啊。”
“谁TM知道啊,十好几个人,也没穿警服军服的。我瞄见了,腰里都别着枪,现在还没走呢。瞅着吧,一准儿要出事儿。”
“MD,什么狗屁世道,哥几个注意点,这两天,往那边走的活儿,干脆就别接了。别为了点钱把命搭进去。”
“就是,就是。”“还是王哥有见识。”几个人纷纷附和。
明镜可是明氏企业的董事长,相当警觉。一听这话,立马停下了脚步,装作欣赏风景。
她稍微琢磨了一会儿,走过去对那位李哥说道:“这位小兄弟,这附近有没有好的酒楼啊,侬拉一趟好不?”……